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下,波及瓦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打火机,“叮”的打开打火机,然后抛向做工精致,带着浓重历史气息的贵妃榻!

  “轰”的一声,贵妃榻就烧起来了!

  浓浓的檀木香味飘出来,波及瓦突然大笑起来,他笑着笑着,五官就纠结起来了!波及瓦蹲在地上,低声道:“上百年了,祖辈的耻辱今天我洗刷了!”

  看正●7版tP章b节上酷匠o,网*

  “快去灭火啊!”顾小殊看着燃烧的贵妃榻,冲动的想要上去扑火!

  可是,她还没动就被顾时钧禁锢在怀里!

  “顾时钧,你做什么?为什么不让人来灭火?”顾小殊皱眉看向顾时钧,波及瓦的这个举动惊讶了所有人,可是顾时钧似乎对这个结果半点都不意外!

  难道,他早就知道波及瓦会烧掉这方贵妃榻?

  “我早就说过,不要冲动!”顾时钧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道:“波及瓦的家族因为他祖辈的那个举动,被法国贵族嘲笑多年,因此,波及瓦家族一心想要毁掉这份耻辱!”

  闻言,顾小殊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那个举动?是指为了那个贵妃被五马分尸的事情?这也太……”

  “事情远远不止这样。”顾时钧拥着她,朝林三招手,林三会意,很快就找了一辆观光车来,顾时钧带着她上了观光车,这才徐徐道来。

  原来,当年波及瓦的那个祖辈不仅仅是为了贵妃入宫,还在贵妃死后企图把贵妃的尸体偷出来!但是,这件事情被皇帝知道了,皇帝以这为把柄,朝他的家族索要赔偿!

  当时,波及瓦家族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把那个祖辈给救回去了。可惜,那人死性不改,再次回来B市偷贵妃的尸体!可惜,又被捉住了!

  这一次,他的家族放弃了他,因此,他被处以五马分尸的刑罚!当时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波及瓦的家族因为这件事情遭受到贵族圈的嘲讽,一直到现在,波及瓦才能把这方贵妃榻买去烧掉!

  这烧掉的不仅仅是贵妃榻,还是那个笼罩在笔记挖家族头上的乌云!

  听顾时钧说完,顾小殊叹了口气:“这只能说明,那个人很痴情而已。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当做一种耻辱呢?Z国历史上因为爱情而失去江山的帝王也不少,难道他们都要以爱情为耻辱?”

  说完,她也发现,历史上可不就是把这种爱情当做是一种耻辱么?哪怕,爱情本身并没有错……

  “喂!暴君!”顾小殊扯了扯顾时钧的耳朵:“如果是你,你会为了心爱的女人当一个暴君昏君吗?”

  她紧张的看着他,心砰砰的乱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你不都说了么?”顾时钧笑吟吟的看着她:“我就是暴君,难道还怕成一个昏君?”

  那一瞬间,顾小殊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然后就连笑都不知道该怎么笑了,她傻乎乎的看着他:“可你就没有想过不当暴君?”

  “如果不当暴君就没有你,那我还是当暴君吧!”顾时钧的声音很轻,轻得顾小殊都怀疑他到底有没有说话。

  观光车还在前进,路过宫墙的时候,顾时钧问她:“你要不要下去看看?这一片的宫墙据说是故宫中最美的!”

  闻言,顾小殊摇摇头:“不了。”我好像遇见了比那些更美的东西……

  出了故宫,顾时钧就带顾小殊去了房地产管理中心。

  已经是下午两点半,顾小殊的脑袋开始变成一锅浆糊!她揉了揉眼,昏昏欲睡的看向顾时钧:“你在B市有房产吗?”

  “当然。”顾时钧把合同签好了递给她,指着署名的位置:“签这里!”

  “哦!”顾小殊糊里糊涂的就签下自己的名字,连合同的内容都没来得及看!顾时钧满意的看着两份合同,递给林三:“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了!”

  “是!”林三接过合同,又看了眼顾小殊,发现她还在昏昏欲睡,顿时叹了口气:“顾总,你现在办了这些手续,她说不定都不知道是什么!值得么!”

  顾时钧半抱着她,见她已经困得直打呵欠,嘴角弯弯:“只要她是顾小殊,一切就都值得!”

