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王府?

  顾小殊感觉一道天雷在她头顶上轰鸣!这叫什么?一言不合就买王府?果真是,有钱,任性!

  观光车很快就到了一座“青竹轩”,顾时均牵着顾小殊下车,就看见青竹轩外还站了一排穿着报表服装的人。

  林三从后面到达的那辆观光车上下来,把请柬递给那几个保镖,保镖检查过后,恭敬的打开门,让顾小殊和顾时均进门。

  最新o6章@节)上HF酷匠j|网U

  门一打开,顾小殊就吃惊的张了张嘴。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大场面,上次在顾氏的那个拍卖会上,虽然平参加的人不少,也都是上层人物。可是终究和这个拍卖会有所区别,顾小殊在一楼的客座上还坐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一看就知道,这次的拍卖会不是小打小闹。而是一场真正的国际化的拍卖会!

  拍卖会分两层,越高的包厢说明身份越是高贵,而拍卖台却是放在楼下,是古时候帝王用来看戏用的戏台子,这个露天的戏台子很大,上面站着的是专业的拍卖师,正在介绍拍卖品。

  顾小殊跟着顾时均上了二楼,坐在第三个包厢里,这个位置的采光特别好,能看见场上许多包厢客座里的情况!

  “接下来这件拍卖品,是唐朝某贵妃的贵妃榻,据说这方贵妃榻很受那位贵妃的喜爱,哪怕是她过世之后,当时的皇帝也将这方贵妃榻珍藏起来,睹物思人。可以说,这方贵妃榻就是贵妃受宠的体现之一。”专业的拍卖师笼统的讲了一下关于贵妃榻的故事,然后就开始竞价。

  顾小殊看着那贵妃榻,深深地叹了口气,有感而发:“其实,这宠爱也并不全是幸运,要不是那个皇帝那么宠爱这个贵妃,她也不会在那次暴乱中被人杀死!”

  “你不想要?”顾时均挑眉,他带她来这次的拍卖会本来就是因为这方贵妃榻和后面的那件拍卖品,没想到她竟然还看不上?

  “不想要,感觉这是一个悲剧的见证。”顾小殊漫不经心道:“我倒是想要一个手工制作的方榻,放在花园里的葡萄架子下面,午后,我们可以躺在上面享受午后的阳光,将来儿孙绕膝的时候……”

  说到这里,她忽然就说不下去了。

  儿孙绕膝,那是多么遥远的事情?可是现在,她竟然已经开始期待和他的儿孙了么?

  这么害羞的事情,她竟然还说出来了?天!

  顾小殊都不敢去看顾时均灼热的双眼了,她连忙低头去看包厢外面。一看就看见对面包厢里也有探头探脑的人,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年轻贵妇,她似乎很不耐烦的在等什么!

  两人都在往外瞧,不期然就四目相对了!

  顾小殊也愣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她竟然会觉得这个贵妇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可是,在她的记忆中,明明是没有这位贵妇的存在的,可是她心里就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很亲切,好像很多年前她们就应该认识了一样!

  那个贵妇也愣了一下,不过,她只是朝顾小殊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和旁边的人说话。

  身后传来顾时均的闷笑声,顾小殊也回过神来,回头看向顾时均,嗔怪道:“你还笑!”

  “我当然笑了,小殊的未来中终于有了我,还有我的儿孙,我怎能不开心的笑?”顾时均从后面抱住她,把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笑着问:“你喜欢B市的气候吗?你不喜欢S市的别墅,要不,我们以后住到B市来?”

  “住到B市来?”顾小殊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慢慢暗淡下去,她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顾氏集团的总公司在S市,如果我们搬到B市来住,你以后办公岂不是很不方便?再说了,伯母也会不开心的吧?”

  她看向包厢窗户外面,外面古色盎然,这些固然是她所喜欢的,可是她也明白,这样的地方偶尔游玩还好,要是天天住在里面也是不舒适的!

