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殊不够高,自然看不见隐藏在人墙后面的人,只好拉顾时钧的手:“不行啊!我不会跳!”

  这些人跳的不是顾母他们跳的贴面舞,而是华尔兹,可以说是比较容易上手的交际舞了!可是,顾小殊欲哭无泪,以前大学的时候也学过,可她就是怎么也学不会跳华尔兹!

  闻言,顾时钧也一脸为难的看着她,“可是,舞会的规矩就是这样的,你要是不跳,我们今天可就出不去了哦!”

  “可我不会啊!”顾小殊都要哭出来了!她看着顾时钧的脚,尴尬:“我要是跳华尔兹,肯定会把你的鞋都给踩烂掉的!”

  她还记得,以前她的舞伴被她踩得……涕泪直流的模样,想想要是顾时钧也被踩成那样,顾小殊害怕他生气了,以后再也吃不上他做的饭菜了!

  “没事!”顾时钧笑起来,他看着她脚上的鞋子,道:“你直接踩在我脚上,我带着你跳!”

  顾小殊看着周围跳舞的人,点头,然后轻轻地踩上顾时钧的脚背,就这样,他的一边手护着她的腰,另一边手握着她的手。两人十指相扣,亲密无间,脚上承载着她的重量,旋转着跳舞,竟然真的从人墙中突围!

  而顾小殊全神贯注的看着两人的脚,她的小脚踩在他的脚背上,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心里作用,她竟然觉得这样很和谐!

  “是不是很好玩?”顾时钧含笑的声音就在耳边,顾小殊红了耳朵,她点了点头,也学着他的样子,凑近他的耳朵:“好像我们俩是全世界,最亲密的人!”

  这种感觉真的好棒!她真是爱死了这种感觉!

  从前,她也曾经幻想过和谢连埝交往,但是,那种感觉和这个完全不同!

  她和谢连埝在一起的时候,很紧张,很害怕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被谢连埝嫌弃讨厌!那种喜欢,在现在看来更像是看待偶像!她很喜欢谢连埝,可惜,那不是爱情!

  可是现在,她和顾时钧在一起,她可以放轻松的说笑,可以放肆的和他发脾气!还可以耍无赖欺负他!甚至,他们最亲密的时候,可以一丝不挂肌肤相亲!

  这一刻,顾小殊更加坚信,她爱上顾时钧了!所以,她也要让顾时钧爱上她,成为她顾小殊的男人!

  顾小殊探头,看着顾时钧,忽闪的灯光扫过,她可以看见他长长的睫毛在卧蚕上映出密密的阴影,带着一种朦胧的诱惑……

  “顾时钧!”她突然叫了一声,趁着顾时钧凑近听她说话的时候,她飞快踮起脚尖,一下子就亲住了他的嘴角!

  “吧唧”一声,顾小殊大笑道:“顾时钧,你娶我吧?”

  话音未落,周围的音乐声音已经停下,周围停下舞步的人全都看过来,瞠目结舌的看着顾小殊。

  顾小殊也感觉到周围的目光,顿时羞红了脸!她一头把脸埋在顾时钧的怀里,小声道:“顾时钧,怎么办啊?尴尬死了!”

  她本来就是被这欢快的音乐感染,才冲动的求婚!本以为在音乐中,除了顾时钧没人能听得见她的求婚!没想到,音乐竟然停了!

  竟然这么突如其来的停了!

  闻言,顾时钧笑起来,他把顾小殊的脸压在自己的胸口,低声问:“你听到了吗?”

  “听到什么?”顾小殊郁闷道:“除了你砰砰的笑声,什么也听不到!”他笑得厉害,整个胸腔都震动起来,她的耳朵贴在他胸口,正好听他笑得震动的声音!

  “真是傻瓜,这不是我的笑声!”顾时钧垂头,精准的吻上她的唇,长舌毫不客气的闯进她口中,放肆的侵占!

