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时钧忽然凑近她的耳朵:“其实,我是从来没有被你纵出去的那个!”欲擒故纵,她以为她差点没能把他擒回来,可她哪里知道,他是从来没有纵出去!他一直都在,一直都在!

  就是这么云淡风轻的一句话,让顾小殊恍惚了好久,等她从恍惚中清醒过来,他们已经从警察局里出来了!她懵圈的看着顾时钧:“诶?我们不是要去报警吗?怎么往外走?”

  “你呀!”顾时钧啼笑皆非:“我们已经进去过了!”

  “这样……”顾小殊迷迷糊糊的点头,记忆中好像确实是进去过了,可惜她一直看着他的脸神游太虚,根本没有注意到经擦叔叔说了些什么!

  两人手拉手往前走,忽然,顾时钧顿住脚步,顾小殊抬眼看向前方,顿时惊讶:“林徐?你怎么来啦?”

  林徐笑着朝顾小殊打了个招呼,然后阴测测的看着顾时钧,磨牙霍霍道:“我的东西被某个重色轻友的人截胡了!所以,我来找那个人算账!”

  “截胡?”顾小殊低声叹了口气,甚是惋惜:“林徐,没想到你也有这么倒霉的一天!”

  他林徐是什么人啊?他可是全Z国最具权威的医生之一!就算在Z国横着走,估计也有人愿意出来为他保驾护航!毕竟,人嘛!谁能保证什么时候不会生点小病呢?医生这种人,是最不能得罪的!

  可是今天,林徐的东西竟然会被人截胡?

  顾小殊唏嘘不已:“那个人一定是活腻了!”

  “我也觉得!”闻言,林徐简直不能更赞同了!他看向顾时钧:“顾总,你说是不是啊!那个胆敢给我玩截胡的人,活腻歪了?”

  顾时钧笑起来,他揉了揉顾小殊的头发,低声教育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有时候呢,有些东西不适合你,哪怕那东西再怎么好!那也不能要!小殊,你说对不对?只要对方能给出更适合你的东西,何必汲汲盈盈的去追究那点小破事儿呢?对不对?”

  一席话,说得顾小殊连连点头,朝林徐教育:“他说的话,准没错!我看啊,你还是回家想想,是不是那个东西根本不适合你呀?万一是呢?你还冤枉了人家的好心!那可不好!”

  闻言,林徐简直想一口血喷出来,喷他们一脸!

  他从国外买了一双龙须鱼回来,准备给母亲在家里养着玩儿!可是现在,这双鱼被顾时钧截胡了,完了他来兴师问罪,还被教育一番?

  这世道……还能更狠点吗?

  “林徐,我看你也别难受!我劝你回去看看,说不定那换回来的东西,伯母更喜欢呢?”顾时钧别有深意的看了林徐一眼,然后拉着顾小殊的手朝前走。

  不远的前方,林三已经停好了车,只要他们上车,马上就能回家!

  眼睁睁的看着顾时钧带着顾小殊离开,林徐深呼吸,然后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妈,你收到我给你寄回去的东西了吗?”

  “收到了呀!”林夫人的声音很高兴的样子:“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这个茶杯犬呢?你小的时候,我也养过一只,可惜走失了!现在这只简直和小东西一模一样!真是太可爱了!你花了不少心思吧?”

  林夫人以前养的那只茶杯犬的名字,就叫“小东西”!

  闻言,林徐连忙笑:“没什么,我就是顺便从朋友手上买来的,你喜欢就好!对了,妈,比以前不是很喜欢龙须鱼吗?”

  “是呀!那时候我总是望子成龙,可不就是喜欢龙须鱼吗?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就喜欢小东西这样的,真是可爱到我心窝子里了!”林夫人说着,忽然笑起来:“我要去给小东西洗澡了,你也早点回来!”

  挂了电话,林徐回头看向顾时钧的车,就看见顾时钧的车窗已经摇下来,正朝他笑。

  见状,林徐脸上的怒气散去,他走过去,看着车里的顾时钧和顾小殊,忽然道:“小殊,我也觉得时钧说得不错!过段时间,我就搬家去你家附近,到时候再聚!”

  “你要搬家?”顾小殊大喜过望:“那敢情好啊!这样,我们有事没事还可以聚一聚!而且……”

  她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颊:“要是我们有什么不舒服的,找你也方便点!”

  “你们夫妻俩怎么一副德行啊!”林徐笑骂道:“说得好像我就是你们的专职医生一样!”

  几人说说笑笑了好一会儿,顾小殊就开始困得打呵欠了!顾时钧看向林徐,林徐识相的讪笑一声,道:“那你们先走吧!我还有事情!”

  “拜拜!”顾小殊强打精神朝他挥挥手,然后趴在顾时钧的肩膀上:“顾时钧,我好像又困了!”

  “那就睡吧?”顾时钧从车厢柜子里拿出一条毛巾毯披在她身上,轻轻的拍她的背:“睡醒了,我们就回到家了!”

  顾小殊咕咕哝哝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然后拉着顾时钧的袖子,交代道:“到家了叫我!今晚我们一起包粽子!”

  “好!”

  车辆缓缓的启动,慢慢的停下,林三坐在驾驶座上,看着顾时钧小心翼翼的把裹在毛巾毯里的人抱出去,然后脚步轻快的朝出租屋走去。

  酷oq匠f网E%唯¤一正0版z,}+其他u8都NZ是e'盗版

  出租屋在六楼,顾时钧就把她抱上六楼,然后看向林三,低声道:“小声点开门,开了门你就可以回去了!照例,在楼下留十个保镖!”

  “是,顾总!”林三轻手轻脚的开了门,看着顾时钧抱着顾小殊进门,顾小殊还睡得很香,头发有点乱,可是看起来很柔软的样子。

  进了门,顾时钧先把顾小殊抱回房间,帮她盖了一条毛巾毯在身上,然后去厨房准备包粽子需要的材料!

  他可不认为顾小殊只是说说而已,一会儿她醒了,要是粽子的材料还没准备好,说不定还要跟着闹到什么时候呢!

  孕妇最忌讳的就是熬夜了!

  当他准备好材料的时候,客厅里已经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顾小殊裹在毛巾毯里,就像一只幽灵一样慢慢的蹑手蹑脚朝他走过来!

  听着那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顾时钧的嘴角忍不住翘起来,他悄悄的勾了一手的雄黄在手上,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搅拌糯米。

  顾小殊的脚步声已经近在身后,顾时钧的手也开始蠢蠢欲动!

  “哇!”顾小殊忽然大喊一声,拎着毛巾毯朝顾时钧扑过去,可是顾时钧不知怎么的身子就跑开了,然后她脸蛋上一湿,被抹了一脸的雄黄!

  她整个人往前扑去,还没等她尖叫,整个人就被顾时钧懒腰抱起来了!他戏谑的睨着她:“哟!哪来的小花猫一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