  看着她暗淡下去的目光,顾时均轻叹一声,抱着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在顾小殊以为他要不规矩的时候,他却只是轻轻的拥着她,没有半点动静。

  这一刻,他只想这样静静的抱着她,感受她的温度。

  台上的那方贵妃榻很快就被一个外国人以三千万的价格拍走了,顾小殊看着那个外国人。外国人正安排手下的人小心翼翼的把贵妃榻搬下去,那模样就像对待自己的未婚妻一样珍惜!

  “那个是法国的波及瓦,他的祖辈当年曾经因为爱慕贵妃榻的主人而入驻唐朝皇宫,后来,那位贵妃死后,他的祖辈提出想要这方贵妃榻,可惜被当时那个皇帝拒绝了,据说,后来那个人被皇帝处了五马分尸的刑罚。”顾时均眯着眼看那个波及瓦,忽然道:“你一会儿可别冲动!”

  “为什么冲动?”顾小殊迷茫的看着他,可惜顾时均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台下已经进行了好几件拍卖品的拍卖,顾小殊见顾时均一直不出手,也淡定下来,默默的看着。

  过了半个多小时,台下忽然贴出来一张纸,准确的说,这是一张地契。

  “接下来这个是重头戏了!”顾时均忽然笑起来,闻言,顾小殊看过去,就看见拍卖师小心翼翼的看着那份地契,语气中有着深沉的崇敬:“这是B市最大的一座王府,曾经的摄政王府!起拍价,五个亿!”

  话音落下,全场哗然!

  在B市拥有一座王府,这是何等的光荣?尤其,这座王府还是B市最大最显赫的摄政王府!如果不是家族发生巨大的变故,任谁都不会把这样的房子拿出来拍卖的!

  顾小殊吃惊的看向顾时均:“原来真的有拍卖王府啊?”

  “当然,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就是冲着这座王府来的!”顾时均云淡风轻的看着她,眼底含了三分宠溺,还有七分的意味深长。

  可是,这不是一个小玩意儿啊!这是一座王府啊!王府是什么?在B市,只有三座开放的可供交易的王府,多少达官贵人商业大亨挤破了脑袋想要这份荣光?在场有多少人准备砸钱拿下这所王府?

  在这样的情况下,顾时均还要拍王府?这不是钱多了烧得慌么!

  顾小殊鼓了鼓腮帮子,却没有说话。她知道,这时候她要是劝他不要拍,那就是在打他的脸!

  “行吧!”顾小殊无所事事的朝外面望了望,就看见对面的那个贵妇又开始朝外面张望,并且紧张的看着台上的那张地契,好像生怕有人把那张地契给拍走了一样!

  “顾时均,你知道对面那个是谁吗?”顾小殊朝对面的包厢怒了努嘴,顾时均就看过去了,他眯了眯眼,轻声道:“她应该是周家的二小姐,代表的是B市老牌家族,周家。”

  周家?顾小殊愣了一下,又疑惑的看向顾时均:“他们家对这个王府是势在必得吗?”难怪那么紧张的样子,可是,为什么这位周小姐的表情那么奇怪呢?不像是担心拍不到地契,好像很希望这王府被拍走,又心有留恋似的!

  “周家就是这座王府的原主人。”顾时均喝了一口茶,轻声道:“这王府是周家老太爷做主拿出来拍卖的,不过,这位周二小姐看起来很舍不得这王府。”

  “那你还要拍下它?”顾小殊瞪眼:“不是说那啥,君子不夺人所爱吗?”

  “你以为我是君子?”顾时均坏坏的笑起来,亲昵的在她耳边道:“我不是混蛋?独夫?暴君?反正不管我是什么,都不可能是君子,不是么?”这些都是她当初给他的评价。

  两人说着说着就暧昧起来,顾小殊一边逃开他,一边笑骂:“你以前可不就是混蛋!暴君!独夫嘛!你还真别说,我现在觉得,你就是个温柔的暴君,但是,还是暴君!”

  “好好好!暴君!”顾时均捉住她,在她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你一个人的暴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