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顾小殊在被窝里翻了个身,感觉枕巾的触感有点不对!她皱眉想了想,开始朝旁边摸,没摸到顾时钧的存在,却发现手感有点不对劲儿!

  J'看正版L…章$¤节$(上{酷匠网!

  顾时钧呢?

  她哼哼两声,磨磨唧唧的睁开眼,霍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火车的包厢的床上!一转眼,就能看见火车的窗子。

  床边的窗子可以看见火车轨道边的景色,此时正路过一大片油菜花田,黄灿灿的油菜花带着蓬勃的生气,就像一大片暖洋洋的阳光一样,一下子就惊艳了顾小殊!

  “哇!”顾小殊瞬间就清醒了!她趴在窗边,顿时把顾时钧失踪的事情抛在脑后!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宝宝你看,这是油菜花田!等你长大了,我也带你来看!”

  “咔”的一声,车厢的门被打开了,顾时钧提着食盒进来,见顾小殊趴在窗口,笑靥比阳光还要灿烂,他顿时笑了:“你先别动,我给你留影一张!”

  说着,他从桌子上拿起一台老式相机,“咔”就拍了一张,然后满意道:“果然,我老婆就是非同一般的漂亮!”

  “给我看看!”顾小殊被他这么一说,脸都红了。她羞涩的伸手,接过相机,惊讶道:“咦?这是一台拍立得?”

  顾时钧点点头,把食盒里的饭菜取出来,一边解释道:“这是我父亲在世的时候买的,据说,我小时候所有的照片都是用这台拍立得拍的。”所以,他想要用这部记录了他前半生的相机,记录下他和她的后半生。

  “好棒哦!”顾小殊乐颠颠的抱着拍立得,取出他刚刚拍的照片,仔细看,满意道:“我老公的技术就是了得!瞧瞧这角度这光线这取景,我给你打一百零一分,不怕你骄傲!”

  说着,顾小殊举着拍立得,透过拍立得,看见顾时钧的侧脸在镜头里格外俊美,顿时朝顾时钧道:“要不,我们俩也拍一张吧?合影!”

  被顾小殊拉着站在窗边,顾时钧的脸却紧绷着,他看向顾小殊,为难道:“不要拍了!”

  “不要嘛!”顾小殊笑眯眯的,伸手手指头把他僵硬的嘴角往上拨:“笑一个,好不好?我们的第一张拍立得合影哦!一定要笑!”

  可是顾时钧的嘴角还是僵硬的绷着,顾小殊皱眉:“顾时钧,难道你有拍照恐惧症?”所谓的拍照恐惧症就是指那些在镜头前莫名的紧绷,无法露出微笑的症状!

  顾小殊回想起,每次顾时钧出现在媒体的镜头中,脸上僵硬的板着,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难道,其实是因为他微笑无能?

  “我没有!”顾时钧几乎立刻就摇头,他才不会承认这么丢人的症状呢!之前被她发现自己有恋裙癖的时候,就被她嘲笑了那么久!

  “好好好,没有就没有!”顾小殊露出一副“我理解你”的表情,倒是不要求他笑了,她举起拍立得:“来,茄子!”

  “咔”的一声,拍立得捕捉下两人站在火车窗前的模样,顾小殊捧着那张照片看,忽然“咦”的一声笑起来。她贼兮兮的看着顾时钧,然后把照片偷偷塞进自己的口袋里藏好!

  “怎么了?笑得那么奇怪!”难道那张照片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顾时钧皱眉,伸手去拿那张照片,却被顾小殊躲开,她就像偷吃了糖果的小女孩一样,洋洋得意的捂着口袋,转移话题:“我们先吃饭吧!”

  明知道她别有深意,顾时钧还是顺着她的话,两人对面而坐,开始慢慢的吃午餐。

  吃完午餐,火车也已经到站了。

  “走吧?我们到站了!”顾时钧朝她伸手,顾小殊一脸懵:“不会吧?难道我这一睡就睡了三天?这是到S市了?”

  “不是,这是中途的小站点。”顾时钧神秘的笑了笑,牵着她的手下了火车。

  顾小殊糊里糊涂的下了车,看见火车站牌上写着“美人峰”!

  “啊啊啊!”顾小殊尖叫起来:“顾时钧!我们停在美人峰了!我们真的停在美人峰啦!”她明明记得他否定了她来美人峰的提议啦!没想到,他竟然带她来了!

  这个惊喜实在太大,顾小殊一下子就蹦起来,整个人像无尾熊一样挂在顾时钧的身上“吧唧”一声在他脸上啃了一口:“顾时钧!怎么办?我好想不能更爱你了!”她真的已经爱他爱到了极点!

  “你放心,还能更爱的!”顾时钧笑了笑,拉着她的手朝火车站门外走去。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是周一,大家都在上班的关系,火车站的人出奇的少,两人很快就到了火车站外。

  不过转眼的功夫,顾小殊就看见林三开着一辆路虎停在他们的面前,两人上车,很快就到了美人峰下!

  “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顾时钧从怀里取出来一方手帕,给顾小殊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眼中满是怜惜。

  已经是夏天了,阳光火热的照在脸上,她本就是怕热的人,现在更是被晒得满头大汗,更别说要爬上美人峰了!

  “先说坏消息吧!”顾小殊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就听见顾时钧道:“由于博努瓦先生和我们签下合作协议,所以我们必须在两天后到达S市,召开股东大会!所以,我们今天只有半天的时间可以留在美人峰!”

  言外之意,如果她坚持爬山,他们就回不到S市,博努瓦先生的事情就会被耽搁下来!

  “好消息呢?”顾小殊已经气馁了,有气无力的呼了口气。

  都已经到了美人峰底下了,她真的好想和顾时钧一起去美人峰峰顶的那个许愿湖看看。据说,只要到那里许愿过的情侣,从没有分开的!

  就冲着这个美好的希望寄托,她都想要和他一起去一趟!

  “好消息就是,如果我们坐缆车上山,一切都来得及!”顾时钧担忧的看着她:“问题在于,你恐高。”

  恐高,如果不是因为她恐高,他们不会放弃飞机,选择坐火车这样慢的交通工具!可是,要是放弃的话,顾小殊又不甘心!

  见顾小殊纠结的咬嘴唇,顾时钧拥着她的腰肢:“或者,我们试试坐缆车?在我的怀里,也许你不会那么恐高呢?”

  他知道,对于一个恐高的人来说,坐缆车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可是,如果她无法克服这个恐惧,那么以后他出差,她不能坐飞机,就只能留在S市等着他回来!

  而他不愿意,让顾小殊面对一座空荡荡的房子,成为每天幽怨的等待丈夫归来的怨妇!

  “我们试一试,好不好?如果实在无法克服,我们马上在站点停下来?”顾时钧鼓励的看着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