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这孩子不能生下来!必须打掉!绝对不能生下来,成为顾家的污点!绝对不能!”顾母尖锐的声音很难听,她就像一只抓狂的猛兽一样,恶狠狠的瞪着顾小殊:“这个贱人怎么能生下我们顾家的孩子?”

  闻言,顾时钧的脸色完全变了!他半拥着顾小殊,睨着顾母:“尤琳,我告诉你!不管你怎么想,但是我的妻子容不得你辱骂!这一次我忍你,要是你再说一句我妻子的不好,尤家就此算完了!”

  顾小殊看着顾时钧,被顾母骂得眼眶红红的,可是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一下子就软了。她紧紧地抓着顾时钧的手,微微靠在他的肩膀上:“顾时钧,我们走吧?别说了,不要和伯母闹。”

  “为什么不说?”顾时钧垂眼看着她,见她的眼中流露出几许难堪,顿时叹了口气:“你是我的妻子,她侮辱你就等于侮辱我!懂了吗?”

  夫妻一体,他从来把她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只有她才以为自己是不重要的人!

  “明白了。”顾小殊点点头,乖乖的躲在他怀里,他的温度透过西装温暖了她,让她哪怕面对顾母的冷峭也要鼓起勇气!他给她勇气,让她有勇气和他肩并肩的面对外界的风雨!

  “小殊,跟我先走吧?”楚娇看了眼脸色惨白的顾母,把顾小殊从顾时钧的怀里带出来,顾时钧顺势道:“你带她回别墅,我这里处理完了再回去!”

  “嗯!”楚娇点点头,拉着顾小殊,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宴会厅。

  顾小殊跟着走,走出了宴会厅的大门,顾小殊才反手拉住楚娇:“他们在里面要是吵起来怎么办?我有点担心!”

  “顾伯母都这么说你了,你还担心她?”楚娇拉着顾小殊,拐进第一层宴会厅里,找了个沙发坐下,问她:“你是不是真的把她当做婆婆了?这种恶婆婆可不能要!你现在退让,她以后就会得寸进尺的!”

  见顾小殊还往宴会厅里面看,楚娇翻了个白眼:“我可告诉你啊!顾时钧他看起来对顾伯母很不喜欢的样子,可是实际上他很在乎顾伯母!他现在肯为了你和顾伯母对抗,你就该趁着这时候赶紧的和顾伯母达成共识!”

  “就像你说的,顾时钧其实很在乎他妈妈。”顾小殊笑起来,狡黠的看着楚娇:“所以,我才要把他们之间的矛盾降到最低啊!要不然,他们将来和好了,翻旧账了,倒霉的不就是我了?”

  听顾小殊这么一说,楚娇终于忍不住笑起来:“原来,你也不是个傻子嘛!看起来傻傻呆呆的,竟然知道婆媳相处之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智若愚?”

  “你可别取笑我啦!”顾小殊摸了摸鼻子,低声道:“我这不是害怕顾时钧以后不喜欢我了?我现在最大的倚仗就是他喜欢我,可是他的喜欢能坚持多久呢?我不知道。”

  顾小殊越说心里越没底,顾时钧对她的好其实真的没有一点根据,就是这样突如其来从天而降!所以,她在面对顾时钧的时候,心里完全没有底!

  她害怕顾时钧只是玩玩她,害怕顾时钧只想找个女人生个儿子而已,更害怕他始乱终弃,让她连挽留的勇气都没有!

  {2酷匠。~网首发●|

  在别人眼中,她是被他捧在手心的宝贝,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他身边活得有多心惊胆战?就像走钢丝一样,看似高高在上,实则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你这是傻呢吧?”楚娇哭笑不得的拍了拍顾小殊的脑袋,“你看不出来?顾时钧是把你当做心肝一样的捧着护着,怎么可能放下?他从来不是三心二意的人!你就安心当你的顾少奶奶就好了嘛!”

  “可是我们之间的感情一点都没有基础……”顾小殊的左手揪住右手,把右手都揪红了!她忍不住道:“你都不知道,我还欠着他一百万块钱呢!我,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这笔钱还给他!”

  一百万,在她以为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没有觉得一定要还,因为生命太短暂,她知道自己有生之年赚不了那么多的钱!可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是一个健康完整的人,哪怕她已经决定和顾时钧共度一生,她也希望这一百万可以还给他!不要让他们之间因为这一百万而有所区别,她不愿意在顾时钧的面前成为比较不被平等的那一个!

  闻言,楚娇心疼的揉了揉顾小殊的脑袋,她从小生长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里,不太了解这种一百万的难处!可是,她明白,在感情方面如果不平等,那么他们是怎么也得不到真正的幸福的!

  可是,顾小殊要怎么做,才能还顾时钧这一百万呢?

  宴会厅里面一前一后的走出来三个人,顾母抹着眼泪,窝在李越羌的怀里,抽泣着往前走。李越羌边走边安慰她,虽然收效甚微,却好歹让顾母的心情好了点!

  最后一个走出来的,是顾时钧。

  他身上的西装有点皱,应该是之前被人揪起来过!顾时钧正低头整理西装,冷不防的就看见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两人!

  “你们怎么没有回去?”顾时钧挑眉,看向顾小殊:“难道你放心不下?以为你老公摆不平么?”

  他的话虽然说得俏皮,可是顾小殊却听得出来,他的心情并不好!他就像一只一直被往里面充气的气球一样,看似魁梧,实则内心已经压迫到了极点!只要稍稍刺一下,就会爆炸!

  顾小殊笑眯眯的拉着他的手,把他的手引到自己的腹部:“当然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能力啦!是我肚子里的小宝宝突然想爸爸了!所以啊,我就让娇娇陪着我,在这里等你一会儿!”

  “原来是我的小宝贝想我啦?”顾时钧大笑起来,感觉着手掌下微微鼓起的肚皮。顾小殊才怀孕三个月,肚子里的孩子哪里就会想爸爸了?

  可是他明白了她的意思,他展臂把她纳入怀里:“那……现在,爸爸可以抱着妈妈和小宝贝一起回家了吗?”

  “好啊!”顾小殊跟着大笑起来,她一骨碌从他怀里逃出来,然后爬上他的背:“驾!爸爸带我们回家咯!”

  顾小殊的两腿在他腰侧一晃一晃的,顾时钧也跟着笑:“走!爸爸背你们回家!”

  刚走了几步,顾小殊回头:“娇娇,你现在要回家吗?”

  “我得回去看看我家老头子!前段时间出外景,我家老头子病愈出院了我都没有去看他!他现在简直要把我生吞活剥了!”楚娇夸张的瞪眼:“要是今晚我再不回去,我怕老头子要跟我拼命!”

  “那好吧!”顾小殊朝她摆手:“你有空来找我玩哦!最近顾时钧学会了好多新菜色,你也来试试看味道怎样!”

  说到吃的,楚娇也是垂涎欲滴的样子:“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可要冒着被我家老头子打死的风险去你家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