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顾家别墅,顾小殊被顾时钧塞进浴缸里洗了一通,然后丢在床上。她趴在床尾,看着卫生间里正在洗漱的男人,“啪啪啪”的在计算:“你说说,你今天浪费了多少电?电晕了多少单纯少女?当着老婆的面你就敢这样?”

  闻言,顾时钧在浴缸里一个踉跄,一头扎进水里!

  “我可告诉你,除非你今天不从浴缸里出来,不然我们这笔账都是要算哒!”顾小殊从床头抱了一只人偶坐在床尾,句句控诉:“不然,以后的日子简直就是没法子过了!天天都会有人扎我稻草人的!”

  顾时钧洗漱完出来,虎视眈眈的看着她:“你想怎么算账?说!”

  “唔……我想想!”顾小殊从床尾爬到他的大腿上坐好,托着下巴作沉思状,过了会儿,一拍大腿道:“我决定了!”

  说完,她“嗷呜”一口亲在他的嘴唇上:“罚你被我亲一口!”

  第二天,顾小殊跟着顾时钧去顾氏集团上班,在门口就碰见了想要求见顾时钧的人。

  “顾总,我有东西想要亲自交给你!”陈总一看见顾时钧的车到门口,飞快的追上来,朝顾时钧道:“本来前几天就该给您了,可是由于出了点意外,那人给跑了!所以……”

  陈总说着,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滑下来了!

  要是早知道林梨霖有本事从他手上逃走,他就不惹这件事情了!可是,在拍卖会的时候,他夸下海口,说要给顾时钧送一份大礼!现在不仅没有解决掉林梨霖,更是让林梨霖差点伤到顾小殊!

  他生怕顾时钧会把这件事情怪到他身上啊!

  “陈总是吧?”顾时钧挑眉,看向林三:“送陈总去会议室等我!”

  看着陈总被林三带进顾氏集团,顾小殊皱着眉看向顾时钧:“他到底是想说什么?我感觉他好像并不是来谈生意的!”

  没有哪个生意人会做出那样战战兢兢的模样!

  “他啊……”顾时钧故作神秘:“他是来送礼的,一份我们现在也许暂时还不需要的大礼!不过,我们可以收下!”

  他拉着她的手,进了顾氏集团的大楼!

  由于顾时钧成功截获M公司的融资,顾氏集团又有了新的忙碌对象!每个人脸上都是忙碌到想哭的表情,顾小殊看着,不忍心道:“万恶的资本家啊!把这些小可怜给压榨的……”

  “你仇富?”顾时钧拉着她进了电梯,随着电梯的上升,她缓缓吐了口气:“不,我不仇富!我只是在矫情而已,每天矫情一下,有益身心健康!”

  她从前还有点仇富,可是现在?她自己丈夫都是富人好嘛?总不能自己仇视自己吧?

  顾时钧闻言,嘴角忍不住弯起来,他看着电梯已经上升到二十楼的时候,飞快的在顾小殊的嘴上亲了一下,然后站直了身子,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被突击亲了一下,顾小殊懵圈,她慢慢的抬头,看他竟然一本正经的,气顿时就不打一处来了!

  她跳起来,飞快的勾住他的脖子,把他拖得弯下腰,然后恶狠狠的咬住他的嘴唇,正在她准备一逞恶气的时候,就听见“叮”的一声。

  电梯的门打开了。

  {酷匠_K网/U永)、久o,免;费ac看%y小说$~

  电梯外面站着六七个等电梯的员工,顾小殊懵了,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员工吃惊的模样,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像躲避洪水猛兽一下一哄而散!

  “不是……”顾小殊还抱着顾时钧的脖子,刚想说这是个误会啊,我没有那么急色啊!可是,她还没开口呢,人就跑光了!

  顾小殊气馁,她看向一脸无辜的顾时钧:“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害我被他们误会?是不是!”说着,还使劲儿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

  “我怎么知道夫人会这么着急?”顾时钧眨了眨眼睛,弯腰把她拦腰抱起,大步走出电梯,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家夫人抱进了办公室!

