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糊了什么在我脸上?”顾小殊嫌弃的皱鼻子,黏糊糊的感觉好脏的样子!顾时钧见她一脸嫌弃,解释道:“是雄黄!听说很多人都有弄这个在脸上,辟邪!”

  雄黄抹在脸上辟邪?

  顾小殊的鼻子又皱了一下,她踮起脚尖:“抱抱!”然后趁着顾时钧弯腰抱她,她飞快的把脸上的雄黄蹭到他的脸上:“一起辟邪吧!”

  她飞快的蹭了一下就要逃走,谁知,腰肢已经被他紧紧地扣住,他把脸贴在她的脸上,亲昵的贴来贴去,最后,她的大半张脸都被雄黄糊成了土黄!

  “顾时钧!你故意的!”顾小殊早就吃饱喝足睡够了,现在多得是精力!她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一手拎着装了雄黄的碗,一手拈了一堆雄黄,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你说,我是抹哪里好一点呢?”

  顾时钧的双手牢牢的护着她,只好使劲儿的往后面缩脖子,可惜她“啪叽”一声就把雄黄糊在他额头上,还兴致勃勃:“对镜贴黄花咯!”

  两人又笑又闹了一会儿,双双倒在沙发上大笑。

  “走吧走吧!我们一起去包粽子!”顾小殊爬起来,拉着他的手:“一起去嘛!要不然,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包粽子,给你看看我的手艺!”

  说着,顾小殊就开始撸袖子!她简直迫不及待的想要让他试试她的手艺啦!从他们相识以来,都是他为她做这做那的!现在,她表现的时刻终于到来啦!

  看着顾小殊那摩拳擦掌的样子,顾时钧打了个寒颤,连忙爬起来:“一起去!”他难以想象,顾小殊以这样的神情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东西!

  见状,顾小殊鼓了鼓腮帮子,跟在他身后进了厨房。两人忙活起来,顾小殊一心想要做出一份让他惊艳的粽子,因此,她抱着几样馅儿坐在桌子边包,时不时还探查敌情,看看顾时钧做得怎么样!

  等一锅粽子煮出来,顾小殊从锅里挑出一只粽子,献宝一样的捧到顾时钧面前:“你试试!这个是我精心为你制作的!绝对好吃!”

  “真的?你确定我吃了之后还能活着吧?”顾时钧看着她那眼放狼光的样子,他真的不太敢吃她做的粽子!尤其她这副样子,明摆着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粽子到底是什么味道嘛!

  闻言,顾小殊板起脸:“干嘛?你不信任我!不信任就算了!我自己吃!”

  听说顾小殊要自己吃,顾时钧连忙接过那只粽子:“不不不!我是怕这个粽子太美味,我从此吃不下别的东西!我吃!”

  然而,打开粽子,看到里面的样子的时候,顾时钧就恨不得把她打晕了!

  那粽子里不仅有腌肉,还有红豆沙,绿豆沙,蜜枣!总之,所有能够包在粽子里的馅儿她都加了!最可怕的是,她还把所有馅儿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就像一坨……

  “吃呀!”顾小殊从另一只锅里装出红豆沙,加了点冰糖,吃得津津有味。她还特意为他也装了一碗,给他加了一块冰块:“嗯!粽子吃完了再喝一碗红豆冰,简直就是消暑利器啊!”

  看顾小殊那期待的小眼神,顾时钧咬了一口粽子,顿时差点没吐出来!

  又甜又咸,肉里夹着红豆沙的味道,最可怕的是,咬到肉里才发现,肉里竟然还包了一条辣椒!简直销魂蚀骨!

  “怎么了?不好吃吗?”顾小殊放下红豆沙,伸手要拿粽子:“这可是我精心制作,人生中的第一次!仅此一个呢!来!我试试味道!”

  为什么他咬了一口,眼泪都蓄满了眼眶?难道有辣么好吃?

