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翥,楚娇有事情要和你商量。”顾时钧倾身,给张翥也倒了一杯茶,张翥连忙接过来,再三道谢,然后一脸奇怪的看向楚娇:“什么事?”

  “这……”楚娇咬唇,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看向顾小殊,见顾小殊耸耸肩,她又看向顾时钧,顾时钧摊手,垂着头喝茶。

  看到俩朋友都不肯帮忙,楚娇哼了一声:“就知道你们都是指望不上的!还好朋友呢!真是,白瞎了!”

  她愤愤的说了两句,然后看向张翥,理直气壮:“这样,我现在需要一个给公司找一个职业经理人!可是公司的情况你也知道,那些老头子根本不接受我找的职业经理人!”

  “所以?”张翥挑眉,云淡风轻的把问题拨回去,他可不认为自己有这个本事说服那些老古董!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改变金钱对商人的吸引力,楚氏集团的那些老古董就是典型的商人!

  “所以,我需要你和我结婚!”楚娇把话说出来,反而感觉一身轻松!她身子往沙发上一靠,一副轻松愉快的样子,可是那双眼睛却在不经意间紧张的盯着张翥!

  闻言,张翥皱眉,他把茶杯放下,轻声道:“楚小姐,不要拿自己的婚姻开玩笑!”

  “你以为是真结婚?”楚娇见他皱眉,连忙道:“你以为我楚娇真的看得上你?我就是需要你来帮我管理公司而已!我们这是假结婚!懂吗?假结婚!”

  这话一说出口,张翥的眉头是松开了,可他的眼底也闪过一丝失望!他看向顾时钧,低声道:“顾总怎么看?”

  看Pz正J版章节上a酷|N匠网

  “可行!”顾时钧点点头,他可没有放过刚刚楚娇和张翥的神情,分明是一队郎情妾意,却因为楚娇的骄傲,而让他们之间的可能性为零?

  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顾时钧低沉的声音显得很稳重,他拥着顾小殊,看着对面的一对男女,道:“你们俩结婚,张翥可以离职去楚氏当总裁……”

  “不行!”张翥突然大声打断顾时钧的话:“顾总,我说过,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顾氏集团的!我可以帮楚小姐管理楚氏,但是,我还是顾氏集团的人!这辈子都是!”

  “诶我说,你这是几个意思啊?”楚娇不乐意的嚷嚷:“我楚氏有什么不好啊?现在楚氏的权利都在我手上!难道楚氏的总裁还比不上顾氏的一个助理好?你就这么看不上我楚氏?”

  闻言,顾时钧低声笑起来,他见顾小殊正担忧的看着对面吵架的俩人,凑近顾小殊的耳朵道:“你看,这俩是不是欢喜冤家?”

  简直就是不吵不热闹嘛!

  “可是我怎么觉得,我们要是再不阻止,一会儿得打起来!”顾小殊说着,又塞了一个果脯放在顾时钧的嘴里,她喜欢吃果脯,因此也总喜欢给他也塞一个!

  顾时钧含着果脯,笑眯眯的看着楚娇和张翥:“不是一会儿得打起来,是马上就能!”

  话音刚落,楚娇就已经上手了!

  她“啪叽”给了张翥的手臂一巴掌:“张翥我告诉你!我能低声下气的和你商量,那是给你面子!你要是不肯假结婚那也行!那就真结婚吧!反正今儿个我就跟你杠上了!看谁拗得过谁!”

  “婚姻的事情我不想拿来开玩笑!”张翥板着脸,完全没有把楚娇的话放在心上,他眼珠子一转,道:“要不,你和林三结婚吧!反正我会的这些林三也会!”

  “诶呀!你丫的什么意思啊!我楚娇配不上你?我告诉你,追我楚娇的人,从S市排队绕地球一圈那么多!你别以为我非你不可!”

  “你随意!”

  张翥站起来,把气得七窍生烟的楚娇留在沙发上,朝顾时钧道:“这段时间我可能要去欧洲一趟,楚氏的事情移交给林三了,顾总,我先走了。”

  “嗯,去吧!”顾时钧点点头,张翥立刻拔腿就走!那架势,好像背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会吃了他一样!

  看着张翥那逃也似的样子,顾小殊实在憋不住了,她大笑起来,拉着顾时钧的手:“张翥实在太可爱了!”明明是他把楚娇气得够呛,最后却是他自己拔腿就跑!

  “是啊!他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最佳老公人选呢!”顾时钧突然酸溜溜道,他可没忘记刚刚说到张翥的时候,顾小殊那双眼放狼光的样子!她心中的最佳老公人选,竟然是张翥?

  某总裁顿时醋了!他顾时钧没有车没有房吗?他还长得玉树临风呢!她难道还不满意?还垂涎张翥不成?

  “可不是!”顾小殊完全没有注意到某只已经变成醋坛子的总裁,她捧着脸道:“张翥这人吧,有车有房有颜值!这不就是女人最喜欢的男人的模样么?”

  “难道你男人没他长得帅?没他的车多?没他的房子大?”顾时钧把她的手从下巴上拉下来,一脸不乐意:“你就这么不满意你家男人?”

  闻言,顾小殊愣了一下,她不满意顾时钧?怎么可能!

  她连忙舔着笑,抱住顾时钧的胳膊:“我那就是说说!你干嘛那么认真呢?我刚刚说的是,那是女人最喜欢的男人的模样,可没说是我自己呀!我最喜欢的男人的样子,你不是知道么?”

  “不知道!”顾时钧没好气的把她的手扒开,冷哼道:“你从来没和我说过,我怎么知道?”

  “那我现在给你看看!”顾小殊说着就往他身上爬,她爬得一颠一颠的,吓得顾时钧连忙抱住她,由着她坐在自己的腰上:“看就看,爬什么爬?万一摔了怎么办?”

  顾小殊一脸耍无赖的样子:“反正你会接住我的!”

  “我说你们俩能不能不秀恩爱啊?”楚娇的白眼简直要翻出天去了!她来顾氏才多久啊?净看他们秀恩爱了!难道看不见这里有个刚刚求婚被拒绝的小可怜吗?

  “最后秀一个!”顾小殊一本正经道,然后回头看着顾时钧,凑近他,直到两人的鼻子都碰到一起了,才问:“看到了吗?看到我最喜欢的男人的样子了吗?是不是全天下最帅的男人?”

  她的眼瞳很黑,就像一对黑曜石一样,里面倒映出他的模样,她的眼中他的嘴角还挂着暖暖的笑意,看起来很温暖。

  “看到了吗?”顾小殊追问,顾时钧没有回答,他朝前撞过去,重重的撞上她的唇,细密的吻就这么落了下来,吻得顾小殊喘不过气来!

  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交织成旁人没有的亲密。

  “看到了,我很满意。”

  坐在旁边的楚娇翻白眼一个接一个的,她霍然站起来,冲出门去,问门外的员工:“刚刚张翥去哪里了?”

  那员工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讷讷的指了指楼梯间:“张助理从楼梯间走了,您找他有事?”

  可员工的话音还没落下,楚娇已经如一阵风一样朝楼梯间卷过去!她恨得牙痒痒的,声音零碎的散落在地上:“我找他抢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