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不接电话吗?”顾小殊疑惑的看着顾时钧,来电显示了好久了,他怎么还没接电话?

  闻言,顾时钧晃过神来,他笑了笑,转身走出客厅,到外面去接电话了。

  “神神秘秘的!”顾小殊不服气的嘟嘟嘴,然后看着面前的美食,顿时把对顾时钧的不满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多顾时钧做的美食啦!

  捧着小碗,顾小殊大快朵颐起来,吃得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只仓鼠一样。

  门外,顾时钧皱着眉,声音低沉:“有什么事快说!”

  “顾总,”电话里是一个略显强势的女人声音,她似乎正在品酒,就连语气中都染上了一丝醉意:“顾总,我手上现在有一个顾氏集团的把柄,就要看顾总愿不愿意把这个把柄给赎回去了?”

  把柄?顾时钧的眉头皱起来,他看了眼屋子里吃得开怀的顾小殊,低声问:“什么把柄,你说!要是说不出来,我就挂了!”

  “顾总,我在顾氏集团多少年了?顾氏集团的事情我最清楚!我手中的这个把柄,一旦曝光了,顾氏集团将在短短一天之内,成为过去!你顾时钧也将一无所有!”女人的声音中染上得意,很显然,她对自己手中的这个把柄很有把握!

  她就像一只豹子一样,正慵懒的盯着自己的猎物:“我要你和顾小殊离婚!娶我!我们强强联合,怎么样?”

  听女人说话,顾时钧冷笑一声:“既然如此,那你就曝光去吧!”

  不顾女人忽然慌了的声音,顾时钧把电话掐掉,然后进门,坐在顾小殊的身边,看她吃得香甜的模样。他爱的女人就是这样的,不管是谁也不能逼迫他离开他爱的女人!

  吃完饭,顾小殊被他哄着去午睡,看着睡颜恬淡的顾小殊,顾时钧的眼睛眯了眯,仿佛透过她在看什么似得。

  等顾小殊彻底睡熟了,顾时钧走到阳台上,拨通了张翥的电话:“公司税务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有眉目了么?”

  “这件事情我们的人很难插手。”张翥的声音似乎很为难,他犹豫了一会儿,道:“毕竟,财务部和审计部的关系本来就紧张,审计部自从移交到您舅舅手中,我们的人就很难从里面得到消息了!如果我强硬的介入,只怕尤老先生会……”

  当年,顾时钧的父亲顾城过世之后,顾家就像一盘散沙一样,那些顾家的少爷们全都是纸上谈兵的货色,根本无法为顾家挽回颓势!因此,顾母的哥哥曾经出手帮助过顾氏集团,讲顾氏集团的颓势稍稍减缓,这才等到了顾时钧回来,力挽狂澜!

  但是,也就是从那以后,顾母的哥哥尤老先生从此插手顾氏集团的事务!甚至,为了表示顾氏集团对他出手相助的感谢,顾家拿出了百分之十三的股份交给尤老先生!审计部也从此成了尤家人的地盘!

  当然,当年的尤老先生还矫情了一下,声称只要顾时钧能够独立运作顾氏集团了,他马上把手上的百分之十三的股份还回去!

  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随着岁月的迁移,尤老先生早就把那百分之十三股份当做自己的所有物了!怎么可能轻易放手?也因此,顾时钧和尤家之间的矛盾也就日一深重起来。

  “舅舅那边,先不要惊动他!”顾时钧眯着眼,手指头在阳台的摩挲着,然后低声道:“暗地里来吧!舅舅手底下的人该怎么处理你知道,就不用我多说了!”

  挂掉电话,顾时钧怅然若失的望着远方。

  午后的阳光很好,灿烂得就像顾小殊的笑容一样,顾时钧的心情好起来,转身进房间,贴着顾小殊躺下,嗅着她的味道……

  他刚想入睡,就感觉怀里的顾小殊不安分的挣扎了一下,无意识的说了声:“好热!”

  他们的公寓本来是有配备空调的,但是顾时钧害怕空调的冷气对孕妇不好,因此,公寓里一直没有开空调!现在正是午后,阳光最热烈的时候,顾小殊本来就热,被顾时钧贴上来之后更难受了!

  简直就跟贴烧饼一样!

  见顾小殊难受的皱眉,顾时钧坐起来,他捏了捏眉心,然后走出房间。

  再回来的时候,他身上的西装衬衫已经全部褪去,只穿了一条长裤。一上床,顾时钧就感觉到顾小殊无意识的朝他这边移……

  看A正B版章E节}上2)酷匠◇网!J

  先是她的小手无意识的抱上他的胳膊,然后她的腿不安分的挂在他的腰上,最后整个人都窝进了他的怀里,还像一只小猫一样把脸颊贴在他肩膀上蹭!

  这一蹭,顾时钧就觉得一股邪火从她碰过的地方一路向下,顿时他整个人都火烫起来!

  感觉到顾时钧的火烫,顾小殊无意识的松开了手,就地一滚就滚到床里面,贴着墙壁睡去了!

  她把他拨撩得一身邪火,接过一转身,自己又睡觉去了?

  见状,顾时钧认命的叹了口气,回到浴室又洗了个冷水澡!如是几番。

  这一个午觉睡得顾小殊心满意足,醒来的时候,她还到处找了找,愣是没有找到那个冰冰凉的抱枕!她鼓着腮帮子,疑惑:“咦?难道被我踢到床下了?”

  爬下床一看,什么也没有!顾小殊更疑惑了。

  跡着拖鞋,顾小殊出门一看,顾时钧已经去公司了,整个公寓只剩下她一个人。她打了个呵欠,坐在鱼池边,看着鱼池里成双成对的龙须鱼,心情大好!

  傍晚,顾时钧回来的时候,顾小殊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了!

  他什么时候带过口罩了?还有,她一靠近他就逃离?这是怎么回事儿!

  “顾时钧,你这是什么意思!”顾小殊气恼的瞪着他,顾时钧见状,摸了摸鼻子,低声叹道:“我感冒了,怕传染给你!”

  感冒?现在可是六月底了!竟然还会感冒?

  顾小殊怀疑的看着他,他的身体向来好的过分,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就感冒了呢?难道,难道他出去偷腥被野猫抓了脸?不敢让她看?

  想到这里,顾小殊的眼睛就红起来了。

  以前就经常看新闻报道,说丈夫在妻子怀孕期间的出轨几率是最大的!因为妻子无法为丈夫解决某种生理需求,所以那些丈夫就只能出去找……

  原来只当这是个笑话看看,没想到自己也碰上了!

  顾小殊瘪嘴,眼看着就要哭!顾时钧见状,连忙安慰道:“别哭!孕妇的情绪不要波动得太厉害!”

  说到孕妇二字,顾小殊越来越觉得就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子!顾时钧嫌弃她怀孕了,所以出去寻找慰藉了?

  况且,她能怪他吗?她又不能帮他解决那方面的需求!

  想到这里,顾小殊的眼珠子一转,一个邪恶的念头冒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