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下去,顾小猪没过多久就醒了!

  她睁开眼,就看见顾时钧森冷的脸,顾小猪惊诧的瞪大双眼,呢喃:“我,竟然还没死掉吗?”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大的一场车祸,她竟然还没死掉?

  “当然不会死掉!”顾时钧冷峭的笑了一声,就在床边的沙发坐下,手上捏着一张纸:“而且,你短期内也不会死!大概,还能活半年吧!”

  他把那张诊断书丢在桌子上,睨着顾小猪那惊喜交加的脸:“没错!我要给你用最好的药,请最好的医生,让你活最长的时间!”

  “可是,为什么呢?”顾小猪惊喜之下,又胆战心惊的看着顾时钧。她可没忘记,之前就是他说的,要停了她所有的药的!现在,他竟然还要给她提供最好的医疗措施?难道是因为……

  顾时钧笑起来,他单手托着下巴,“没错!就是因为你今天整出来的这场车祸!为了报答你,我决定让你活得再长一点!”

  闻言,顾小猪喜出望外,她笑起来:“看来,你并不喜欢顾小殊!她死了没?或者,她是不是半死不活了?”没想到,她本打算玉石俱焚,却收获了意外之喜!

  “嗯?”顾时钧笑眯眯道:“我夫人怎么会出什么事情呢?”他单手把那份诊断书弹飞,然后云淡风轻:“接下来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享受你的生活吧?没有止痛药,没有镇痛剂,我想,你会很喜欢这段时光的!”

  说完,顾时钧站起来往门外走。

  病床上的顾小猪一愣,没有止痛药没有镇痛剂?

  她的脸瞬间惨白,顾小猪飞快的爬下床追出去:“哥哥!我错了!不要停了我的止痛药和镇痛剂啊!你知道的,我的病发作起来有多疼!如果没有止痛药,我还不如死了呢!”

  胃癌晚期,每次发作起来都要人命的疼!她每次都疼得恨不得马上死掉!可是现在,顾时钧说,他可以给她延长寿命,却要她从此没有止痛药?

  那岂不是每天都活在生不如死当中?

  顾小猪吓得脸色发白,抱住顾时钧的胳膊:“哥哥!我在顾家最喜欢的就是你了!那么多哥哥,我只叫你一个哥哥!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妹啊!以前伯父也是最喜欢我的!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这样对我,我岂不是生不如死!”

  她竭尽所能,把所有能够打动顾时钧的话都说了,就连已经过世的顾父也搬出来!她真的接受不了没有止痛药的生活!她会死的!

  “我要的,就是你生不如死!”顾时钧一把甩开顾小猪,冷哼一声,看着摔在地上的顾小猪,冷笑:“你开车去撞我心爱的女人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我?你想过我会怎么样吗?”

  她没有止痛药会生不如死,难道就不知道,他没有顾小殊也是生不如死吗!

  “顾小猪,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你会接受秦老医生的治疗。半年时间,你必须活过来!就算你自杀,我也有一百种方式让你活过来!”

  听着顾时钧的话,顾小猪忽然尖叫起来:“啊!”

  曾经,她苦苦寻找,想要秦老医生给她看病,可是总是得不到秦老医生的救治!可是现在,顾时钧给了她梦寐以求的治疗,却夺走了她的止痛药,让她短暂的余生只剩下痛苦?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

  顾时钧背对着她尖叫的声音,从三楼下二楼,到了顾小殊经常住的那个病房。刚在病房外站定,顾时钧的手机就响起来了,他接听了一会儿,皱眉:“很棘手?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挂了电话,顾时钧看向病房内。

  病房里,顾小殊正被护士小颜带着几个护士一起玩扑克!

  这一次,顾小殊没有上次的好运气了,她连连输牌,气馁的垂头丧气:“怎么这么倒霉啊!玩了六盘了,竟然没有一盘赢的!”

  小颜大笑起来,又一次截住了顾小殊的牌路,调侃道:“这叫做,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上次你赢了我们那么多,这次可不得吐出来?”

  “就是!”另一个护士也跟着狭蹙:“再说了,你现在可是顾少夫人哦!还差这点钱?”

  顾小殊鼓了鼓腮帮子,眼珠子在两人的脸上转了一圈,然后“啪”的一声拍下一副牌:“叫你们得意!我赢啦!”

  “啊啊啊!你怎么还藏着一副炸?”小颜大叫起来,呜呼哀哉的看着顾小殊:“这下可好!我们才赚回来一点点的钱又被你赚回去了!”

  林徐把她们找来,说是要让顾小殊转移注意力,不要再想一些不好的事情!可是,她们玩牌是为了转移注意力,也成功的把自己口袋里的钱转移到顾小殊的荷包里去了!

  “亏大发了!”小颜抱着钱,可怜兮兮的望着顾小殊:“顾夫人,赏口饭吃吧?小颜无财无貌,就靠这点钱吃饭啦!”

  闻言,顾小殊乐颠颠的把钱放在桌子上:“拿去吧!反正我们都只是玩玩!”她本来就没当真!

  看见顾时钧进门,两个小护士连忙识相的逃出门,狭蹙的看了眼顾小殊!

  顾小殊见状,翻了个白饭,然后看向顾时钧:“刚刚好像有听到楼上有人尖叫,怎么回事儿啊?学长的手术还顺利吗?”

  “楼上有人看到老鼠了吧?”顾时钧心不在焉的回答,他手上还在把玩着手机,见顾小殊还好奇的看着自己,皱眉:“怎么了?”

  顾小殊拍了他一下,皱鼻子道:“我刚刚问你呢!学长的手术做得怎么样?”

  “林三看着呢!”顾时钧耸了耸肩,门外传来脚步声,两人回头看去,就看见林徐正吊儿郎当的靠在门边,看着他们!

  “打扰你们了?”林徐笑眯眯的问,他的身后还躲着神情鬼祟的小颜,笑眯眯的配合林徐的模样,打着口型。

  顾时钧突然懊恼的揉了揉头发,问林徐:“小殊现在的身体状况,能坐飞机或者火车吗?”

  “最好不要!”林徐瘪嘴:“怎么?想趁着怀孕不能干‘坏事’,你们要出去旅游?顾氏集团有那么闲?还是说,你又要当甩手掌柜了?”

  听林徐调侃揶揄,顾时钧不耐烦的皱眉,见顾小殊也是迷惑的样子,解释道:“是分公司出问题了!这两天就要赶过去!在H市!”

  “哦!所以,你们夫妻俩要么夫唱妇随,要么劳燕分飞?”林徐一惊一乍道:“可怜的顾大总裁啊!看来这次,你得单飞咯!”

  顾小殊虽然没有流产的迹象,但是她的身体状况却不支持她长途跋涉!更别提让她坐飞机了!她可是有恐高症的诶!

  闻言,顾时钧眼底闪过一丝落寞,她怀着他的孩子,却要独守空房等他那么多天!这种离愁别绪让顾大总裁的眼眶都要湿了!

  JE酷a匠网首r*发a

  “才去几天啊!又不是要去几年的事情!”顾小殊一脸无所谓,还拍着小胸脯保证:“我会好好的在家等你回来的!再说了,林徐不是要搬家到我们小区吗?你不用担心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