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完顾家的人,顾时钧并没有回到医院。他回到顾氏集团,他站在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车流,顾时钧眼底的黯淡慢慢的散去。

  落地窗前,她坐过的那张小圆桌还在,阳光照在上面,水晶桌子折射出光芒,就像那个人一样,她虽然不在这里,但是她属于她的光芒还在!

  “顾总,顾夫人要求见你!”林三从门外推门进来,见顾时钧站在落地窗前,他眼底暗了一瞬道。

  闻声,顾时钧头也没有回:“不见!你告诉她,她赢了!顾家别墅给她!但是,从今天开始,她就留在别墅里吧!”

  “是。”林三点点头,看顾时钧的背影落寞,又补了句:“顾家那些人,一个都没死。只是,有两个少爷的腿被獒犬咬了,只怕以后会落下残疾!”

  “把他们全都带去顾时林住的那家医院,等恢复了之后,就带回顾家那边养着!要是再出什么幺蛾子,就逐出顾家!”

  三两句话,顾家被全盘清洗!那些曾经位高权重的人,被剥夺了权利,成为病床上的废人一个!

  顾时钧沉吟片刻,又问:“小殊她,怎么样了?”

  “夫人说,她想要回到以前的出租屋去住。”林三犹豫了一下,道:“她已经让陈嫂帮她回别墅收拾东西了,下午就要回去!”

  在窗前的小圆桌上坐下,顾时钧的手指从桌子上的文件上摩挲过,就像是通过这文件,触摸他已经要远去的妻子一样。

  他们的婚姻才刚刚开始,孩子都还在她的肚子里,他还没给她做够早餐,他们就要分开了?

  一切都发生得太猝不及防,让他连心理准备都没有,彼此就要远去?

  “你送她去吧。”顾时钧低头看着她的桌子,拿起她用过的签字笔,打开最底下压着的那份文件,看见婚前协议的最后一句:善待证婚人,顾小殊!

  他忽然笑起来,善待她,他也想……

  坐在办公室里一整个下午,顾时钧缅怀了过去,处理了最近公司需要处理的文件,然后打电话给林三:“她吃了晚餐了?”

  另一边,顾小殊从回到出租屋开始,就一直坐在房间里的床上,她看着周围,大概真的是被顾时钧给宠坏了,曾经她认为很温馨的出租屋,现在看起来竟然有种萧条的感觉。

  她抱着大熊抱枕,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满脑子都是顾时钧的样子。

  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弯弯的,很温馨;他严肃的时候,看起来很可怕,可是只要认真看,就能发现他眼底的笑意如星星一样;他睡觉的时候喜欢抱着她,怀抱永远是温暖的……

  记忆中,他的样子都是她喜欢的。

  想着想着,顾小殊的眼泪又掉下来了,她抱着抱枕,趴在床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太阳已经落下山,房间里都是夕阳晕出来的稀薄的温暖颜色。顾小殊揉了揉发胀的脑袋,无意识的喊了声:“顾时钧?”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

  “顾时钧?”顾小殊又喊了声,她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到处找,却怎么也找不到他!她抱着抱枕,站在客厅里想了好久,才想起来,她已经和他分开了!

  原来,离开了他,她的世界里就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了……

  厨房里,林三给她买回来的食材都还摆在原来的位置,锅碗瓢盆都干干净净的,没有人动过的痕迹。

  客厅连着阳台,明明这么小的地方,可是顾小殊莫名其妙的就觉得这个房子好空旷,虽然它并没有顾家别墅那么大,可是就是很荒凉,很空旷的感觉!

  就像,就像这是一间等着主人归来的房子一样。

  顾小殊看着客厅沙发上还摆着的医药箱,她记得那是她之前烫伤的时候,顾时钧找出来的,要给她上药的。

  可是现在,东西还放在原来的地方,人却已经不在。

  抱着抱枕回到房间,顾小殊站在床边垂着脑袋想了好久,她放下抱枕,慢慢悠悠的趴在床上,又哭起来。

  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可以面对没有他的人生,可是真正离开他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自己那么喜欢顾时钧!他就像空气一样,看起来好像并不是那么重要,可是一旦失去,就连呼吸就变得好艰难!

  “顾时钧,我想你了……”顾小殊呜呜的哭,她想念他的微笑,想念他亲昵的欺负,想念他的一切!明明一切都好好的,为什么那么多人不肯祝福他们呢?

  如果顾小猪不陷害她,如果顾母不痛下狠手,他们也不用分开!

  顾小殊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她是被饿醒了的,迷迷糊糊的抽了抽鼻子,她好像嗅到一股浓郁的小鸡炖蘑菇的味道,还有她最爱的百合粥……

  肚子咕噜噜的乱叫,顾小殊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饿出幻觉了吧?你已经搬出来了!再也不会有好吃的饭菜了!”

  从床上爬起来,顾小殊打开行李箱,把里面的一件银灰色西装拿出来挂在床头,“吧唧”亲了一口:“老公,我要去找东西吃咯!你在这里等我回来哦!”

  这是她特意交代陈嫂,从顾时钧房间里偷拿来的,他的西装!

  鼻尖是他熟悉的味道,顾小殊深吸一口气,被浓浓的鸡汤味勾引得神魂颠倒!她哀嚎一声:“谁家炖鸡汤啊!为什么要这么勾引我!”

  真的好香啊!怎么办?她的肚子越叫越大声了!

  她不由自主的顺着鸡汤的味道走,慢慢的竟然走到了自家的厨房?难道是顾时钧来了?

  顾小殊顿时振奋了!她摩拳擦掌,嘴角忍不住笑起来,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刚想吓顾时钧一跳!可是进门一看,才发现厨房里根本没人!

  灶台上炖着一锅小鸡炖蘑菇,还有电饭煲里正在熬粥,炊烟袅袅,一切都美好得像在梦中一样,可唯独没有她最想念的那个人!

  “顾时钧?我知道是你!”顾小殊的眼眶顿时红了,她到处找:“顾时钧!快点出来!不然我可生气啦!”

  厨房里没有!卫生间里没有!房间里没有!就连阳台她都找过了,都没有!

  寻寻觅觅寻不见,夕阳已下,黄昏已末,房子里的光线都黯淡了。就像她的世界一样,没有了顾时钧,一切都黯淡得失去了原来的颜色,变得索然无味!

  “顾时钧,顾时钧……我想你啦……”顾小殊看着厨房灶台上的那些东西,突然崩溃的大哭起来。为什么全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为什么?

  无助的蹲在地上,顾小殊泣不成声。

  ~酷e*匠`P网F首P(发sn

  “傻瓜,我一直都在。”忽然,耳边响起温润的声音,宠溺得像是要溢出水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