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呀!”顾小殊笑眯眯的摸肚子:“已经三个月多了!”她想起和顾时钧初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谁能想到,三个月之后的现在,两人会是这样的情况?

  “真好!”周惠慈爱的看着顾小殊的肚子,她看着顾小殊,莫名其妙的会有种亲切感,好像她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一样。这种感觉不像是一见如故,更像是长辈对小辈的那种慈爱!

  大概,这就是投缘吧?

  周惠笑了笑,起身告辞:“顾先生应该也快要回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了,再会!”

  “再见!”顾小殊目送周惠远去,这才起身,打量着周围。

  这是一座小阁楼,大概就是古代人说得绣楼吧!楼前还有一片花草木,最让她惊喜的是花草木中间的那架秋千!

  秋千是实木做的,上面还有牵牛花攀缠着,风吹过,牵牛花一晃一晃的,别提多可爱了!

  顾小殊下楼,坐上秋千,慢慢的荡起来。满目都是古香古色的景色,尤其那一片片绿色,十分养眼!

  “看来,你很喜欢这座绣楼!”身后传来顾时钧的声音,顾小殊顺着声音望过去,就看见顾时钧穿着白衬衫站在一片郁郁葱葱的花木中,竟然有种陌上人如玉的惊艳!

  顾小殊看着看着,见他要走过来,连忙喊住他:“等一下!”

  她飞快的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朝顾时钧拍了一张,“咔擦”一声,顾时钧的剪影就显示在屏幕上,花红柳绿间,一抹修长的身影掩映其中,这景色……

  顾小殊不要脸的舔屏了!

  “你做什么呢!”顾时钧走过来,见她对着手机屏幕就吻下去,凑过去看了眼,顿时哭笑不得:“你老公就是眼前,你不理老公,反而对着我的照片舔屏?”

  “太帅了!”顾小殊笑眯眯的盯着他,忽然问:“尊敬的顾时钧先生,我有一个冒昧的问题想要问你,请问,可以问吗?”

  说话间,顾时钧已经把她拉进绣楼,在一楼的桌子上坐下,倒了杯茶水,十分勉为其难的样子:“你问吧!”

  得到他的允许,顾小殊低声道:“请问,我可以吻你吗?”

  我可以吻你吗?

  顾时钧愣了一下,满脑袋都是她的这句话!她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吗?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嘴唇一湿,顾小殊已经扑过来重重的撞上他的脸,正卖力的舔他的脸!口水糊了他一脸!

  愣了一瞬,顾时钧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反手摁住她,深深的吻回去,很快,两人就像一段藤蔓一样,纠缠在一起!

  顾时钧的喘息声渐渐重起来,他看着两人衣衫不整的样子,警告道:“不许继续了!否则……”

  @酷匠8网c首H(发b

  否则什么?

  顾小殊不知道,她无辜的看着他的眼睛,像是在问他:“我有做什么不对的事情吗?”

  她不就是突然很想亲亲他抱抱他么?她不就是实施了这个行动么?她可没有半点不健康的思想!

  见状,顾时钧深吸了一口气,推了推坐在他腿上的女人:“你先下去!”

  “为什么?”顾小殊故意逗他:“明明就是你抱着我的!你不放开,怎么反而叫我下去?”她看着抱着自己的手,顾时钧也跟着看过去,顿时红了脸!

  他的手正紧紧的抱着她的腰,就算她想要下去,只怕也下不去!

  两人离得很近,彼此的呼吸都喷在彼此的脸颊上,顾小殊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眨,长长的睫毛在他的脸颊上一扫一扫的,格外撩人!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顾小殊学着小说里霸道总裁的样子,伸手捏着顾时钧的下巴,偏要做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

  绣楼里喘息阵阵,林三站在绣楼外,红着脸犹豫着。

  总裁和总裁夫人在里面上演激情戏,他到底是进去看呢还是进去看呢?

  过了许久,绣楼里传来顾小殊的叫骂声:“顾时钧!你弄得我脏脏的!”

  说到后来,他的声音暧昧起来,听得顾小殊双颊飞红,狠狠的锤了他一下:“混蛋!暴君!昏君!”

  “是是是!我是混蛋,我是昏君,我还是你的暴君……”顾时钧说着说着,就在她唇边重重的吻了一下,见她又要发飙,连忙告饶:“我错了我错了!可别打疼了你的灭火器!”

  “啊啊啊!顾时钧,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