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在包厢里胡闹,台下的报价却已经如火如荼!

  不过转眼工夫,竞拍价已经从五个亿彪到了八个亿!八个亿啊!多少人一百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可是现在这个价钱就是为了买一套房子!

  “你不是要拍吗?怎么还不行动?”顾小殊斜着眼睨着顾时钧,她刚刚被他压在怀里挠痒痒,现在心里可气着呢!

  顾时钧抿着嘴笑:“现在这都是小打小闹,才八亿而已,我们都是压轴的人!”

  那傲娇的样子莫名其妙的让顾小殊觉得好笑,这男人啊,怎么就那么可爱呢?真是让她越来越爱!

  台下的竞拍价已经升到十亿了,顾小殊托着下巴,看着对面的那位周二小姐。周二小姐脸上露出难堪的神色,她紧紧地抓着手中的手帕子,眼底的悲伤越来越浓重!

  “为什么周家老太爷要把王府拿出来拍卖呀?你知道吗?”顾小殊看着周二小姐的样子,心里莫名的难受。好像,她有点舍不得周二小姐难过一样!

  顾时钧瞥了她一眼,低声道:“周家是军政界赫赫有名的家族,手中把握着Z国的军政大权!当然,有了它这样的大家族,也会有其对立的家族。”

  喝了一口茶,顾时钧眯着眼看着那周二小姐:“现在,林家和谢家就是企图从周家夺权的两个家族,不过,谢家的手段比较委婉,还有几分想要和周家合作的心思。林家却不同,林家企图把周家取而代之!”

  “所以,现在周家被林家被虐倒了?”顾小殊小声问他:“可是,周家不是说军政界的一把手吗?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虐倒了呢?”

  闻言,顾时钧吃吃的笑起来,他刮了顾小殊的鼻子一下,轻笑:“周家就是因为让出了这座王府,林家的计划才没有得逞!周家不仅没有输,而且在政权方面更进了一步!”

  凡事可不能看表面上的成败,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周家被林家逼得从那座王府里退出来,可是,周家以退为进,不但没有进林家的圈套,还用一座王府换林家失去了挽救一个市长的时机!

  正因为林家和周家的暗中斗法,S市前任市长林霄落马才会那么顺利!顾时钧嘴角噙着笑,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顾小殊的长发。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这次来竞拍周家的王府,也和上次林霄落马的事情有关系。

  “这么说来,周家不亏啊,可是周二小姐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顾小殊多愁善感道:“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她的家,离开自己的家总归是难过的吧!”

  两人还在多愁善感,台下的竞拍价已经升到十五亿,这简直就是天价!

  顾小殊皱眉看向顾时钧:“都这么高价了,你还要买?”

  “当然。”顾时钧看台下已经渐渐安静下来,这座王府就要被拍出去了,他不慌不忙的摇铃:“十六亿!”

  顿时,全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

  顾小殊坐在他旁边,都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好奇的目光。

  众人都在猜测,这B市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有钱人?十六亿啊!买一座房子?当初这王府被周家买下的时候,也不过是几百万的价格,虽然二三十年的物价飞涨,却也没有涨得这么快吧?

  “没事,一会儿就结束了!”顾时钧见她紧张起来,连忙安抚的拍拍顾小殊的背,开始讨论这王府买下来之后用来做什么!

  “你说,拿来做度假别墅好不好?”顾时钧笑眯眯的问,S市的夏季太热,B市地处北方,夏天的气温倒是蛮适宜的!

  闻言,顾小殊愣了一下,无语:“十几亿的房子就拿来做度假别墅?顾时钧,你果然是钱多了烧得慌!”

  酷匠F{网#l永,久{免费XG看$l小@说^

  “不然呢?我们定居B市?你又不肯!”顾时钧哼了一声,见又有人抛出价格,又摇铃加了一个亿!

  这加价的架势让在场所有人都被唬住了!在顾时钧出手之前,加价都是几百万几百万的加,现在,竟然是一个亿一个亿的加!这人究竟是多有钱啊!

  “那好吧,就度假别墅吧!”顾小殊见他脸上露出不郁的神情,想起了什么,连忙道:“夏天我们可以来避暑,冬天还能来赏雪!再加上这浓浓的历史气息,完美!”

  “是吧?”顾时钧笑起来,十分自豪道:“早在三年前,我就看上周家的这座王府了!”

  “所以,周家退出王府的事情,你也有份?”顾小殊小声猜测,她不敢相信,顾时钧不是商人吗?怎么能影响一个国家的军政要职家族?他就不怕被报复?

  “那当然!”顾时钧还骄傲的抬了抬下巴,看向台下。场上已经安静下来了,毕竟很少有人经得起这样的砸钱!

  说白了,这些人固然要面子,可是里子比面子更重要!如果为了拍下一座房子,把底子掏空了,那么下次站在这里被拍卖的可就是他们的身家了!

  “十八亿!”

  忽然,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顾小殊顺着那声音看过去,就看见周二小姐举着摇铃,刚刚那“十八亿”就是她出的价!

  “有意思!”顾时钧摸了摸下巴,笑起来。周家自己拿出来拍卖的东西,最后被周家自己人给拍走,不知道周老太爷知道了,会不会气得驾鹤归去?

  顾小殊看着周二小姐,她忽然从周二小姐的身上感觉到一种决绝!好像,这座房子对她的意义已经超过了这房子本身!

  “顾时钧,要不,我们把王府让给周二小姐好了!”顾小殊叹了口气,她其实并没有那么想要住在那样的地方,她只是想要在那种场所看看而已。

  闻言,顾时钧却摇了摇头,他低声道:“这件事情可由不得我们!要是周家的房子没有拍出去,周家可是得有大难的!”

  他现在还需要周家为他抵挡住林家,所以,周家不能有事!也就是说,周二小姐绝对不能拍下这房子!

  顾时钧摇铃:“二十亿!”

  最后一件拍卖品,B市的摄政王府,最终以二十亿的高价被某土豪总裁给拍下了!顾小殊看着手中薄薄的一张地契,小心翼翼的递给顾时钧:“你快点收起来!我一想到自己手上的这张纸价值二十亿,我就有种拿不住它的感觉!”

  “傻!给林三就好了!”顾时钧把那张地契随手丢给林三,然后拉着顾小殊就出了包厢。

  包厢外已经聚集了许多名流,顾小殊看见站在最前面的就是那个拍下贵妃榻的外国人波及瓦。

  波及瓦并没有带着那方贵妃榻离开,而是让人把贵妃榻抬到青竹轩外面的空地上,然后波及瓦从手下的手中取过一只装满液体的罐子,走到贵妃榻边,把罐子里的液体全都倒在贵妃榻上!

  “他这是做什么?”顾小殊惊讶的张了张嘴,难道这个波及瓦要把天价买来的贵妃榻给烧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