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顾小猪就把这边发生的事情,以她认为的事实告诉给了顾母!而顾母就像是随时待命一样,马上出发来顾家别墅!

  楚娇看着顾小猪放下手机,不由冷笑:“就你会搬救兵?我就不会?”

  从包里把手机拿出来,楚娇拨通了顾时钧的电话:“快点回来!你媳妇儿被欺负啦!”

  “不许说!”顾小猪想要去抢手机,可是楚娇本来就高挑,随手一推就把顾小猪给推到旁边,然后继续朝话筒里说:“你老娘可是也要来欺负小殊的!顾小猪我还扛得住,可是你老娘这是长辈,我可不能对她不敬吧?快点回来!”

  挂了电话,楚娇看向坐在地上一脸惨白的顾小猪,冷笑一声:“还在装?你还要装?我看你还是等会儿再装吧?免得一会儿没眼泪来赚同情!”

  “娇娇,我看她好像是真的……”顾小殊看顾小猪难受的样子,连忙蹲下来,摸摸顾小猪的手臂,发现她手臂上都是冷汗!这疼痛不像是装出来的!

  “嘶……”顾小猪疼得倒抽一口冷气,她看向顾小殊,只觉得这人实在惹人讨厌,顿时撒火似得推了顾小殊一把!

  被顾小猪一推,顾小殊顿时摔在地上,她“啊”了一声,捂着自己的小屁屁两眼泪汪汪!

  “小殊没事吧?”楚娇连忙把顾小殊扶起来,上下检查一番,见她没事,又埋怨起来:“像顾小猪这种人,你同情她做什么?还不是被推到?下次看见她这样,你远远的躲开就是了!”

  闻言,顾小殊连连点头,她还是不放心的去看顾小猪,却发现顾小猪的脸上闪过一丝得逞的快感,顿时也觉得自己傻!

  “我们找保镖开车来接我们吧?”顾小殊抱着摔疼了的小屁屁,朝楚娇道,楚娇点头,拨通了保镖的电话。

  很快,几人就被保镖的车送回别墅,陈嫂迎上来,见三人都是安然无恙的模样,舒了口气:“可算是没事儿!要是你们出了什么事儿啊,叫我可怎么办哟!”

  “陈嫂,给小猪倒杯热水吧?我看她还是有点不舒服的样子!”顾小殊被楚娇拉着坐在沙发的另一边,只好朝陈嫂道。

  闻言,陈嫂点点头,很快就倒了一杯热水来,递给顾小猪:“小猪小姐,喝点热水吧?”

  顾小猪没说什么,接过热水就抵在嘴边要喝,谁知,她突然干呕了一声,然后“哇”的一声朝水杯里吐了口血!

  鲜血在被子里迅速化开,鲜红的颜色看起来很吓人!

  顾小殊被吓得差点跳起来,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叠声和自己说道:“快点找林徐!找医生!”

  天哪!这是她第一次看见顾小猪这样的吐血,胃癌的病痛第一次这么直观的摆在她面前,顾小殊突然不怨顾小猪了!

  背负着这样的疼痛,也许顾小猪只是心里实在太难受了,才这样恶作剧的呢?她是不是应该包容一下?

  “你疯了?她就是在吓唬你!”楚娇按住顾小殊的电话,顾小猪是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如果真的发病了,那顾小猪自己就会哭天喊地的叫疼!怎么可能这样闷不吭声的?

  这分明就是顾小猪在吓唬顾小殊!孕妇是不能受惊的,被这样一吓,还不知道顾小殊会怎么样呢!

  “万一是真的呢?”顾小殊的神情很坚定,她看向楚娇:“我不能拿她的病开玩笑!因为,这是一条人命,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能看她在我面前这样却无动于衷!”

  被顾小殊这么一说,楚娇也没话说了,她松开手,叹了口气:“你打吧!”

  很快,林徐的电话就接通了,顾小殊叠声问:“林徐,林徐你现在马上派车来别墅接小猪去医院可以吗?她现在在吐血,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能不能派专业的人来看看?”

  “那你们等会儿,我马上过去!”林徐放下电话,就开始准备去顾家别墅。

  比林徐和顾时钧更快到达别墅的人,是顾母。

  顾母穿着一身黑色的长旗袍,肩膀上披着一条冰蟾丝的披肩,脚上踩着一双黑色恨天高,整个人就像蓄势待发的黑豹一样!

  看着顾母走进客厅,顾小殊整个人都僵硬起来,满脑袋都是上次见面的不开心!虽然有顾时钧帮她,但是她很清楚,顾母并不喜欢她这个媳妇!

  *!酷8匠网_唯一正f版c.,~其他k都@是h6盗。版U6

  而且,她总觉得顾母对她有种不怀好意的感觉,就连肚子里的孩子好像都感受到了威胁,不安分的动起来。

  “娇娇也在?”顾母挑眉看了眼楚娇,又看向顾小猪:“你怎么样了?”

  顾小猪沉默了一瞬,然后抬眼慢慢的转向顾小殊,低声道:“伯母,嫂子害我从车上摔下来,摔倒胃部了,我刚刚吐了血……”

  她说着,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加上那张没有血色的脸,简直就是现代版的林黛玉!还是生命垂危的那种!

  一听她的话,顾小殊也忍不住反驳:“我没有害你,是你想开车撞我!我不过是躲开了而已!”

  “你还有理了?”顾母突然转头看向顾小殊,脸上的鄙夷神色愈演愈烈!手指指着顾小殊的鼻子,就差戳到顾小殊的鼻梁上!

  顾母色厉辞严:“她没事做什么开车撞你?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我们家小猪愿意撞你,那是你的荣幸!你竟然还敢躲!”

  闻言,顾小殊愣住了!不仅是顾小殊,就连楚娇都愣了一下!

  从来没见过做坏事还这么理直气壮的!难道,顾小殊就活该被车撞?连躲开都是一种过错?

  顾小殊站起来,看向顾母:“既然您不讲道理!那我也不需要和颜悦色了!”

  她真是受够了!什么人都比她高贵!什么人都可以指着她的鼻子辱骂她!现在,别说自尊了,就连她自己的生命安全都那么廉价!

  为什么她顾小殊要这么低贱的去迁就别人?她也是人啊!

  顾小殊一字一顿:“第一,今天不是我害顾小猪摔倒,是她开车撞我,才导致了她自己的摔倒!第二,我顾小殊也是个人,希望你能够尊重别人,不要总是践踏别人的尊严!”

  “好啊!真是好!”顾母突然鼓掌起来,她就像在戏院看戏一样,饶有兴致的点评道:“这是第一次有人在我面前谈尊严!你顾小殊值得我尊重?我凭什么尊重你?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尤琳活了这么多年,在贵族圈玩儿了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像你这样低贱的女人,竟然还有尊严可言?”

  每一字每一句,都在把顾小殊的尊严往泥淖里踩!就像顾小殊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路边的流浪狗流浪猫一样,任她糟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