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林徐把手机收起来,脸上的笑靥收了起来,他就像忽然切换到了高冷模式一样,看得林三目瞪口呆!

  偏偏,林徐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弄得林三还不好意思追问了!

  傍晚的时候,一行人才坐着缆车慢慢悠悠的下山,坐上回S市的火车。

  林徐一个人回到包厢,就看见自己的母亲已经在等他吃晚餐了。林夫人站起来,笑着看向林徐:“小徐,来!快点吃吧?”

  “嗯!”林徐笑着点点头,母子二人静静地用餐,一句话都不用说,却显得格外的温馨。林徐看着自己母亲,她的眼角已经生出鱼尾纹,笑起来的时候,嘴角的法令纹特别明显,看得出来,这么多年在林家,她过得并不快乐!

  可是,看着母亲如今满足的样子,林徐忽然有点后悔当年一个人离家!如果他没有离开林家,他的母亲不会这么沧桑!

  吃完晚餐,林徐照例去给顾小殊号脉,在顾时钧关注下,他低声道:“一切都很正常,小殊的恐高症应该没有那么严重,以后可以尝试着去高处看看,慢慢的应该可以克服!”

  看着林徐回去,顾小殊乐颠颠的朝顾时钧嘚瑟:“你看吧?我还是很有潜力的!这一次能坐缆车,下一次就能坐飞机,以后说不定就连直升飞机都没问题呢!”

  “是是是!”顾时钧大笑起来,两人躺在宽宽的床上,透过窗户看外面飞速逝去的景色,顾小殊的手被他握在手中,细细的摩挲:“你说,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呢?”

  这个问题他们讨论过好多次了,每次都没能达成共识,顾小殊翻出一本小字典,把小字典立起来,道:“我把它推倒,打开的是哪一页字就是什么名字,怎么样?”

  “你这是打算搞抓阄呢?”顾时钧也兴致高涨,跟着爬起来,和她对面而坐:“你推吧!我接着!”

  说完,顾小殊就开始紧张的看着小字典,神神叨叨的念了好久,才伸出指头推了一下!

  小字典“啪”的一声摔在顾时钧的手心里,他打开一看,嘴角抽了抽:“要不,我们再抽一次?不然我怕以后孩子想掐死我们!”

  “三局两胜!”

  两人围着一本小字典,一直到顾小殊困得趴在床上睡着了,都没有决定出孩子的名字!两人都不肯轻率的给孩子定了名字,顾时钧也困得打呵欠,他把顾小殊包在怀里,倒在床上……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两人同时睁开眼睛,四目相对,顾小殊大叫了一声:“我们孩子叫什么名字?”

  “还没定呢!”顾时钧伸了个懒腰,坐起来,低头找了找,“咦”了一声:“字典呢?”

  “不知道,昨晚不是让你继续抽的吗?”顾小殊有气无力的锤了他一下,她爬起来,就发现自己的肚皮上竟然正贴着小字典!

  因为这一系列动作,字典的一页被撕下来,正贴在她的肚皮上!

  “哟!感情是被您藏在这儿啊!”顾时钧朝她挤眉弄眼,伸手把那张字典撕下来,仔细一看,又“哟”了一声:“我怎么觉着,这是我们孩子自己选了名字呢?”

  x最新}章o;节上$酷@匠网;!

  “是什么字?”顾小殊凑过去一看,顿时乐了:“我儿子就是不一样哈!选名字都选得这么好!我看呐,就它了!”

  顾时钧苦笑起来:“我叫顾时钧,每时每刻都价值千钧!说的是我够忙碌!我儿子倒好,倒是个闲情逸致的,看来,它是看准了我会给他准备好一切啊!”

  虽然是苦笑,可是顾小殊却听出了他话里的幸福。她伸手戳了戳他腰上的软肉:“喂!我家顾逸就是故意叫这名字的,你有意见?”

  顾时钧当然没意见了!

  他从行李箱里把她的裙子拿出来,给她换上,两人一起出了包厢,下了火车。经过一个晚上,火车已经到达了S市。

  顾小殊坐在行李箱上,由顾时钧推着往前走,快要出火车站的时候,顾小殊忽然喊停,她眯着眼睛看向不远处的检票口。

  检票口前,林梨霖正排着队,她手里提着一个已经用得旧了的LV包,身边还跟着一个西装男。也不知道那西装男是什么身份,林梨霖看起来对他又敬又怕,可是又好像有点不甘心的样子!

  顾时钧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顿时也眯了眼,他看向林三:“那个女人怎么在这里?”他记得,上次拍卖会上,那个陈先生好像把林梨霖给带走了,按理说,陈先生应该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林梨霖才对啊!

  闻言,林三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我马上就去查!”

  然而,一行人往前走,眼看着就要路过检票口,顾小殊看见林梨霖的视线已经转过来,两人四目相对,顾小殊在她的眼中看到了火花迸射!

  正所谓的,狭路相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