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顾小殊抱住楚娇的手机,眼睛哭得红彤彤的,却还是倔强的抱着手机:“不许!我不要让他知道!他现在在工作!我就在家里等他回来!”

  “那你就这么难受着?”楚娇皱眉,看顾小殊哭得脸蛋红彤彤的,就连她都难受,更别提顾时钧知道了得多心疼了!

  闻言,顾小殊小嘴一瘪:“我要他回来了一次性心疼!现在先攒着!”

  “好吧!”楚娇叹了口气,把面前的汤推到顾小殊面前:“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我就奉献出这碗汤来安慰你好了!”

  “好啊!”顾小殊毫不客气,拿过来“哗”的一声倒进自己面前的大碗里,然后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大笑:“几滴眼泪,我就赚了这么大一碗汤!看来以后可以多哭哭!”

  楚娇的下巴“哐”一声掉下来,她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你,你是装的?”感情顾小殊花了这么大力气,这么一通演戏,就为了骗她一碗汤?

  “对呀!”顾小殊笑眯眯的扬了扬空碗:“看来我的演技不错!赚了一碗汤还有娇娇的下巴!”

  何止是下巴啊!楚娇深吸一口气,她觉得刚刚自己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她楚娇纵横娱乐圈这么多年,自认演技一流!今儿个可算是碰上狠角色了!

  为了一碗汤,哭得脸都皱巴巴的了!顾时钧要是知道自己老婆这么拼,不知道会不会笑得从飞机上跳下来?

  这一夜,楚娇和顾小殊躺在同一张床上睡,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总觉得旁边的顾小殊在哭,那种压抑的痛哭声听起来很可怜。

  楚娇无意识的翻了个身子,哭声好像就停了!

  第二天一早,顾小殊大老早就爬起来了,她挑了一套衣裤换上,然后捯饬捯饬准备出门。

  楚娇一醒来就看见顾小殊在穿鞋,登时从床上摔下来:“我说,你去哪里啊!怀着孕呢你!怎么不在家好好歇着啊?”

  “桌子上有早餐!”顾小殊穿上平底鞋,道:“我要去翰林看看谢连埝的伤势怎么样了!他是为了救我才被车撞的!我总得去看看吧?”

  “那你也得等等我啊!”楚娇拎起床边的长裙,一下子就穿上了,然后踩着恨天高蹦出来:“你忘了?顾时钧可是交代我照顾你的!要是我让你自己出去了,他回来了还不摁死我啊!”

  楚娇踩着高跟鞋乱蹦,一不小心就扭了腰,她“哎呦哎呦”的乱叫:“顾小殊快扶着我!我的腰闪了!得去医院!这下可好,本来是去看病人的,现在自己也成病人了!”

  两人闹了个鸡飞狗跳,把住在楼下的林三都惊动了!林三披上西装,飞快的跑出来,就看见顾小殊和楚娇互相扶着往楼下走。

  “少夫人,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林三进屋里叼了个面包出来,跟着顾小殊下楼。顾小殊看了眼疼得五官都扭曲了的楚娇,好笑道:“娇娇闪了腰,我们正说要去翰林医院看看呢!”

  “扭了腰?”林三古怪的看了眼楚娇,低声道:“那我开车送你们过去!”

  有林三开车送,两人很顺利就到了翰林医院。

  一进医院,楚娇就喊了护士来:“你快给我准备个病床啊!我的腰闪了!走路都成这样啦!”

  这一个个光杵着看,都不知道过来扶一下?她现在可是重病患者好吧?

  听楚娇这么一说,护士连忙调了病床过来,把“病重”的楚娇送上病床,然后,顾小殊就说:“娇娇啊,我去四楼看看学长,一会儿再去接你哦!”

  “喂!你不会是要去发展奸情吧?”楚娇躺在病床上,感觉自己就是个残废一样,只剩一张嘴可以活动了,当然不肯闭嘴:“我可告诉你,翰林可是顾时钧的产业!你要是发展奸情的话,建议你出了翰林再说!不然,我怕你学长活不到出院了!”

  这可是大实话啊!顾时钧的手段谁不知道?要是顾小殊和谢连埝在翰林给他戴绿帽子……楚娇咧嘴笑,她光是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

  真想看看顾时钧发飙的样子,据说很帅!

  “行啦!我还怀着宝宝呢!”顾小殊翻了个白眼,只要和楚娇在一起,她就忍不住学着翻白眼!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近朱者赤?

  从翰林医院的大堂拐过花园,就到了住院部。

  顾小殊按照前台提供的位置,上了四楼,打开病房:“学长,我来看看你……”

  话才刚说完,顾小殊就愣住了!病房里空荡荡的,根本没有谢连埝!

  “护士?”顾小殊连忙找了护士,问:“这个病房里的病人呢?就是那个出了车祸被送过来的那个,叫谢连埝!”

  护士朝病房里看了眼,道:“他啊!今天早上就被一个男人接走了!据说是他朋友!如果要找他,那你是来晚了一步了!”

  面对着空荡荡的病房,顾小殊去查了一下住院记录,发现谢连埝就连被谁接走的都没有记录!

  这正常吗?如果真的是谢连埝的朋友,为什么不登记一下再把人接走?

  “小殊,你怎么在这里?”忽然,身后传来笑声,顾小殊回头,就看见小颜笑眯眯的站在自己身后,正好奇的看着桌子上的那份住院登记表。

  小颜“咦”了一声:“你在找什么吗?需要我帮忙吗?在翰林里,可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哦!”

  看着俏皮的小颜,顾小殊神秘兮兮的问:“那你知道,谢连埝是被谁接走的吗?我有点担心他!”

  “哦!你在想别的男人!”小颜大笑着,然后同样神秘兮兮的把顾小殊的脖子拉下来,低声道:“我当然知道了!”

  #更.新@最J%快J上d酷匠网

  “那你倒是说啊!”顾小殊顿时着急了!要是谢连埝被坏人给带走了,那她得多内疚啊?他可是因为她才会手上住院的呢!

  闻言,小颜伸出手,拇指和食指搓了搓,示意顾小殊:“贿赂我一下!这可是独家消息呢!”

  “不是吧你!还要钱!”顾小殊瞪眼,却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毛爷爷,拍在小颜的手上:“快说!我急着呢!”

  收了钱,小颜脸上的笑更灿烂!她一蹦一跳的从顾小殊身边跳开,然后大笑,学着小龙人的腔调唱:“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喂!你可是收了钱的!”顾小殊登时懵了!她不是说贿赂了告诉她吗?

  变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对呀!可我没说贿赂完我就告诉你呀!”小颜笑眯眯的跑远了,顾小殊哀嚎:“坑爹啊!我的钱!”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这世道变成这样了?骗钱的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