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王府的客厅中,大腹便便的林俞礼貌性的朝顾时钧笑了笑,说出了来意:“听说王府被顾氏集团的总裁拍下,冒昧来访,希望顾总不要介意才好!”

  “是够冒昧的!”顾时钧拨了拨茶杯里的茶叶,眯着眼看林俞:“林先生不远千里的赶来,有什么事情就直说了吧!我也不是那么清闲的人!”

  闻言,林俞脸上的笑有一瞬间的僵住!活了几十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不给他面子!在这B市,谁不知道他林俞?他可是B市的市长!多少商人排着队想要见他?可是现在,顾时钧竟然毫不客气的想要送客?

  论辈分,顾时钧还得叫他一声伯父呢!

  林俞端着茶杯的手僵了一下,然后放松,看向顾时钧:“顾总的时间宝贵,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来见顾总,一共是有三件事情想请顾总帮忙!”

  “哦?”顾时钧挑眉,若有所思的看着林俞:“林市长应该知道,商人重利,如果是没有利益的事情,商人是不会动手的!”

  /q酷O匠^"网:永Y久_免费Z看小3说

  闻言,林俞脸上绽开笑靥,眼底却闪过一丝轻蔑!他笑吟吟的放下茶杯,道:“这是当然,只要顾总提得出来,我一定满足顾总的要求!只要顾总通融,帮我这三个小忙……”

  “那我们就开始吧?”顾时钧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抬手让林三把东西拿进来,一边还含笑道:“林市长有什么要求随意提,我这人不贪别的,就是对利益二字绕不过去,林市长也知道,商人重利嘛!”

  两人心照不宣的笑起来,林俞就开始说他需要帮忙的事情了。

  “听说顾总拍下这座王府,实际上,我也很想要这王府,我想请顾总通融,把这座王府让给我?”林俞从口袋里取出一张支票:“顾总拍卖会上的价格我又加了三成,只要顾总割爱,这就是您的了!”

  轻轻巧巧的赚了六个亿,不管是谁都应该心动了吧?

  林俞胸有成足的看着顾时钧,他知道,像顾时钧这样的商人是抵挡不住这个诱惑的!

  “林市长说割爱?”顾时钧笑着用两根指头捏起那张支票,抬起来瞧了瞧,然后弹了支票一下,支票被弹得“啪”一声,很是清脆响亮!

  见顾时钧拿起支票,林俞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叠声道:“只要顾总割爱!”

  “都说是爱了,怎么能随便割呢?”顾时钧脸上的笑意一变,把支票丢回桌子上:“林市长,我的妻子很喜欢这座王府,所以很抱歉,这座王府,不卖!”

  立刻,林俞脸上的志得意满就僵住了!那神情,别提多滑稽了!

  顾时钧轻笑着把支票递回林俞的面前,云淡风轻。而林三则有点绷不住了,他闷笑了一声,然后拼命忍住!

  他家总裁真的是太坏了!明明可以直截了当的拒绝,偏偏要来一个峰回路转!真是笑死他了!

  “咳咳!”林俞咳嗽两声,强忍住想骂人的冲动,道:“既然如此,君子不夺人所好,我就不勉强顾总了!”

  “唔……”顾时钧轻笑:“林市长还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一提?”

  见顾时钧给了台阶,林俞连忙道:“第二个请求,就是希望顾总放下对S市前任市长的追究,至于报酬……”

  林俞又递了一张支票过去,顾时钧瞥了一眼,这一次的价格远远不如王府的价格高。顾时钧嘴角的笑变得意味深长:“这位是?”

  “这是我幼弟!”林俞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他叹了口气:“幼弟实在是被我们宠坏了!因此,曾经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是听说,这些事情反而促进了顾总和顾少夫人之间的关系!所以……”

  “你想让我放过他。”顾时钧的手指捻着那张支票,挑眉看向林俞:“可我记得,两个月之前林霄就已经判了死刑了,怎么?你这是要保一个无期徒刑犯人?”

  他可不认为林家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去救一个没有用的人!

  “这事情说来话长啊!”林俞的脸微微泛红:“我们本来没打算把他弄出来,可是,这段时间祖父的身体状况急剧下降!祖父舍不得这个孙子,我们这些当晚辈的也只能……”

  话说到这里,一切都变得明朗起来。

  顾时钧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他手上把玩着那张支票,似乎不经意问道:“这么说来,林霄那一家子你们都打算接济?”

  “这就属于我林家的私事了。”林俞笑了笑,他说祖父的事情也不过是想搏个同情分,可没打算把家庭内部的情况给泄露出去!

  闻言,顾时钧耸了耸肩:“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多问了!这件事情么,我可以不阻止你们救他,至于林霄到底能不能被救出来,就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把支票随手丢给林三,顾时钧挑眉示意林俞继续说。

  林俞见顾时钧没有拒绝,顿时叹了口气。他是真害怕顾时钧拒绝啊!林霄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林霄对老太爷的影响却是不小的!他必须把林霄给弄出来!

  见顾时钧的脸色不错,林俞犹豫了一下,道:“还有最后一点,就是希望顾总能把我儿子交出来!家里给他安排了婚事,就等着他回来结婚了!”

  这就是逼婚了?

  顾时钧的眼底闪过一丝高深莫测,他的指尖摩挲着下巴,听着门外渐渐近了的脚步声,他朝门口努了努嘴:“你看那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