  而顾小殊一直趴在顾时钧的怀里,自从怀孕之后,她嗜睡的毛病一直没有改掉!以前不在他身边的时候,她还比较谨慎一些,可是现在只要一靠到他肩膀上,她就忍不住想睡觉!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

  顾小殊一觉睡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牙床上。

  整张床精雕细琢,色泽温润的红木绣床,门帘上还挂着流苏,风一吹,那流苏就摇摆起来,就像电视里古代名门小姐的牙床一样!床边放着一方屏风,是紫檀木的,上面绣着百鸟朝凰图!

  还有不远处的梳妆台,一切都和古代书香世家的装扮一模一样!

  “我不会是穿越了吧?”顾小殊懵圈了,她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忽然害怕起来!她要是真穿越了,那顾时钧怎么办?

  好不容易遇到那么极品的男人,难道她还没享受几天,就要被上天夺走了?

  “我上辈子是不是炸了整个银河系?”顾小殊像萎蔫了的小草一样,“啪叽”一声倒回床上,真是什么仇什么怨啊!要这么对她!

  “叩叩”门外传来敲门声,顾小殊一个激灵,胆战心惊的看过去:“谁啊?”

  难道会是一个丫鬟?还是传说中的爹娘?再或者,她穿越过来会不会已经有一个相公了?不知道她的相公能不能有顾时钧的颜值呢?

  顾小殊胡思乱想着,就听见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能进来说话吗?”

  闻言,顾小殊心里一凉!

  不好!以她多年看小说的经验,这种开头的小说,她肯定会遇上一个庶出的姐妹,然后遭到姐妹的各种陷害,被抢老公,被毒杀被抛尸荒野?

  越想,顾小殊就越害怕!

  她战战兢兢的下床,顺手抄了一个铜盆在手里,然后走近门:“你先进来吧!”

  说完,顾小殊就举高了铜盆,打算给这位“庶出姐妹”来一个醍醐灌顶!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顾小殊大喊一声“啊”就把铜盆往那人头上砸过去!没想到的是,这位“庶出姐妹”的身手还不错,竟然被躲过去了!

  “哐当”一声,铜盆砸在地上,两个女孩子面面相觑,都打了个寒战!顾小殊皱眉:“你是?你是那个谁……”

  “我是周惠。”周惠连忙表明身份,她心有余悸的看着地上的铜盆,没想到这顾少夫人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动起手来竟然如此的残暴!

  顾小殊也认出她来了!

  “你是那个周二小姐?”顾小殊想起来,这周惠就是在拍卖会上,对面包厢的那个周二小姐!也就是那座王府的原主人!

  “对!”周惠点点头,心有余悸的瞥了眼铜盆,退开一步,问她:“你这是?”

  “哦!我……”顾小殊囧,她总不能说怀疑自己穿越到古代,正准备演一部宅斗大戏吧?她摸了摸鼻子,道:“我和我丈夫闹着玩儿呢!我们经常这样,嘿嘿……”

  闻言,周惠眼中闪过一丝羡慕,她轻声道:“看得出来,你们的感情很好。看来,我来找你,算是找对了!”

  说着,周惠从包里取出来一份房地产协议,给顾小殊:“我想,请你说服你丈夫,把这座王府还给我!当然,价钱我会按照你们拍下王府的价格给你们,甚至可以再加!就是想请你们通融一下,让我分期付款。”

  周惠的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很明显,她也不经常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人。顾小殊看了看那份协议,挠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他好像说什么,这房子是周家老太爷要出手的!要不这样,我问问他?要是他不肯……”

  “我不会怪你的。”周惠悲哀的看了眼房间里的装饰,低声道:“这座王府对我姐姐的意义重大!当初,我姐姐的孩子就住在这间房子里,可以说,这间房间是我姐姐关于她女儿的唯一记忆了!姐姐离不开这里!所以,我才冒昧提出这样的要求。请你帮帮忙,体谅一个母亲的心,好么?”

  说到一个母亲的心,顾小殊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腼腆道:“我懂的!”

  两人说着说着,竟然还聊起来,周惠见顾小殊一直摸肚子,不由好奇:“难道,你怀了顾先生的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