  他们的身影刚刚消失在门口,总裁办已经炸开锅了!

  “总裁好宠夫人啊!”

  “对啊!我刚刚看到顾总的嘴唇都被夫人咬破了!夫人也太粗鲁了吧?”

  “可是总裁的嘴唇破得好性感啊……”

  一群花痴的员工拥簇着讨论,而办公室内,顾时钧把顾小殊放在沙发上,就被她气恼的甩开了手:“我看出来了!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让我冲动的去亲你!故意让她们觉得我急不可耐!”

  她的面子啊!被他这一个吻都给吻没了!

  “当然不是故意的了。”顾时钧好笑的看着她,语速慢慢的:“我这是情不自禁!就像你刚刚情不自禁的咬了我的嘴唇一样!”

  说着,他故意舔了一下嘴唇,道:“啧啧!都给咬破了!小殊,你是有多爱我?”竟然这么生猛?

  闻言,顾小殊的脸更红了!她恼羞成怒,扑过去:“顾时钧!你丫的混蛋!我咬死你!”

  “你可得使劲儿咬!”顾时钧“好心”提醒:“一会儿我出去开会,被人家看到了你的牙印,然后谣传演变成我们在办公室里……”那她可就不只是生猛了,还很放荡不羁呢!

  看着他挤眉弄眼的样子,顾小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她刚刚怎么就没忍住呢?果然是美色误人啊!美色误人啊!

  “开会时间到了。”顾时钧看了眼手表,问她:“你要一起去吗?”

  “我现在出去,得被她们看死!”顾小殊呜呼哀哉的倒在沙发上,把脑袋埋在沙发里装鸵鸟:“你记得回家的时候把我捎上就行了!”

  看着装死的顾小殊,顾时钧大笑着出门,他怎么娶了这么可爱的老婆呢?

  出了办公室,顾时钧看了眼总裁办的那些员工,脸上含笑:“一会儿夫人出来的话,你们控制点情绪!”

  “是,总裁!”

  所有员工异口同声!总裁都这么交代了,他们还能说些什么?再说了,总裁宠妻那是总裁的事情,他们也没有这个资格去质疑什么,不是么?

  交代完这些琐事,顾时钧拐上了二十三楼,进了二十三楼的会议室。会议室内,陈总已经等得火烧眉毛了!

  “顾总!”陈总见顾时钧进门,连忙站起身,看向顾时钧:“顾总好!”

  “坐吧!”顾时钧随意落座,看向陈总:“陈总来找我,有什么事情?”虽然明知道是什么事情,可是顾时钧还是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闻言,陈总讪笑一声,从包里取出一只优盘放在桌子上:“这是林梨霖的把柄,我想着,把它交给顾总,这样才能发挥这个把柄的最大作用!”

  “把柄啊……”顾时钧笑起来,他并不去接那个优盘,反而笑吟吟的问陈总:“那么陈总认为,这件事情值得什么代价呢?”

  陈总尴尬的笑了笑,道:“您也知道,我陈氏集团就是个小公司!这段时间来,S市的经济并不明朗,我们陈氏也就……面临一些资金问题!所以,我想……”

  毕竟是当老板出身的,陈总并不打算把事情说得太明显,他把优盘朝顾时钧的方向推了推:“请顾总高抬贵手,让我陈氏有存活的空间!”

  “就这?”顾时钧挑眉,显得意趣阑珊,站起来就要走了!

  “这优盘里是能够阻止谢林两家联姻的东西!”陈总被他的举动吓得心慌意乱,他现在不能让顾时钧走,一旦顾时钧走出这个会议室,意味着他陈氏在三天之内必然破产!

  陈氏的困境是顾氏的对手M公司做的,因此,他只能来投靠顾时钧,争取让陈氏存活下来!而他最大的倚仗,就是顾时钧一定不希望谢林两家联姻!

  闻言,顾时钧看向陈总,笑:“联姻?依我看,陈总是希望这场联姻变成一场笑话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