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顾小殊那亮晶晶的眼睛一看,顾时钧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去看看汤好了没!”顾时钧转身就朝厨房走,谁知,身后传来顾小殊的声音:“顾时钧,接住我!”

  他连忙转身,刚好接住跳过来的顾小殊!

  她笑眯眯的“吧唧”在他眼睛上亲了一口,伸手去扯他脸上的口罩,顾时钧由着她把口罩摘下来,顾小殊还不罢休,探着小脑袋要亲他!

  见状,顾时钧连忙转过头,避过她。

  “你连亲都不让我亲了?”顾小殊瘪嘴,可怜兮兮的看着顾时钧:“你是不是看上别的女人啦?就算看上别的女人,也让我亲一下嘛!”

  闻言,顾时钧低声道:“别胡闹了!我没有看上别的女人!”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亲?”顾小殊嘟着嘴问,她现在就像个讨要不到糖果的孩子一样!就连顾小殊自己都奇怪,明明她从前不是这样的,她应该是个克己复礼的淑女呀!

  可是,一遇到顾时钧,就好像那层道德礼仪的枷锁被击碎了一样,她忍不住变成了最真实自然的自己!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偶尔还会撒娇耍无赖!

  顾时钧把她抱到沙发上放下,然后坐在不远处,保持距离道:“我感冒了!要是传染给你就不好了!乖,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做饭!”

  “真的感冒啦?”顾小殊睁大双眼,忽然紧张兮兮的看着他:“要不要让林徐来看看?大夏天的怎么会感冒呢?”

  说着,顾小殊已经开始翻找林徐的电话。顾时钧看她坐在沙发上忙忙碌碌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勾起来,转身进了厨房!

  大夏天的怎么会感冒呢?

  还不是因为某人把他当做人体冰袋了?为了给她降温,也为了给自己降温,顾时钧只好一遍又一遍的冲凉水澡!

  无奈的笑了笑,顾时钧低头切菜。把胡萝卜切好了放在盘子里,他一回头,就看见顾小殊正小心翼翼的托着一杯黑乎乎的药:“顾时钧,先喝药好吗?”

  “这是什么?”顾时钧皱眉,这味道闻起来就很苦!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的偏方!

  “林徐说这个治感冒特别好!”顾小殊把药放在顾时钧的手中,一本正经:“就是苦了点!但是,俗话说得好,良药苦口嘛!林徐说,等你喝了药,再运动运动,感冒差不多就好了!”

  说到“运动”的时候,顾小殊的脸颊忍不住红了一下,顾左右而言其他的到处乱看,生怕被顾时钧的视线捕捉道!

  闻言,顾时钧看着顾小殊那羞涩的小模样,可以脑补出林徐说这话的模样,尤其说到“运动运动”的时候,一定是格外的暧昧!

  叹了口气,在顾小殊期待的目光下,顾时钧一仰脖子把药和喝了!

  苦!很苦!非常苦!

  顾时钧被这药哭得五官都皱在一起了,他连连咳嗽:“林徐一定是故意的!”他就不信了!林徐会拿不出不苦的感冒药?

  就是看准了他不舍得拒绝顾小殊,林徐才敢这么整他的吧?顾时钧的眼底闪过一丝幽光,君子报仇十天不晚!

  “来,吃青梅去去苦味!”顾小殊从冰箱上把青梅罐子拿下来,拈了一枚青梅塞进顾时钧的嘴里,又问他:“饭菜好了吗?”

  被塞了一嘴青梅,顾时钧果然觉得嘴里的苦味淡了许多,他点点头:“好了!”

  两人吃完晚餐,顾小殊就开始不怀好意的看着顾时钧,那好奇得发热的目光像是要把他扒光了一样!

  而顾时钧也感觉到不对劲儿了!他深吸一口气,就感觉腹部那股热气不但没有消减,反而如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慢慢的,就连他的脸都红起来!

  “林徐说的没错!那药真的管用!”顾小殊托着下巴,笑眯眯道:“走吧!裹着被子睡一觉,你的感冒肯定就会好了!”

  酷?Z匠O网p}正p*版…%首x发4

  闻言,顾时钧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林徐给他的到底是什么药啊?为什么这感觉那么奇怪呢?好像体内有股洪荒之力要爆发了一样!

  “走吧!去床上!”顾小殊伸手去牵他,顾时钧只觉得顾小殊的手就像一块冰一样,冰凉凉的让他爱不释手!他的手一沾上她的手就放不开了,喘息声渐渐加重,顾时钧终于想到了什么!

  混蛋!林徐不会是给他下春药了吧?

  顾时钧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已经不受控制了,他想要离顾小殊远一点,免得伤到她!可是,他的身体却怎么也走不开,就像被下了蛊一样,他的手甚至开始不由自主的抚摸顾小殊的肩膀!

  而顾小殊似乎也终于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儿,她皱眉:“顾时钧,你安分点啊!”

  可惜,顾时钧明明知道不能靠近,他的身体却怎么也不听使唤!最心爱的女人就在眼前,只要再接近一点,哪怕只是一点,也让他舒服很多!

  顾小殊把他推到床上,然后抱了一床被子过来,给他盖上:“发热发热就好!”

  顾时钧的脸红红的,天知道他现在有多难受!夏天本来就很热,再加上吃了那种药,身体里像是有火在燃烧一样!偏偏顾小殊还给他盖上一床被子!

  “小殊,你先出去。”顾时钧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了多大的毅力,才说出这句话。可是顾小殊摇摇头:“林徐说,你一会儿还得运动运动呢!”

  这一回,顾小殊还从旁边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在床边看着顾时钧,那眼神好像在说:你怎么还不运动呢?

  谁知,顾小殊的椅子还没坐热呢,整个人就被顾时钧掳到床上去了!他把她牢牢地抱在怀里,虽然她被压在下面,可是却没有感觉到多大的压力,因为顾时钧的双臂撑着床。

  “小殊,我忍不住了!”他低吼一声,低头含住了顾小殊的小嘴,相濡以沫,他的长舌闯进顾小殊的口中,肆意的搅拌!

  顾小殊被迫承受着,她害怕的推顾时钧:“顾时钧,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呢!”她从来只会说说昏话,调侃几句,没想过真的要……

  “乖!”顾时钧忍不住一路向下吻,细细密密的吻印在顾小殊的脖子上,锁骨上,痒痒的感觉让顾小殊忍不住哼哼起来!

  顾时钧的身体很热,汗水淋漓,他就像一只野兽一样抱着顾小殊,毫无章法的在她的脖子上锁骨上啃咬,而顾小殊哪里又闲着了?

  她抱着顾时钧的脖子,在他的耳珠上咬了一口,顿时就有血珠渗出来。这一举动无非是火上浇油!

  两人的肢体交缠,就在顾时钧意乱神迷,准备进攻的时候,顾小殊忽然喊了声:“停!”

  刹那间,顾时钧似乎明白以前他打扰林徐好事的时候的可恶了!

  “我们用‘灭火器’吧?”顾小殊喘息着,询问的看向顾时钧的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