  “不要!”顾时钧被辣得眼睛都红起来了,他努力笑了笑:“都说了是第一次,当然只能由我承包了!以后,你的每一个第一次都是我的!”

  被顾时钧的甜言蜜语一蛊惑,顾小殊顿时觉得自己找不到北了!她笑眯眯的点头,喝了一碗红豆沙,道:“好!以后,我给你包饺子,包汤圆!保证你吃到和与众不同的味道!”

  顿时,顾大总裁也只能默默流泪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顾小殊就把顾时钧拖起来:“今天是端午节呢!我们一起去桥边放粽子吧?听说这样可以让屈原屈大夫的身体不被鱼吃掉!”

  “屈原是下午跳河的,我们这么早去没用啊!”顾时钧把她拖进被窝里,“乖,再睡一会儿!”

  两人窝在床上睡了个回笼觉,再起床已经是九点多了,顾时钧给她准备好早餐,又挑出几个粽子,道:“放十个够了么?”

  “我们先送十个去给房东太太好么?”顾小殊含着粥,解释道:“房东太太对我们真的很好!你看,这个房子一个月才一千多,而且这些家具都是新的!前几次她还请我吃饭呢!”

  “好好好!”顾时钧又挑了十个出来,装在袋子里。顾小殊看他挑的都是他自己包的粽子,顿时皱鼻子:“怎么不拿几个我包的?”

  闻言,顾时钧看了眼被他摆在角落里的粽子,嘴角抽了一下,道:“因为你的粽子只有我能吃!”他总不能送人粽子最后把人给毒死了吧?

  “顾时钧!”顾小殊听着他的话,忽然一本正经:“你以后不要和我说这么肉麻的话,不然万一肚子里的小宝宝学坏了怎么办?”

  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真像那个样,可是下一秒她就破功了:“我真的是只能,每天爱你更多一点!”

  吃完饭,顾时钧带着顾小殊去房东太太家,房东太太正在看电视,见两人来了,惊喜道:“端午安康!你们俩怎么想着来我这儿了?”

  “包了粽子,送来给李姨尝尝!”顾小殊笑眯眯的回,她的手还拉着顾时钧的胳膊,俨然舍不得离开的样子!

  “谢谢!”李姨接过粽子,边往屋里走边道:“看到你们俩感情这么好,我也很高兴!也不枉顾总费尽心思给你准备这房子啦!”

  话音刚落,顾小殊就皱了鼻子:“顾时钧,你准备房子?什么意思?”

  “难道你还不知道?”李姨回头:“你现在住的房子,其实就是顾总买下的呀!他故意装修得让人看不出来是新房子,就是为了让你住得安心嘛!”

  说完,李姨惊讶的看着门口站着的俩人:“顾总,难道你还没和夫人说?”

  辞别了李姨,顾小殊闷头朝前走,顾时钧只好跟在后面。她最不喜欢欺骗了,这点他很清楚,可是有时候,欺骗来得那么突然!他也是措手不及啊!

  “你离我远点!”顾小殊朝顾时钧低声咆哮,她的眼眶有点红,看得顾时钧叹了口气,默默保持着两米的距离!

  早知道,他就派林三去送粽子了,谁知道送个粽子也能惹出无妄之灾!

  酷66匠p/网$2首_#发4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慢慢的就走到了S市最有名的汩罗桥。顾小殊站在桥上,看着桥下流水哗哗,心情一时之间起伏不定!

  其实她也知道,这时候她不该生气的!可是,听到他欺骗自己的消息,她就是忍不住的难受!虽然,这种难受中生气的成分好像很少……

  忽然,不远处传来惊喜的声音:“小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闻声,顾小殊回头,看见微风簌簌的吹,谢连埝穿着一身湛蓝色的西装,从汩罗桥的那头慢慢的走过来。风吹散她的头发,从飞散的长发之间望过去,谢连埝就像一个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王子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