灭火器三个字一出口,顾时钧就觉得自己脑袋里“轰”的一声炸了,他低头含住她的小嘴!她的这张小嘴真的是什么都敢说!

  她的双手被他引导着,朝着火源而去……

  一场玩闹,两人汗水淋漓!

  顾小殊趴在床上,把双手伸到他面前:“帮我揉揉!我的手都要酸死了!”

  “真是辛苦了!”顾时钧笑着给她揉手,又安慰她:“乖!要不,我们一起去郊外的温泉山庄泡泡?我记得那家温泉山庄有按摩的服务,技术都不错!”

  “技术不错?”顾小殊眯了眯眼:“都是女生对吧?女生的手软软的,你们男人当然觉得好啦!”她吃醋吃得光明正大,还不忘愤愤的瞪了他一眼:“不许去!”

  闻言,顾时钧哈哈大笑起来,他点了点她的鼻子,又问:“那我要是想要泡温泉了,谁来给我按摩?”

  “不是有男的按摩师吗?”顾小殊的手被他揉得舒服了,就开始昏昏欲睡,她的小脑袋枕在他胳膊上,脑袋一歪,就趴在他胳膊上了!

  顾时钧饶有兴致的逗她:“听说很多男按摩师都是同志,你就不怕?”

  还有同志?顾小殊瞬间清醒了!脑海里瞬间浮现出顾时钧被吃豆腐的样子,她横眉竖目:“那怎么行!以后我们一起去泡温泉,你帮我按摩我帮你!”

  像她这样不仅要防着女人还要防着男人的女人,这世界上还有sei?

  “好!”

  顾时钧的嘴角忍不住高高扬起,他站起来把她抱进卫生间,放在浴缸里洗干净了才把她放回到床上:“睡吧!”

  “你呢?”顾小殊已经迷糊了,她拉住顾时钧的手,顾时钧轻轻地把她的手放回到被子里:“我还有点事情,别等我了,你先睡吧!”

  话音落下,顾小殊已经闭上眼睡着了。

  她今天干的体力活太多,容她休息休息再战天涯!

  走出房门,顾时钧已经接通了张翥的电话:“张翥,我给你两天时间,把税务局局长的资料给我!记住,我要他所有的资料!所有!”

  “张聊那家伙是个谨慎的!这个有点难!”张翥的声音有点乱,紧接着顾时钧就听到楚娇的声音:“有没有搞错啊!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顾时钧,你这样很缺德的知道吗!”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大多数人已经进入夜生活了好嘛!顾时钧竟然还打电话来布置任务?

  天哪!她家未婚夫之前过得是什么生活啊!顾时钧简直就是万恶的资本家嘛!某娇已经忘记了,她自己也是万恶的资本家之一!

  “张翥,要不你就辞职了吧?来楚氏当个总裁,怎么样?”楚娇还在使劲儿的挖墙脚!虽然张翥答应了她的求婚,可是他还是不肯离开顾氏集团!

  还说什么,只要顾时钧需要,他万死不辞!

  靠!他为顾时钧万死不辞了,那她咋办?看着他死?真是太过分了!

  “楚娇,你要是再说这种话,以后楚氏的大门我是不敢进了!”张翥皱眉,把楚娇推到一边去,又对着话筒道:“顾总,你别听楚娇乱说话!我这辈子是不会离开顾氏的!”

  “也别这么说。”顾时钧皱眉,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要不是这阵子手底下确实缺人,他也不会让张翥来做这些事情!

  顾时钧的眼眸深了深,道:“张翥,过段时间我找人接替你的工作,楚氏那边你就接任总裁吧!我这边你就不用管了!”

  “顾总,你这么说就是不给我活路!”张翥的声音发颤:“当年是你救了我!就冲这条命的交情,上刀山下火海我张翥没有一句话!最迟明天晚上,我一定把张聊的资料给你发过去!”

  说完,张翥就挂了电话。

  站在阳台上,看着周围静谧环境,顾时钧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点上,烟雾缭绕,就像这段时间他脑袋里的东西一样!太多了,太蒙了!

  顾家那群人从来没有胆量对他身边的人下手,可是这一次,他们竟然敢对顾小殊下手!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对顾小殊下手?

  实际上,顾小殊的存在,对于那些新一代的青年来说,他们可以用顾小殊的身世为把柄,让他做出诸多让步!比如,他曾经为这点让出了顾氏集团的百分之一点五的股份!

  可是,是什么利害关系让这些顾家的人疯狂的对顾小殊进行报复呢?顾时钧捏了捏眉心,只要没有找到这个让顾家人疯狂的东西,顾小殊随时有危险!

  还有,张兰芝怎么会突然说抓到他的把柄?还说这个把柄能毁了顾氏集团!这就只能是他现在正在着手追查的税务问题了!而且张兰芝的父亲张聊正好是税务局长!那么第二个问题来了,张兰芝在顾氏集团的时候,隶属的是总裁办,怎么会查到审计部去呢?

  最后一个,就是谢家和林家的联姻!上次在“星期天”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林梨霖根本就是想霸王硬上弓,奈何谢连埝不配合,这才把顾小殊拉过去,想借此害顾小殊!甚至还有那个林汐,明摆着就是林汐的助攻!

  想到这里,顾时钧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转身进了卧室旁边的书房,把这林三送过来的文件处理掉,小山一样的文件,等他处理完,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伸了个懒腰,顾时钧站起来,一转身就看见顾小殊挺着大肚子正站在那里,两眼泪汪汪的望着他:“顾时钧!”

  “怎么醒了?睡不着吗?”顾时钧皱了皱眉头,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没事吧?是不是难受了?要不要叫林徐过来给你看看?”

  “不是。”顾小殊垂着脑袋,把脑袋抵在他胸口蹭了蹭,低声道:“是不是因为要给我做饭,所以你平时的工作时间都做不完这些事情了?”

  ●+看*6正ot版{N章节=r上$^酷!h匠网p

  以至于,要加班加点到凌晨!

  闻言,顾时钧忍不住笑了笑,他弯腰抱起她,走到厨房,问她:“要不要吃点宵夜再睡?”大概是因为肚子大了,孩子吸收的营养也多,她最近的胃口变大了许多!时不时的需要补充点食物!

  “不吃!”顾小殊把脑袋都埋到他胸膛里了,她的声音闷闷的传来:“顾时钧,你以后不用给我做饭了!”

  顿时,顾时钧的脚步就顿住了,他胸口的衬衫已经被她的眼泪濡湿,湿漉漉的贴在胸口,那眼泪分明是凉的,却烫得他难受极了!

  就像,他是个窝囊得让老婆吃不起饭的男人!

  可是,顾小殊的声音那么可怜,就像在祈求一样:“好不好?以后,我也学着给你做饭吃,虽然我做得不好吃,但是我会努力做得好吃!好不好?”

  她不要他那么辛苦,他眼窝下面都有淡淡的黑眼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