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总,您这是?”林三本来靠在楼梯间里抽烟,见顾时钧走进来,立刻掐灭烟头站直了看向顾时钧。

  顾时钧看了眼满地的烟头,低沉道:“马上派一车队去顾家!把顾家上上下下所有人拉到别墅,全都关在园子里!谁要是不服,断他一条腿!”

  当顾家所有人被拉到顾家别墅的花园子里的时候,已经有三个年轻小伙子被打断了腿,正坐在地上抱着腿哇哇大哭!

  谁都没想到,林三竟然真的下得去手打断他们的腿!他们都是顾家年轻一代有头有脸的人物,走出去谁不是万众瞩目?

  可是现在,他们就像死鱼一样倒在地上,就算痛哭嚎叫,林三也无动于衷!

  “我们都是顾家的少爷,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们!”顾时桦靠在墙边,看着地上躺着的几个堂兄弟,朝林三道:“你说到底是个外人,下这样的狠手,你就不怕到时候清算起来,你被我们那家主清算掉?”

  他是个聪明人,所以,林三来顾家拉人的时候,他一直不反抗。但是,这并不代表他顾时桦真的就认命了!

  顾时钧是顾家的家主没错,但是他顾时桦可不认为自己需要向什么家主低头!现在是时势逼人,他无可奈何而已!

  “将来会不会清算掉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今天要被清算的,是你们!”林三捏着烟头,眯着眼睛看着他们,眼底闪过一丝急切:“说真的,我真希望顾总能把你们送给我!我来帮你们松松骨……”

  A酷2匠U%网`正版:L首=发(

  被林三这么一说,顾家所有人忽然打了个寒颤!

  他的语气实在是太可怕了,好像只要得到顾时钧的首肯,就要马上把他们都生吞活剥了一样!还有,林三那眼神就像饿极了的狼一样,他们甚至能看见眼中的蓝色光芒!

  “你别乱来啊!我们可是顾家的人,是顾时钧的血脉亲人!他就算再怎么样,也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几个年纪大点的叔伯看林三的样子,背后的冷汗就下来了!

  “当然!”林三咧嘴笑了笑,又抽了口烟,把烟气吹出去,笑:“顾总没有发话的时候,我是不会动手的!”

  就这样,顾家的人被林三堵在花园子里,一直堵了两个小时,顾时钧才姗姗来迟。他穿了一身黑色勾金边的西装,整个人就像一尊雕塑一样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全场顿时安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顾时钧给他们的感觉比林三更可怕!好像他的杀气都被收敛起来,但是爆发出来的时候,足够毁灭了他们!

  可是,他们不是外人啊!他们都是顾家的人!他不会那么对待他们的吧?

  所有人面面相觑,战战兢兢的看着顾时钧,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都在?”顾时钧挑眉,看向花园子里惴惴不安的顾家人,林三连忙点头:“是!除了顾夫人,其他人都到了!”

  至于顾夫人,也就是顾时钧的母亲,她此刻正在楼上的房间里发脾气呢!

  林三无所谓的笑了笑,他可没胆量把顾夫人也抓到这里来,毕竟在顾时钧的心里,顾夫人的地位还是很不一样的!

  闻言,顾时钧点了点头,他看向地上坐在的三个男人:“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自己承认,在我的别墅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里,你们参与了多少?”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承认什么!他们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承认?

  “顾时角,协助顾时林把獒犬放在别墅绿化带附近。”林三张嘴就把其中一个短腿男人的事情说出来了,顾时钧点了点头,笑:“那就让他也陪獒犬玩玩儿吧?”

  话音刚落,花园里已经有保镖把关着獒犬的笼子推进来,隔着那么远,他们都能闻到獒犬腥臭的味道!有种可怕的气息在破近……

  “不要!”顾时角吓得拖着断了的腿连连后退!他不敢置信的看向顾时钧:“我们是堂兄弟,你不能把我喂了獒犬!我们才是亲人啊!”

  “亲人?”顾时钧笑了笑,“既然我们是亲人,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如果你在笼子里待足十分钟,还没死,你这笔账我就算清了!”

  他眼底的讥诮显而易见,看得顾时角的脸又红又白!

  “我的腿断了,你把我关进去,不要十分钟,就三分钟我就……”顾时角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他爬过去,想要拉顾时钧的裤脚,却被林三一脚踹开!

  “又或者,你给我说说,其他人在背后做了什么事情,要是我满意了,或许可以饶你一命!”顾时钧在旁边亭子里坐下,朝林三示意,林三立刻让人取了各种刑具上来,看得顾家的人都是一阵胆寒!

  更可怕的是,所有人都看着顾时角!

  他们算是看明白了,顾小猪和顾夫人在别墅里做的事情已经彻底激怒了顾时钧!可是顾时钧很难对病重的顾小猪和自己的母亲下手,所以,他们这些从犯就成为主要惩罚对象了!

  几个叔伯连连朝顾时角使眼色,生怕顾时角一个不小心就把他们给招了!

  “不说?很好!”顾时钧拿起茶杯喝了口茶,道:“我就欣赏你这样有骨气的人!林三?送我们时角少爷进去!”

  话音刚落,林三就朝顾时角走过去,顾时角吓得哇哇乱叫:“我招!我招!所有的事情我都招了!不要把我喂狗了!”

  在顾家人胆战心惊的眼神下,顾时角噼里啪啦的把所有人的事情都招了!他越说,人群的脸色越差!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存了侥幸心理,低声讨论:“法不责众!我们人多,他不敢真的动手的!”

  “万一呢?”忐忑的人都要哭出来了:“顾时钧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当年那人得罪了他,三天时间从亿万富翁变成负债累累的乞丐!”

  至于那个乞丐后来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总之,后来这个人再也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众人回忆起顾时钧的“光荣历史”都是打了个寒战!

  “原来,我的亲人们给了我这么多惊喜?”顾时钧放下茶杯,茶杯与桌子“咔”的碰撞,顿时把那些顾家人都吓得脸色惨白!

  “獒犬,大蛇,电缆事故,山腰老屋……”一桩桩一件件,说到后来,顾时钧眼底的火焰简直能喷出来了!可是,他的脸上还挂着云淡风轻的笑意:“今天,我们就重新洗牌吧!”

  那些曾经参与的人,全都被赶进獒犬的大笼子里,顿时就是一阵尖叫嚎哭,至于那些没有参与,或者还没来得及参与的人,顾时钧让他们全都排排站着!

  这些人都是手里没有任何权利的,他们一个个胆战心惊的看着顾时钧,耳边是亲人的鬼哭狼嚎!

  “你们,按照林三手里账簿里安排的接手那些人的事务!将来,要是被我找到不对的地方,他们就是你们的未来!”

  顾时钧撂下狠话,站起来就朝外面走去。

  留下顾家的人面面相觑,看着笼子里血肉模糊的人影,打了个寒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