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不回去吗?”顾小殊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我们就留在这里不好吗?这里虽然小小的,但是我们只有两个人住,小小的房子看起来也比较温暖呀?”

  她是真的不愿意回到别墅去了,在那里她流了多少血多少眼泪?再多的美好记忆在血色的阴影下都变得苍凉,她情愿窝在这个小出租屋里,至少这里有她的安全感!

  就像蜗牛的壳一样,她依赖这个小小的房子,好像这就是她这只蜗牛的壳。

  “好,我们不回去!”顾时钧看她那小心翼翼的模样,眼底流出三分心疼,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他问:“我们一会儿吃完了饭,就步行去街道的派出所吧?饭后走走消消食也比较好!”

  闻言,顾小殊脸上的笑又绽开了,她笑眯眯的点头。刚吃了几口,她的注意力又被厨房灶台上放着的袋子吸引住了,她好奇的望着:“那是什么?”

  顾时钧已经吃完了,他把水果洗好了摆在盘子里,见她好奇的看着灶台上的东西,笑起来:“我刚刚在楼下的时候看见邻居都有买,说是明天就端午节了,要包粽子!所以,我就也跟着买了一份!等晚上回来了我们包粽子!”

  包粽子?

  顾小殊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她看着碗里的饭,商量的问:“我能不能不吃饭了?留着肚子一会儿吃粽子好不好?”

  见顾小殊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顾时钧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他朝桌子上的碗碟努了努嘴:“把里面的鱼肉吃掉,饭就不要吃了!”

  “欧耶!”顾小殊欢呼雀跃!

  饭后,顾小殊挽着顾时钧的胳膊,慢慢悠悠的顺着街道走,满目的霓虹灯,看得顾小殊的心情一下子好起来,她拉着顾时钧拐进一条小街,到处乱逛:“顾时钧,你看!好多小鱼!”

  站在一个卖金鱼的小店门口,顾小殊再也挪不开脚步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顾时钧:“我们买鱼回去养好不好?”

  她几乎都要趴到水箱玻璃上了!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水箱里的小金鱼,然后又跑过去看那假山和水草,大笑:“我们可以把它们摆在阳台上,每天早上,太阳照射在水面上,湖光山色……”

  那期待的小眼神,看得顾时钧的心都要化了!

  “好!”顾时钧点头,看向店长:“你这里所有的样品都在这里了?还有没有其他的样式?”

  “有有有!”店长一看顾时钧,就知道这是个大主顾,顿时朝二楼的方向邀请:“楼上还有更好的样式,这位先生要不要去看看?”

  顾时钧把目光转向顾小殊,轻笑着把她从水箱上拉下来,亲昵的拥着她:“我们去楼上看看?顺便把假山周围装饰的植物也都看了,让他们直接送回家,可好?”

  “好!”顾小殊闻言,只觉得再好不过了!她抱着顾时钧的胳膊:“我要小鱼,睡莲,还有假山,最好还能有个垂钓的老翁的雕塑,哇!简直就是完美!”

  见顾小殊心情飞扬,顾时钧也跟着笑起来,他朝店长点了点头,店长会意,立刻在前面引路,把两人带上二楼。

  二楼的风光与楼下的截然不同,色彩斑斓的水族在水箱里游来游去,各式各样的假山看得人眼花缭乱,还有装饰用额小雕塑,简直应有尽有!

  “哇!”顾小殊惊叹一声,拉着顾时钧走到水箱边,指着里面一条巴掌大小的银灰色龙须鱼道:“顾时钧,我觉得这条鱼很像你!尤其像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你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装!”

  她眼底全是喜爱:“现在回忆起来,我当时一定是被你帅晕了脑子了!所以,到现在我也特别喜欢你穿着这个颜色西装的样子!简直帅哭!”

  “既然这样,就买下吧!”顾时钧眼底的笑意蔓延出来,他看向另一只水箱里的一只朱红色鱼,笑:“你看那只鱼像谁?”

  闻声,顾小殊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顿时大笑起来:“那只像娇娇!张扬的女王!像火一样!”

  听她语气中的艳羡,顾时钧又笑起来:“那你知道自己像哪一只鱼吗?”

  她?像哪一只鱼?

  &:酷@匠网唯;*一L正;版p☆,;u其?,他/j都是☆盗版:

  顾小殊连忙去看周围的鱼,最终把视线落在最角落的一直黑色鲤鱼上,道:“就像它吧!无才无貌,只有生命力顽强而已!”

  周围的水箱中,各色的鱼儿都有自己的色彩,只有这条鱼,它默默地活在角落里,就连灯光照在它身上也折射不出光彩!就像她一样,哪怕穿了顾时钧给的名贵长裙,也穿不出高贵的感觉,在顾母的眼中,她始终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贱民!

  “看来,你对自己的定位不准!”顾时钧朝店长使了个眼色,店长连忙从仓库里推出来一只水箱,里面游着一条香槟色的龙须鱼,灯光照在它身上,它就像一条黄金鱼一样耀眼!

  “你也不想想,我顾时钧看上的女人,怎么会是黑乎乎的鲤鱼?”顾时钧拉着她,站在水箱面前:“怎么样?而且,我告诉你哦!这条鱼的肚子里也怀着一条小鱼!”

  闻言,顾小殊的眼睛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鱼:“真的吗?”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顾小殊怀疑的看了眼顾时钧,又去看店长:“真的是这样的吗?”

  “是的!”店长点头,又道:“而且这条鱼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是刚刚那条银灰色龙须鱼的!”所以,这是一家子哦!你们要不要买回家?

  顾小殊和顾时钧四目相对,同时看向这一家子鱼,“就要它们了!”

  从水族馆出来,顾小殊还在嘀嘀咕咕的:“这一家鱼也太贵了!竟然要十几万!把我卖了都不值这个价!”

  “胡说!”顾时钧拉着她慢慢的往前走,听她乱说话,立刻就责怪的看着她:“你的一套裙子就十几万了,你怎么可能值不了那么点钱?再这么说我可生气了!”你在我心里,是无价之宝!怎能和那些俗物相提并论?

  闻言,顾小殊又笑起来,她讨好的看着他,摇他的手臂:“我就是矫情一下!每天都要矫情一下,心情才会更好啊!而且,作为顾先生,你得看得懂我的矫情,我要忍得了我的矫情哦!”

  “所以,你说要和我分开,也是矫情而已?”顾时钧看着近在眼前的派出所,忽然紧张起来,他看向顾小殊,调侃的问。

  谁知,顾小殊这次不矫情了,她大方的点头:“我就是矫情啊!本来打算学着电视剧里欲擒故纵的!谁知道,差点没擒回来!”

  她仰着头看着派出所,扭头看向顾时钧:“走吧?我们报案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