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当?谢总这么聪明绝顶的人,竟然会上当?”顾时钧的嘴唇弯弯,眼底却明摆着的嘲讽:“那谢总说说,我是怎么让你上当的?”

  闻言,谢连埝看了眼顾小殊,见顾小殊也是好奇的看着自己,他低声道:“这家拍卖会,根本就是顾家的隐产业!你根本就是故意哄抬价格!”

  所以,顾时钧给顾小殊买的那些,换句话说就是他自己拿出来拍卖的东西!就算价格抬得再高,也不过是内部交易!而谢连埝这边就不一样了!

  谢连埝和顾时钧斗价的时候,可是硬生生的抛了三个亿进去!

  因为顾时钧的抬杠,谢连埝用三个亿的价钱买了不到一个亿价值的东西!他说顾时钧骗他上当,倒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这拍卖会是你的产业?”顾小殊闻言,吃惊的看着顾时钧,她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

  见状,顾时钧笑起来,他坦然的看向谢连埝,挑眉:“谢总这话说得,总归有失公允!我什么时候说过霖苍拍卖会不是我顾家的产业了?不要说区区一个拍卖会,就连整座霖苍大厦都是我顾家的!”

  顾时钧看向顾小殊,眼瞳就像漩涡一样,笑意满满又庄严无比:“你什么时候想知道我们家的产业了,随时都可以!这样,你也不用因为一些鼠辈的话对我心存疑虑了吧?”

  看着这样坦荡的顾时钧,谢连埝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他不是输在拍卖场上,而是顾时钧的这份坦荡上!他不否认,他之所以会拦下顾时钧和顾小殊,为的就是给顾时钧找不痛快!

  顾时钧抢了他的女人不说,打断了他全身的骨头,现在还害他损失了三个亿!他们之间早就注定了你死我活!

  而顾小殊听顾时钧说完,一直愣愣的看着他,就在顾时钧以为她要发难的时候,她才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啊!这么说来,其实这家拍卖会就是我们家的,我以后就可以经常来这里吃好吃的啦?”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顾时钧和谢连埝说的问题,一门心思全在美味的食物上!

  只要一想到以后随时可以来吃好吃的,顾小殊就觉得自己真心幸福得冒泡!她刚刚已经被这里的点心征服了,那明天可以去楼下的餐厅看看主菜怎么样?

  她以前也没有这么爱吃,可是自从顾时钧顾大总裁接手了她的饮食,顾小殊才发现自己的吃货属性!看来,人的属性也不是能够一眼看出来的,后天培养的更可怕!

  见顾小殊完全没有get到重点,顾时钧笑起来,虽然他也希望顾小殊可以明白他,不因为拍卖会的所属问题和他闹,可是只注意到美食的顾小殊却让他惊喜!

  有多少人能够抵御得住这样庞大资产的吸引?几乎没有!

  而谢连埝对顾小殊的粗神经就有点不可思议了!难道,顾小殊的眼里就看不到顾时钧的欺骗吗?顾时钧今晚看似一掷千金,好像很宠爱顾小殊的样子,可实际上呢?

  顾时钧根本没有付出多少!

  为什么顾小殊就看不到这里的欺骗呢?竟然还一心想着美食?谢连埝眼底闪过一丝阴霾,他就不信了,顾小殊真的会忽视这么大的产业?对她来说,这不是一个天大的财富么?

  “小殊,你听我说……”谢连埝刚开口,顾时钧就打断了他的话!

  顾时钧抬眼看了眼谢连埝,拥着顾小殊:“走吧?去楼下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有的话,我以后学着给你做!”

  “真的吗?好啊好啊!”顾小殊欢欣雀跃的跟着顾时钧的脚步,还不忘回头和谢连埝道别:“谢总再见!”

  夫妻俩并肩走,顾小殊的眼珠子滴溜溜的看着墙上的壁画,一想到这些都是她家顾总的产业,她的心中莫名其妙的有种自豪感!

