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死相逼?”顾时钧扯了扯嘴唇,看向顾母的目光更冷了:“你以为,有用?”

  用死亡去逼迫别人,在顾时钧看来从来就是件无比愚蠢的事情!能够得逞的,说明这伤害了一个关心她的人;而不关心她的人,只会让她自己伤心!

  李越羌闻言,也跟着看过去,就看见顾母已经泣不成声,那样子别提多可怜!就像一个被全世界都抛弃了的女人!

  “我们走!”顾时钧拉了顾小殊一下,可是,话虽然这么说,就连他自己都离不开脚步!

  这是第一次,他的母亲哭得这么可怜。就连当初,他父亲过世的时候,他母亲都没有哭得这么难受!

  可是,顾时钧也没办法答应她的话,顾小殊是他唯一一个那么喜欢那么想要一辈子陪在身边的人,这一点绝对不能妥协,绝对不会改变!

  “你们烦不烦啊!顾时钧想娶谁就娶谁呗!啰嗦什么?”忽然,一个娇柔的声音从宴会厅那边传来,几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穿着一袭宝蓝色长裙的楚娇。

  楚娇婀娜多姿的走过来,灯光下辉映下,她的脸庞明灭有致,带着明媚的诱惑,让人移不开视线!

  “楚娇?”顾母失声叫道,她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笑起来:“娇娇啊!我们正在说时钧婚事的事情呢!要我说,时钧就该娶你这样的女人,高贵美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媳妇儿!”

  俨然完全没有听到楚娇讽刺她的话,顾母简直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在她看来,楚娇就是她最好的救命稻草!以她对顾时钧和楚娇的了解,两人都是有情义的!

  只要她稍稍提拔一下,两人一定水到渠成!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顾母的身上,顾母顿时翻了个白眼:“看我做什么?这可是我看好了十几年的儿媳妇!难道不够优秀?不行啊?”

  她刚刚还哭得狼狈,突然这么大笑起来,脸上的妆都花了,可她却完全不知道的样子,大笑:“娇娇,要不我们什么时候去你家定一个日子,把婚给订了?不过说回来,你和时钧还真的订过婚,现在应该可以直接结婚了吧?”

  顾母完全不顾身边人的目光,就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拉着楚娇的手越说越开心,俨然一副婆媳和睦的样子!

  说到后来,连楚娇都忍不住翻白眼了!

  “我们走吧!”顾时钧拉了顾小殊的手,转身就要走,可是还没走出两步,他就被顾母拉住了!

  “你可不能走!你可是今天的主角!可得留下来,我们和娇娇定一个结婚的时间,这样……”

  “你够了!”顾时钧突然甩开顾母的手,咆哮:“你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

  他的声音把顾母都吓呆了,她木讷的看着他:“你竟然凶我?我有什么错?我不就是希望我的儿子一辈子顺顺遂遂的?我不就是希望我的儿子将来不要被那些人嘲笑?我不就是……”

  她说着,眼泪又要落下来!

  顾时钧明显已经失去了耐心,他一步步走近顾母,字字质问:“你难道不是任性吗?我的婚姻与你何干?别说顾家的规矩,女人不能干涉后代婚姻,就算没有这规定,你也不可能真正决定我的婚姻!”

  “你不要把你当初的悲剧,硬生生的加诸在我的身上!我的婚姻由我做主!”

  一连番的话把顾母震慑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睁大双眼,看着自己的儿子,顾夫人从未被如此斥责,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自己的儿子教训!

  这种屈辱比内心里的悲伤更重,就像扯掉了她最后一块遮羞布一样!

  “说得好!”楚娇拍起手来,她看向顾母,脸上没有从前的尊重,反而有种厌恶的感觉:“你自以为是为顾时钧考虑,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和伯父无法解决的事情,顾时钧不一定解决不了!你们的悲剧,何苦再加在自己儿子身上?”

  顾家的悲剧,为什么还要延续到下一代?

  楚娇看向顾小殊,见顾小殊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拍顾时钧的手背,而顾时钧的怒火也因为这小动作而渐渐熄灭,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

  其实有时候,爱情真的是很不讲理的事情。

  就算她楚娇陪在他身边十年,与他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可是,他爱上的终究是这个好像一无是处的顾小殊!

  然而,爱情就是这么奇怪的一件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别人看的合不合适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彼此是彼此的人生唯一!这就够了!

  “至少,顾小殊应该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能让你儿子心动、心痛、心疼最后心爱的女人,就凭这一点,她就该是全世界唯一配得上顾时钧的女人!”

  楚娇的声音不大,可是震慑力十足!

  就连李越羌都忍不住把目光看过去,这是个很独特的女人。

  “娇娇……”顾小殊感动得包了一包眼泪,看着楚娇,楚娇是第一个支持她和顾时钧在一起的人,而楚娇自己也是爱了顾时钧那么多年的人!

  原来,真正的爱一个人,就是要他爱他想要爱的人么?

  顾小殊从顾时钧的身后走出来,慢慢的走近顾母,轻声道:“伯母,我知道你对我不满意,我不是你理想中的儿媳妇,但是我会努力成为配得上顾时钧的女人!你愿意教我,让我成为配得上他的女人吗?”

  闻言,楚娇错愕的看着顾小殊。她的印象中,顾小殊虽然看起来很软弱的样子,可是内心里却是个倔强到硬骨头的人!

  哪怕是顾时钧,也从来没有成功让顾小殊改变过,哪怕只是一点点!

  可是现在,她竟然要为了顾时钧改变自己么?看来,在不知不觉中,顾小殊已经爱上顾时钧了……

  ?酷a匠,(网G{首}发?S

  听到顾小殊的话,顾母也是一愣,不仅是顾母,就连李越羌也愣了一瞬间,大家都对顾小殊突然做出的退让感到意外。

  按理说,顾小殊根本没有理由做出让步,毕竟,顾时钧一直都是站在她那边的,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子,看到自己男朋友为了自己这样和母亲闹,说不定心里多得意呢!

  而且,顾母现在明显很讨厌顾小殊,她这样做,简直就是送羊入虎口!

  顾母的目光有一瞬间犹豫了,可是下一瞬间又坚定起来,她看着顾小殊,眼底的厌恶毫不保留:“你以为改变习惯就能配得上我儿子?你贫民的血统你要怎么改变?你……”

  “不需要!”顾时钧开口,他冷眼睨着顾母:“我喜欢的女人就是这样的顾小殊!你愿意接受,她是你的媳妇儿!你不愿意接受,可以当做没有我这个儿子!”

  他爱的人,从来不需要为他改变什么!

  顿时,宴会厅里的气氛再次紧绷起来,顾氏的母子简直就是一对冤家!两人都没有任何退让的意思,这让所有人都头疼起来!

  好好的宴会来着,怎么就发展到这样的一个死局?

  顾小殊叹了口气,默默地缩回顾时钧的身后。她不想看顾母那张冰块脸,不对!那简直就是冰毒脸!

  “这个问题还是交给他们母子自己解决吧!”楚娇走过去,拉起顾小殊:“我们先走吧?据说孕妇也不能站着太久,你们这僵持也有半个多小时了,你该休息了!”

  话音刚落,顾母的尖叫声顿时响起来:“她怀了你的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