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殊的反驳让顾母愣了一下,哪怕是那次在顾家,她动手要伤顾小殊,顾小殊也没有这么大的反应!

  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顾小殊竟然敢给她难堪!

  顾母简直被气疯了!她扬起手就要打顾小殊,可惜,手掌还没落到顾小殊的脸上,就被顾时钧给捉住了!

  “够了!”顾时钧睨着顾母,“我只是通知你,我和她结婚了!婚期定了也会知会你一声,至于你什么想法,与我无关!”

  “我是你的母亲!”顾母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她的儿子从来都很孝顺,就算她和顾时林搅和在一起,他也没有对她怎么样!

  可是现在,他这是什么意思?她是他的母亲啊!他的婚姻她难道没有权利参与吗!

  顾母被气得原地跺脚,对顾时钧没法子,顾母就好狠狠地瞪顾小殊:“狐狸精!”

  “我说了,我不是狐狸精!”顾小殊不甘示弱的瞪回去!她从来不是太善良的人,顾母一而再的辱骂她,她也有尊严,她也无法忍受被人这样指着鼻子辱骂!

  “呵!”顾母冷笑一声,忽然,肩膀一沉,她回头,就看见刚刚和她跳贴面舞的舞伴走到她身边:“顾总,您这样任由一个晚辈欺负长辈,好像并不是多恰当的一件事情?”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顾小殊就注意到他了,这个站在顾母身后的男人!

  这是个混血男人,身材不算多魁梧却很高挑,穿着藏青色的西装,衬得他的脸很俊俏!这种俊俏和顾时钧不一样,他就像一尊大卫像一样,充满荷尔蒙气息!

  他看上去年纪不小,可是似乎岁月不仅没有影响他的外貌,反而让他有一种经年美酒一般的气息!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看起来很有魅力的男人!

  “你是谁?”顾时钧抬眼,睨着那个男人,嘴角一翘:“我家的事情,还请你不要插手!”

  男人“唔”了一声,食指在嘴唇上抹了一下,然后搂住顾母的腰:“我想,我随时有可能成为你的,继父?中国话是这么说的吧?”

  这一句话,犹如一颗水雷一下,激起千层浪!

  顾小殊目瞪口呆的看着顾母,再看看那个男人,那男人调侃的看着顾时钧:“我的中文名是李越羌。”

  闻言,顾时钧突然笑起来,他低沉的笑声听起来很愉悦:“你以为这样就有资格插手我的事情?继父?李越羌是吧?看来你并不是多了解顾家的事情,你可以自己问问我妈,看看她会怎么告诉你?”

  听到顾时钧的话,李越羌诧异的看向顾母:“是这样吗?”

  “嗯。”顾母红着脸,却还是点头。

  顾家的事情和Z国传统有所不同,也许传统的来说,顾时钧的婚事也好顾家的事情也好,她都应该有很大影响力。可是顾家不一样,在顾家,只有家主才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顾时钧的事情,她其实是真的没有发言权的!可是,她不甘心啊!

  “唔……看来,我确实是不够了解Z国的事情!”李越羌笑了笑,声音更大的问:“就算她没有这个权限,难道作为一个母亲,连对儿子的婚事也不可以过问?Z国的亲子孝道竟然是这样的?”

  亲子孝道?

  顾小殊听到这个字眼的时候,手指蜷缩了一下,她看了眼顾时钧。看得出来,顾时钧对顾母不是真的不在意,否则,刚刚他就不会在舞池中逗留了一瞬间!也就不会因为这个逗留而发生后来的事情!

  “亲子孝道啊……”顾时钧咯咯的笑起来,他紧紧地拥着顾小殊,眼睛犀利的看向顾母,却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他可不认为,父亲刚死,不到三天就另觅新欢的女人,有资格和他谈论亲子孝道?他对她的孝道,早就在她找上顾时林的那一刻开始,烟消云散!

  顾时钧的笑声让顾母的脸越来越红,很明显,她也想到了顾时钧为什么笑。她垂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那模样卑微得不像话!

  看到这样的顾母,顾小殊反而内疚起来,垂头的顾母看起来就是个可怜的老人家,顾小殊拉了拉顾时钧的衣袖:“别这么说……”

  “你倒是好心!”顾时钧笑起来,揉了揉她的头发,看向顾母额李越羌:“我们的婚期定了,会通知二位的。”

  说完,顾时钧拥着顾小殊就要走,可惜,李越羌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放弃纠缠。

  李越羌上前一步,大声问:“你就这样丢下你的母亲?她已经快要五十岁了,你就这样把她丢在这个地方,一个人孤苦无依?”

  字字控诉,直指人心!

  就连顾小殊都听不下去了,她回头,看向李越羌,面对着比自己高了不知一个头的李越羌,顾小殊问:“这位李先生,你认为你这样步步紧逼,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有说不管母亲吗?整座大厦都是我们家的产业,换句话说,母亲就是在自己家里而已!什么叫做丢下?”

  顾小殊上前一步,站在顾时钧的面前,抬着头,双眼对上李越羌的眼睛,被他犀利的眼睛盯着,她手心冷汗直冒!

  可是她硬是梗着脖子,不肯退让:“我们Z国有句古话说得很好,辱人者,人恒辱之!如果李先生不想下不来台的话,就请尊重我丈夫!”

  xU看K正版章m节《上u酷匠《M网v

  这一刻,她莫名的生出一种勇气,好像为了顾时钧,她可以与全世界为敌!

  李越羌的身材高大,尤其对于顾小殊来说,就像一个庞然大物一样!他想一只老鹰一样居高临下,有种窒息的压迫感朝顾小殊压迫而来!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顾小殊忍不住倒退了一小步,手上就碰到顾时钧的手,她深吸一口气,又上前了一小步,学着李越羌的样子看着他!

  那模样本该有几分气势的,可是顾小殊长得本来就很娇小,又生了一张娃娃脸,生气的时候忍不住鼓起腮帮子,眉毛一翘一翘的!这样子,气势没有,更多的是可爱!

  “这么看起来,顾总的眼光也不是那么差嘛!”李越羌笑起来,双眼看向顾时钧,顾时钧就像顾小殊背后的一座山一样,随时准备给她支持。而顾小殊显然也是第一次这样鼓起勇气来,这样子看起来,竟然很幸福?

  “那是自然!”顾时钧抬起手臂,把顾小殊整个人纳入怀里,她个子小小的,明明很害怕李越羌的样子,却还是倔强的鼓着腮帮子,瞪着大眼睛,好像要吃了李越羌一样!

  被裹在顾时钧怀里的顾小殊,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娃娃一样!当真是可爱得让人想要掐一把!

  两个男人的目光相接,李越羌先移开了视线,他看向顾母,搂了搂顾母的肩膀:“既然这样,不如,你也祝福他们?”

  看得出来,顾时钧和顾小殊彼此之间的关系亲密,如果顾母继续反对,只怕母子的关系只会越来越僵硬,最后落一个亲情破裂的下场!

  “不……不行!”顾母脸上已经有了泪痕,她倔强的抬起头,抹去脸颊上的泪水,看向顾时钧:“我们顾家不能接受一个贫民做主母!绝对不可以!”

  天知道,顾家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才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如果顾小殊再嫁入顾家,那顾家会变成什么样?她不敢想象!

  顾家刚刚跻身Z国名流,刚刚成为Z国的贵族,她决不允许这件事情发生!

  不只是她,就连七年前死去的顾城也不会同意的!

  顾母倔强的反对,咬牙切齿:“如果你要娶她,那我今晚就死在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