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了楚娇,顾时钧背着顾小殊,慢慢的顺着街道走,身后跟着一步兰博基尼。

  顾小殊抱着他的脖子,看他心情不好的样子,她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陪在他身边。

  走到街道边的花店时,顾小殊突然踢了踢脚:“顾时钧,停一下!我要下去买点东西!”顾时钧不疑有他,慢慢的把她放下来,看着她进了花店。

  从花店里出来的时候,顾小殊的手中拿了一只康乃馨。

  她把康乃馨递给顾时钧:“呐!给你!”

  “给我康乃馨做什么?”顾时钧看着手中的康乃馨,皱眉。他记得这花应该是送给妇女比较多的吧?她拿一朵康乃馨送给他?什么意思?

  “小的时候,我发现妈妈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喜欢我。”顾小殊拉着他的手,顺着街道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妈妈嫌我是个女孩子,说我是赔钱货。每当这时候,我就会找一朵康乃馨拿在手上。”

  见顾时钧的眉头皱得更紧,顾小殊笑起来:“康乃馨是送给母亲的花,祝福母亲。每次看到康乃馨的时候,我都会想,妈妈生我养我,就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好,在这种大恩下,我怎么能对她有怨念呢?”

  闻言,顾时钧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不要他因为母亲的时候烦恼,不要他缘分母亲!顾时钧点了点头,顺势把半身的重量都靠在她身上,笑眯眯:“妈妈?你现在快点来安慰本爸爸一下吧?本爸爸今天心情不好!”

  “唔……那本妈妈就抱一抱爸爸吧?”两人说说笑笑,走到两人都累了,才上了车,坐在后座上,开始欣赏今天拍下的几样拍卖品!

  回到顾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顾小殊早就在车上睡着了,顾时钧抱着她进门,把她放在床上,然后端水来给她擦脸!

  酷)匠H“网N永a"久L免N费A;看小1说)

  “少爷,这个事情就交给陈嫂吧?”陈嫂站在旁边,看顾时钧熟练的给顾小殊换衣服,顿时闲不住了。她是顾家的保姆,哪有少爷在做事保姆在旁边看着的道理?

  “不用了,你自己先去休息吧!”顾时钧看陈嫂很不自在的样子,又道:“要不,你去打电话让林徐来一趟?小殊今天忙了一天,让他来看看小殊的身体状况也好!”

  闻言,陈嫂应声下去。

  顾时钧把顾小殊安顿好,自己也半躺在她身边,看着她的睡颜。她睡得很安详,偶尔鼻子皱一下,嘴唇动一动,模样可爱得让他舍不得移开视线。

  “小殊,你知道吗?顾家的那个‘污点’,是真的存在的。”他恍惚的看着她,语气中渐渐流露出难过来。

  顾家的名声由来已久,从明清之前就有了这个家族。从前的顾家,是书香门第,祖上甚至曾经做过丞相流芳百世!可是后来,遇到了国家政权变革,顾家也就凋零了!

  虽说凋零,在Z国的顾家还是上流社会的一颗指明星!不知多少名门闺秀想要嫁入顾家,不为别的,就为了顾家所谓的书香门第的血统!

  由于这高贵的血统,顾家成为Z国最顶尖最神秘的家族,这种血统带来的地位和金钱权势没有任何关系,却是顾家人最引以为豪的资本!

  可惜后来,顾家出了个离经叛道的家主,也就是他的父亲,顾城!

  顾城从来不是个省事的人,他离经叛道的把顾家这个书香门第发展成为商业巨鳄!他花了半辈子的时间在商业上,把顾家的产业在十年间扩大了百倍不止!他还爱上了一个贫民,娶了那个贫民!

  如果说前面两项离经叛道都是在帮助顾家向上发展,得到顾家长辈的默认,那么最后那一项,就是顾城这辈子唯一一个污点!也是顾家唯一的污点!

  从那时候开始,顾家的其他人开始排斥顾城,哪怕顾城为他们的纸醉金提供了巨大的资金,可是顾家人还是不愿意承认顾城的婚姻!

  为了这个“承认”,顾城的妻子也就是顾母吃了很多的苦头,她苦苦的求顾城的长辈认可,可惜,那些老顽固半点不肯做出退让!不仅如此,顾母带去的所有讨好他们的礼物,都被丢进了黄浦江!

