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顾母这样糟践顾小殊,楚娇忍不住上前一步,却被顾小殊拉住,她低声道:“娇娇,这是我的事情,我要自己解决!”

  `Q看正G版N章节vW上酷j匠S网

  “好!你记得我还在你身边就行了!”楚娇点点头,说白了这算是顾家的家务事,她插手确实不太好!楚娇担忧的看着顾小殊,在她看来,顾小殊就是脾气太好了,顾母这样的辱骂,她怎么受得了?

  顾小殊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顾母,嘴角扯出一抹笑,问她:“顾伯母还记不记得,顾时钧曾经说过的话?我当然不是要侮辱伯母,毕竟,您是长辈!但是,我想提醒伯母,您也曾经和我一样站在被欺辱的那一方,我希望……”

  “你希望?你还想希望什么?”尤琳站起来,飞快的拿起刚刚顾小猪用的那个水杯,朝顾小殊泼过去!

  “小心!”

  顾小殊被楚娇拉了一下,两人一起倒在沙发上!可顾小殊虽然躲过了大部分血水,却还是不可避免的被血水染红了半条裙子!

  湿淋淋的血水染红顾小殊的裙摆,看上去那血水像是从顾小殊身上流出来的一样,格外可怕!

  “娇娇,我的肚子好像有点疼……”顾小殊抱着肚子,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看向楚娇的腿。原来,她们俩倒在沙发上的时候,楚娇的腿无意识的撞在了顾小殊的腰上了!

  闻言,楚娇马上爬起来,慢慢的扶顾小殊:“你坚持一下,林徐一会儿就到了!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撞上去了!真的对不起啊!”

  见两人小心翼翼的,顾母却笑起来:“看来,这是天意啊!你顾小殊就是没有福气生下我们顾家的孩子!天意啊!”

  她本来只是打算用这杯血水吓顾小殊,让她动一动胎气,可现在好了!说不定孩子直接就没了!顾家的笑话也会到此为止了!

  顾母一口气松了,本来谨慎的神色也没了!她转向一直安静的坐在那里的顾小猪:“好了!不用演戏了!今天的事情我很满意!”

  谁知,顾小猪并没有回答她的话,顾小殊捂着胃部,疼得脸色惨白,额头上的汗水顺着鼻子滑下来,落在地上!

  “没想到你演技这么好!”顾母见顾小猪不理会自己,顿时皱了眉头,可转眼看顾小殊那疼得要死的样子,又得意的笑,拍了拍顾小猪的肩膀:“走吧!我们可以回顾家那边了!”

  这一拍下去,顾小猪身子一歪,直接趴在沙发上,身上的衣服被冷汗浸透,嘴角的血液不断的涌出来!

  这根本不是在演戏,顾小猪是真的病发了!

  “医生呢?医生怎么还没来?”顾母是真的慌了,她看向楚娇:“娇娇,医生呢?”

  “还在路上!”楚娇扶着顾小殊在另一边的沙发上躺下,然后烦躁的抓自己的头发!她怎么会撞到顾小殊呢!真是!

  顾小殊见楚娇自责的抓头发,忍着疼道:“娇娇,你别自责!你是为我好的,我知道!”她从桌子上把手机拿过来,拨了重拨,很快,林徐的声音就从话筒里传来了。

  “喂?我已经在路上了!”

  “林徐,我刚刚不小心撞到腰了,肚子好疼,我该怎么做?”顾小殊使劲儿让自己冷静下来,她知道,一旦失去冷静,她和孩子都会很危险!

  她要背负起一个母亲的责任,要冷静自救!

  林徐在电话里惊叫了一声,然后就传来发动机加速的声音,随着林徐的手忙脚乱,顾小殊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见状,楚娇连忙接过顾小殊的手机,问林徐什么状况!

  这边闹得不可开交,陈嫂忽然从厨房里端出一盆艾草热水来,放在顾小殊的面前:“少夫人,艾草安胎!你闻着味道看看会不会好点?”

  “我试试!”顾小殊刚呼吸两下,就看见顾母阔步走过来,伸手要去抢楚娇手上的手机!楚娇又不肯给,两人争执起来,楚娇仗着自己高挑,却被顾母推了一下,踉跄两步,撞翻了那盆艾草水!

  一时之间,整个客厅里人仰马翻!

  顾时钧回到顾家别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顾小殊倒在沙发上疼得脸色惨白,旁边的顾母时不时的还要骂她几句!

  “够了!你们全部给我住手!”顾时钧几步走过去,一手拉住一个,把楚娇和顾母分开,然后推开两人,走到顾小殊旁边:“你还好吗?叫医生了吗?林徐怎么还没来?”

  顾小殊睁开眼,看着顾时钧着急的样子,忽然笑起来,她苦涩道:“顾时钧,我们的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我的肚子好疼……”

  她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下来了!肚子越来越疼,那种疼一点也不陌生,她之前动了胎气差点流产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我害怕,我害怕孩子不要我了……顾时钧,我想要这个孩子……”可是,为什么这么多人不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顾小猪和顾母,都是这样!

  顾母还直接明了的告诉她,这个孩子不该活着!

  可是,她真的好舍不得她的孩子,它还那么小,对它来说这个世界这么陌生,它还没有看到这个世界的色彩,为什么要剥夺它生存下来的权利?

  “我舍不得它,顾时钧我舍不得它……”顾小殊呜呜的哭起来,如果可以选择,她情愿能够活着的是她的孩子!可是,她现在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孩子的流逝……

  “孩子会没事的!相信我!”顾时钧心疼的把她包在怀里,扭头看向楚娇:“林徐呢?他到哪里了?快点催催!”

  闻言,楚娇道:“林徐说,再给他两分钟就能到了!”

  两分钟,两分钟就能让一个生命死去无数次了!顾时钧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他垂头亲了亲顾小殊的眉心,轻声道:“听见了么?只要两分钟,林徐就来了!孩子就能保住!我们再等一等,好不好?”

  他的声音就像随时会被风吹散了一样,带着一股轻颤,听在耳朵里特别叫人心疼!这个活在商业神话里的男人,第一次这么害怕的祈求,祈求他的妻子再坚持一下,只要两分钟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