  目送两个人远去,谢连埝愤愤然踹了门一脚,厉声道:“还不出来?”

  门内又走出来一个男人,他穿着一身浅蓝色休闲装,不像是个大人,更像是个高中生的模样!

  “抱歉,你也知道我不想让他们看见我!”苏桀叹了口气,拍了拍谢连埝的肩膀:“既然顾小殊不在意顾时钧的事情,你又何必纠结呢?听说他们已经结婚了,你这么好的条件,也没必要死缠着顾小殊不放嘛!”

  苏桀大大咧咧的咧嘴,开玩笑道:“据说我那个二姐对你很有意思哦!要不,你试着和我二姐来往看看?说不定还能成为我姐夫呢!”

  “哼!”谢连埝冷哼一声,看向苏桀:“你们苏家不是从来不玩政治联姻的么?怎么?现在被林家逼得太紧了?也要学其他家族玩联姻?”

  r最!1新d~章LA节"上S酷@3匠*9网¤

  闻言,苏桀摸了摸鼻子,讪笑一声,讨好道:“不是,我这不是收了我二姐一千万的零花钱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在我家,除了二姐手头宽松,其他人谁会给我零花钱去浪?所以啊!我是绝对不能得罪二姐的!”

  “那你就这样出卖兄弟?”谢连埝挑眉,展臂一捞,把苏桀捞过来,狠狠的蹂躏苏桀的头发,等苏桀的头发比鸡窝还乱的时候,他才松手,冷笑:“既然苏家也没有联姻的必要,那就让你二姐先歇着吧!”

  苏桀抱着自己的头发,哀嚎:“我的头发啊!谢连埝,你知不知道头可断发型不可乱?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

  “那你快点失去吧!”谢连埝冷哼一声,迈开步子,朝顾时钧和顾小殊的方向跟上去!

  他可不是那么轻易放弃的人,顾时钧,这笔账他记下了!来日方长,我们慢慢儿玩儿!

  这边,顾时钧和顾小殊顺着走廊慢慢走,走出走廊进入宴会厅的时候,宴会才刚刚进入尾声,那些名媛绅士言笑晏晏,全然不是拍卖场上那么严肃的样子!

  进入宴会厅后,顾时钧的目光就锁定在舞池边缘。

  顾小殊好奇的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看见顾母正在和一个男人跳舞,那个男人穿着烟灰色的西装,看起来也有四十多岁的样子,身材挺拔魁梧。

  两人正在跳贴面舞,舞步旋转间,亲昵到暧昧的气息也在旋转,酝酿出条甜蜜的味道,灯光在他们身边不远处摇摆,偶尔一下子从身上扫过的时候,就能看见他们彼此脸上的笑靥!

  要是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两人是情侣呢!

  “我们走吧?”顾小殊拉了他一下,周围的人没有因为他们的来到而有所变化,但是顾小殊也感觉到他们俩和这个宴会的格格不入。

  “嗯。”顾时钧笑了笑,带着她穿过舞池,朝外面走去。

  然而,他们要走,却有人不愿意让他们走!

  就在两人走到舞池中央的时候,灯光突然定在两人的身上,刺眼的灯光让顾小殊下意识的闭眼,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的人!

  他们跳着舞,和谐的旋转,转换舞步,然后交换舞伴!看得出来,他们不是第一次这样围住人,因为他们虽然不是密密麻麻的排列,可是旋转跳动间,却没有缝隙可以让人通过!

  “顾时钧,这是要我们跳舞?”顾小殊疑惑的看向顾时钧,却见顾时钧正眯着眼看着前方。

  穿过重重人群,顾时钧睨着那个罪魁祸首,冷峭的笑了一声:“没错,是要我们跳舞!”

  耳边的隐约欢快动听,让人蠢蠢欲动,而周围跳舞的人也是满脸的愉快,每一张脸孔都像是在邀请你参与,参与这个愉快的舞会。

  如果是一般人,说不定提起裙摆就跟着跳起来,可是顾小殊却是欲哭无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