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顾小殊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快要中午了!

  顾时钧刚刚从外面回来,给她带了B市有名的烤鸭,顾小殊嗅着那烤鸭的味道就从绣楼二楼下了一楼,看着他手里的烤鸭口水直流!

  “顾时钧,这是你给我的吗?”她明知故问,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就要去撕烤鸭的腿!

  见状,顾时钧飞快的把烤鸭端起来,躲开她的魔爪:“先洗手!”

  “我洗过了!”顾小殊眼珠子一转,道:“我在刷牙洗脸的时候洗了!”

  “那你后来又做了什么呢?”顾时钧不给面子的戳穿她:“你是不是又回去睡觉了?在床上滚了那么久,还不用洗手?”

  闻言,顾小殊的脸红起来,她恼羞成怒的看向他,龇牙咧嘴:“还不是你昨天做的坏!弄得我腰酸背痛手抽筋!你还敢嫌我睡得多?”

  “难道不是你点的火?”顾时钧眼底泛起笑意,他把烤鸭放在桌子上,取了湿纸巾给她擦手,然后拿起桌子上薄薄的刀开始片肉!

  “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技术!”顾小殊被他打发着在整理生菜和酱料,见他片肉竟然很熟练的样子,不由惊奇的看着他灵活的手:“顾时钧,你的公司要是破产了,我们可以去卖烤鸭!你这手活儿,绝了!”

  关键是这人长得这么好看,要是出去摆摊卖烤鸭,排队的女人应该要从B市排到S市了吧?

  闻言,顾时钧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来。他把片好的烤鸭摆在盘子里,朝顾小殊道:“可以开始吃了!”

  “一起吃!”顾小殊摇摇头,把生菜和酱料加上烤鸭卷起来,然后递到他嘴边:“张嘴!”

  吃了几口,顾小殊忽然盯着他的手:“你的手怎么了?”

  “没怎么!”顾时钧把刀收起来,道:“今早博努瓦和我们已经签订了合作协议,差不多明天,我们就能回S市了。”

  说起回S市,顾小殊想起周惠的那个请求,连忙道:“周二小姐想让我们把王府让给她!她说,还能加价,只是,需要分期付款!”

  “所以呢?”顾时钧拉着她出门去逛花园,五月的阳光照在身上格外舒服,顾时钧眯着眼,走在花红柳绿中。

  顾小殊鼓了鼓腮帮子,道:“周二小姐说,这王府里有她姐姐和小侄女的回忆,她的小侄女很小的时候就被人贩子拐走了,所以……”

  “所以你心软了?想帮她要回王府?”顾时钧接话,他指了指不远方,那是王府的大门,门口立着一双威武的大石狮子!大概是因为王府的门面本来就大,那石狮子就更显得威风八面了!

  “你看到了什么?”顾时钧问她,顾小殊想了想,道:“威风啊!”

  闻言,顾时钧带着她往回走,王府的花园虽然没有顾家别墅的大,却也足够他们走一圈了!他牵着她的手,一步步往绣楼的方向走去:“你们都只看到威风,却没想过,这威风的背后,有多少暗流涌动!周家要是要回了这王府,就离家破人亡不远了!”

  说到这里,就连顾小殊也感觉到其中的沉重!她揉了揉头发,道:“反正我和你说过了,现在事情成不了,也不能怪我吧?”

  “当然不怪你!”顾时钧搂住她的腰肢,顺便还摸了摸她的肚子:“你可是带着小宝宝来求情的,谁还能怪你?”

  “不许乱摸!”顾小殊没好气的拍下他的手,谁知,不但没有把他打疼,反而疼得她自己龇牙咧嘴的!

  见状,顾时钧笑起来:“你啊!可别打坏了我的灭火器!”

  提到灭火器,顾小殊的脸立刻就红了!她瞪了他一眼:“你再敢说!”

  “是是是!我不说!”顾时钧作求饶状,嘴上却还是贫:“我要是再说,只怕你以后不会再给我灭火了!”

  被他说得顾小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连连拿手去打他!却反而被他调侃她的手是灭火器!

  回到绣楼的时候,林三已经等在那里了。见两人进门,林三就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红着脸:“顾总,你真的要坐火车回S市?”

  “嗯。”顾时钧点头,让顾小殊去整理行李,顾小殊走上楼梯。

  “顾总,从B市到S市的火车要走两天,公司里的事情……”林三皱眉,他从没想过顾时钧宠起一个人来会是这样的!从前的顾时钧可是从来不会把公司的事情放在别的事情后面,尤其这一耽搁就是两三天!

  i{最:(新章节¤m上:酷匠J网J

  顾时钧冷哼了一声,从桌子上拿了一杯茶:“顾家那些人应该是到公司里找麻烦了吧?让张翥应付着,我晚三天到,刚好搓一搓他们的锐气!”

  见顾时钧气定神闲的,林三本来浮躁的心也跟着平定下来。顾家的人从来不是好应付的,可是,如果先晾着他们,挫了他们的锐气,让他们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那好,只要张翥坚持住!”林三点点头,把几份紧急的文件给顾时钧签了,然后才走出绣楼。

  顾时钧坐在椅子上喝了两口茶,忽然笑道:“偷听了这么久,还不出来?再不出来,可就什么都晚了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