  这种羞辱让顾母痛苦不堪,她不知道该怎么去求得顾家人的认可,因为连她自己都认为自己配不上顾城!

  她家只是开杂货铺的,就因为这个,就连她自己都认为自己低贱,配不上顾城!直到顾城过世,顾氏的事业走下坡路,顾时钧被从国外请回来挽回顾氏的产业,顾母才真正得到了顾家人的认可!

  可以说,顾家的污点不仅仅是顾城和贫民女人尤琳的婚姻,更多的是顾时钧本人的存在!要不是他能力卓著,也许这辈子他都不可能成为顾家的家主,这辈子都会被顾家人视为污点!

  因此,今天晚上,顾母说到顾家的污点的时候,顾时钧才会那么生气那么愤怒!因为,顾家最大的污点就是他自己!

  顾时钧把自己的脑袋埋在顾小殊的怀里,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趁着她睡着了才说这些话?也许,他也害怕她嫌弃吧?

  在顾时钧的脑袋埋在顾小殊怀里的时候,顾小殊的眼睛忽然睁开了,她看着顾时钧的后脑勺,伸手摸了摸他的后脑勺:“没想到,顾大总裁也有这么狗血的历史啊!”

  听到顾小殊的话,顾时钧身子一僵,豁然抬头,就看见睁着大眼睛的顾小殊!她的眼底清澈,却没有半点米糊,显然一直都是清醒的!

  顾时钧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你一直都醒着?”一直听他说了那么多话?知道了他的身世?知道他竟然是顾家的污点了?

  顾时钧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想要杀人灭口!

  “也没有啦!”顾小殊憨笑,还伸出手指头开始数:“我大概,就是从你说第十句话开始才醒来的!什么都没有听清!”

  “那你会知道我说了第十句话你才醒?”顾时钧没好气的拍了她一下:“顾小殊!你以为我是你吗?像猪一样好骗?”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很好骗吗?我像猪?”顾小殊不服气,她这不是看他说得正开心不忍心打扰么?怎么还是她的错了?简直不可理喻!

  实际上,顾时钧也不觉得自己可以理喻!

  他冷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卫生间,顾小殊听见卫生间里传来淋浴的声音,顿时鼓了腮帮子!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她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体贴呢!结果呢?他竟然还敢嫌弃!

  顾小殊愤愤不平的想着,慢慢的就睡着了。

  等顾时钧淋浴出来,她已经睡沉了。他也躺上床,把她的睡姿纠正好了,才叹了口气:“本来不想让你知道的!”

  “什么不想让我知道啊?”顾小殊的声音再次响起,顾时钧被吓了一跳,顿时暴跳如雷:“顾小殊!你没睡着干嘛装睡!”

  “我哪有装睡啊!”顾小殊无辜道:“我本来是睡着了,可是你一动我,我就醒了啊!谁规定睡着了就得一直睡着了?”

  她还没嫌弃他一直在她睡着的时候说话呢!他还敢嫌弃她装睡?什么人呐这是!

  顾小殊深深的表示,女人心是海底针,男人心就是海底泥!看起来浩瀚无边,实际上就是一堆烂泥里最莫名其妙的一颗沙子!

  她气鼓鼓的翻身,越想越气,最后愤愤的翻身回来,在他大腿上咬了一口!

  “啊!”顾时钧被她咬得大叫一声,张口想骂,又啼笑皆非!她怎么那么会挑地方呢?一口竟然咬在他大腿上!这让他连敷药都不能找别人弄!

  “你是属狗的吗?”顾时钧捂着自己的大腿,顾小殊挑眉:“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属狗的呀!专门咬你的!”

  说着,她还特意亮了亮自己的獠牙,好不嘚瑟!

  灯光下,她的小虎牙亮晶晶的,看起来不仅不吓人,倒是有几分可爱!顾时钧哭笑不得,从大腿上摸了一下,就看见手上的淡淡血迹。

  顾小殊也看到他手掌上的血迹了,顿时心一虚,见他的视线转移过来,连忙躲进被窝里:“诶诶诶!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可是怀了你孩子的人!不能动手啊!”

  “那我就动口好了!”顾时钧挑眉,也亮出了自己的獠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