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总?”顾小殊嘴角扬起微笑,她看着谢连埝:“谢总怎么有空来这里?”

  闻言,谢连埝脸上的笑意僵了一下,然后继续走近:“为什么这么陌生?小殊,我们之间的关系难道连一声‘学长’你都不肯喊我?”

  他关注了她七年,她爱了他七年,他们之间错失的那七年虽然不能追回,可是只要她点头,他还是可以带她走!

  那些她期待了许多年的东西,只要她愿意,他随时可以给她!包括亲情!可是她为什么要留在顾时钧的身边?顾家那样的贵族,怎么能接受一个贫民出身的媳妇儿?她在顾家是不会幸福的!她怎么就不懂他的苦心呢?

  他的模样很失落,让人看了有种心疼的感觉。顾小殊别开眼,轻笑:“我们之间……”她嘴里回旋着,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们之间真的有过什么吗?

  她现在都已经回忆不起来他们之间的事情了,好像她的时光已经被一个叫“顾时钧”家伙占据!再也无法容下别人!

  这大概,就是爱吧?

  顾小殊笑起来,刚要说话,就听见背后传来顾时钧张扬的声音:“别叫得那么亲密!她是我的顾夫人!谢总,不会连这点基本的礼貌都不知道了吧?”

  紧接着,顾小殊就感觉到顾时钧的手臂紧紧的环着她的腰,他的声音就在她头顶,亲密得好像一个人一样!

  她挣扎了一下,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冷哼一声:“我还没原谅你呢!”

  见状,谢连埝嘴角的笑又扬起来了:“好像,顾总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那样,得到小殊的心?话可别说得太满了,免得风大闪了舌头。”

  看顾小殊和顾时钧这样子,顾时钧应该还没有真正的让顾小殊爱上!否则,她怎么会露出那样的神情?

  谢连埝总觉得,顾小殊心里还是想着他的!否则,她也不会纠结着一定要叫他“学长”!

  闻言,顾时钧看向顾小殊,眼底流出三分委屈:“小殊,他说我闪了舌头!”

  “才不是!”顾小殊看不得顾时钧露出这样的神情,连忙道:“我就是喜欢你!是你的顾夫人!”

  “可是,你还在生我的气!”顾时钧的声音中委屈更多,在顾小殊看不见的地方,他挑衅的看了眼谢连埝,把谢连埝气得脸色都变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啊!还装委屈?他还真想得出来!谢连埝的内心在咆哮,脸上还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我是生气啊!”顾小殊鼓了鼓腮帮子,道:“可是,我更气我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护着我,可是我什么也不能帮你!我只要一想到,当初我从别墅里逃出来,你还帮我找房子!我心里就特别难受!”

  她越说心里越难受!那次其实是她把顾时钧给气疯了,可是顾时钧还帮她安排了房子,还交代李姨照顾她!现在回想起来,她原来的那些挣扎,那些所谓的骨气,简直就是不能更可笑了!

  见顾小殊难受的样子,顾时钧低声叹道:“我就是怕你难受,才让李姨不要说的!你是我妻子,如果我不能替你遮风挡雨,不能宠着你,爱着你!那我为什么要娶你呢?”

  就是因为他想要宠她,所以才千方百计的娶她,这些本来就是他自己要做的,如果反而让她内疚难受了,岂不是违背了他的初衷?

  顾时钧揉了揉她的头发:“不要乱想了!我付出,从来不是为了有朝一日让你内疚难受的!我们一起去放粽子吧?晚了的话,屈原都被吃光了!”

  听顾时钧这么胡诌,顾小殊被逗笑了,她拍了他一下:“讨厌!屈夫子几千年前就被吃光了!”

  顾时钧顺势拉住她的手,顺着汩罗桥走下去,从林三手里接过一只小小的竹笺,把粽子放在上面,然后把竹笺推出去。

  竹笺就顺着河水慢悠悠的朝远处游,然后竹笺慢慢的肢解,粽子就落入江中……

  两人站在江边,看着沿江都有人在往江中丢粽子,顾小殊忽然感叹:“这要是给我一张网,我能网上来一吨粽子!还能拿去卖呢!”

  “然后屈夫子就真的喂鱼去了!”顾时钧大笑起来,她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想要赚钱呢?这时候不是应该吟诗作对,来一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吗?她的小脑袋里竟然开始想钱了!

  顾小殊拉着他的手顺着桥往上走,看见桥的那头有卖冰糖葫芦的,她双眼一亮:“顾时钧,我想吃那个!”

  孕妇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上一秒还在追思屈夫子呢,下一秒就被一串冰糖葫芦眯了眼!

  “好!一会儿过去买!”顾时钧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实在看不出来那种又酸又甜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尤其,那做工一看就知道不太卫生!

  他想了想,问:“要不,我们回去,我想想给你做?外面买的不卫生!”

  “不要!”顾小殊鼓了腮帮子:“你总不能我想吃什么你就学着做什么吧?我就是忽然想吃它了!现在就要!你去给我买,好不好?”

  两人站在桥上,周围人来人往,林三被顾时钧留在桥那边的车上。不远处还站着谢连埝,他看顾小殊摇着顾时钧的胳膊撒娇,立刻道:“你想吃冰糖葫芦,我去给你买就是了!”

  这话一出口,顾时钧就不乐意了!这是我老婆,凭什么吃你买的东西啊?

  顾时钧揉了揉顾小殊的头发,叮嘱道:“你就站在这里等我,不许乱走!”

  “好!”顾小殊笑得甜丝丝的,看着顾时钧脚步轻快的朝冰糖葫芦的摊子走过去,她的眼睛都笑弯了。

  见顾时钧走远,谢连埝走过来,看着顾小殊,笑容苦涩:“看来,你过得很好。我以为,我们都是彼此的唯一,是彼此不可或缺的人生伴侣!没想到……”

  没想到,还不到半年的时间,他们之间就隔了一个顾时钧的距离!

  他叹了口气:“如果你还对我有感情……”

  |酷匠网唯一Mp正1)版/,:其他4o都@j是~/盗版L\

  “学长,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提了。”顾小殊打断他的话,笑容中有三分疏离,七分感叹:“其实,我很庆幸我们在那个时候错过了,这样,我才能遇见顾时钧!我很喜欢他,我们很幸福,这就足够了!”

  话音还没落下,就听见一声急促的汽车加速的声音!一辆黑色宝马马足了劲儿朝顾小殊撞过去!

  “小心!”

  紧接的是“砰”的一声闷响,人体被车辆撞得飞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顿时,血色成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