  顾小殊被他吻住,这震动比刚刚音乐消失的时候还要大!她睁大双眼,看着顾时钧近在咫尺的脸,他的眼睛睁看着她,灯光从头顶上投射下来,把他的长睫毛的阴影投射在脸颊上,带着醉人的迷蒙……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明知道周围都是看热闹的人,可她就是忍不住想要回应他。可惜,她的动作实在太稚嫩,只会咬住他的嘴唇,就像啃鸡腿一样,咬住!

  “真是傻孩子!”顾时钧低声笑,把她的腰更紧的搂向自己,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他温暖的气息喷在她的脸颊上,“我的心跳,在说,好,我娶你!”

  一瞬间,顾小殊看着近在咫尺的顾时钧,他的脸很近很近,近得她能清晰的看见他眼底的认真,那么认真的爱意。

  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子和他的嘴唇,每一个五官都那么认真的告诉她,他真的愿意娶她!

  这一刻,她的脑海里就像有无数的烟花炸开,顾小殊也顾不上矜持了!她一蹦就跳起来,重重的抱住顾时钧的脖子,大笑:“顾时钧,我们结婚吧!”

  “好!我们结婚!”

  “我不同意!”忽然,一道严厉得尖锐的声音响起,顾小殊一愣,转头就看见顾母站在他们身后。

  顾母身上还穿着那套旗袍,脸色很阴冷,那目光就像夜里的幽灵一样,阴森森的睨着顾小殊,像是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她身边还站着那个和她跳贴面舞的男人,男人饶有兴致的看着顾时钧,似乎正在发现什么很有趣的事情!

  “你们的婚约,我不同意!”顾母走过来,态度强硬的看着两人。

  闻言,顾时钧抬眼,看向顾母。

  b.酷T匠网首8J发

  不得不承认的是,顾时钧和顾母的长相还是有五分相似的,但是,两人的气质却相差太多!如果说顾母像夜里的幽灵,那么顾时钧就像阳光下的帝王一样!他的身上有一种气势,让人一看就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

  周围的绅士贵妇都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像顾氏这样的集团里,总有这样那样的秘辛!

  可是,看顾时钧的热闹?他们可不敢!万一回家一看,家里的产业被顾时钧整顿得濒临破产怎么办?

  见周围的人推开,顾小殊才觉得终于又可以呼吸了!周围看热闹的人太多,目光灼灼,简直要把她灼烧掉!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顾时钧突然看了眼人墙外面,没过多久,就有人开始驱散人群,那些绅士贵妇也乐于有台阶下,顿时走了个干净!

  偌大的宴会厅,顿时只剩下五个人。

  “时钧,你不能和这个女人结婚!”顾母看着顾小殊,眼底轻蔑:“我已经查清楚了!她根本就是个连亲生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人!一个孤儿,怎么配得上我顾家最优秀的男人!”

  “这样?”顾时钧看向顾母,眼神不含一丝的温度:“二十六年前,尤家有权有势?你是千金大小姐?你的血统高贵?”

  他的话掷地有声!

  听到顾时钧的话,顾母脸色一白,踉跄着倒退了一步,颤讹讹的指着顾时钧:“你,你放肆!”

  哪有儿子这么对母亲说话的?都是这个女人迷惑的!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她的儿子才会这样,拿着最锋利的刀子戳自己母亲的心窝子!

  难道他不明白?没有她嫁给顾城,哪里来的顾时钧?

  顾母把一切罪责归咎到顾小殊的身上!

  她调转枪头,转向顾小殊,“你这个狐狸精!果然是有人生没人教!活该被父母丢了!”

  “我不是!”顾小殊反驳:“我有人教!虽然你是顾时钧的母亲,我尊重你,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也需要你的尊重!”

  她真的不想和顾母撕破脸皮,可是每一次见到顾母,都是不欢而散!

  顾小殊也不明白,难道仅仅因为她出身贫民,顾母就这么排斥她?难道就因为她父母抛弃她,顾母就这么嫌弃她?

  难道,这些是她能够决定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