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不想浪费我们的钱啦!”顾小殊不假思索,对他的话表示了强烈的抗议,表现形式为,顾时均顾大总裁的手背上又添了一枚牙印!

  而顾时均看着那道牙印,眼底的冷峭却是渐渐地退了,换上盈盈笑意。他凑近她,朝她的耳朵吐了口气:“没错,是我们的钱!”他还坏心眼的在“我们”两个字眼上着重咬字!

  他很喜欢她把他的财产当做两人共有,这种感觉好像能让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

  闻言,顾小殊的脸颊红起来,她娇嗔了他一眼,赶紧低头吃点心!

  怎么办?她好像害羞了?

  顾时均看着她害羞的样子,笑了起来,然后就听见台下传来声音:“一亿三千万一次,一亿三千万两次……”要是再不加价,这次的拍卖品就要被拍走了!

  “一亿五千万!”顾时均从桌子上拿了一杯茶,瞥了眼顾小殊通红的脸蛋,就着她碰过的杯口喝了一口茶。

  明明只是喝一口茶而已,那泰然自若的自然姿态,那勾人摄魄的眼神,那暧昧得让人脸红的举动,顾小殊感觉自己被撩了!

  这人绝对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要喝她喝过的茶,还故意……顾小殊想着,又看见顾时均竟然还舔了下嘴唇,顿时顾小殊又觉得自己被勾引了!

  那一口茶看得顾小殊脸颊都要烧起来了!

  随着顾时均的喊价,台下再次沸腾起来,这次的拍卖品不过是一个商朝的爵杯,虽然保存比较完成。可是怎么也不知的这个价格啊!

  “一亿六千万!”

  价格飞升,顾小殊光是听着就肉疼,一个杯子而已,竟然价值上亿,并且看这个架势,再过两分钟就能突破两个亿了吧?

  “顾时均,你这是有钱烧得慌吧?”顾小殊已经麻木了,看着台下的那个爵杯,目光竟然也淡定下来,她算是看出来了,顾时均根本不想放过这个爵杯!

  当对方的价格涨到两个亿的时候,顾时均却突然不喊价了,他放下手中的摇铃个,淡定的看着台下的女星、那个女星激动万分的喊出:“交易成功!”

  }酷匠~网,唯Tu一正$版Wj,其√他都是$盗版9

  紫檀木盒子装着的爵杯就这样被送到隔壁的包厢,顾小殊松了口气,看向顾时均,调侃:“顾大总裁怎么不拍啦?不是势在必得么?”

  闻言,顾时均没有说话,只是露出高深莫测的神情,他提醒顾小殊:“今晚只剩下六件拍卖品了,你准备好拍哪五个了吗?”

  只剩下六个了?

  顾小殊苦了脸,虽然花的是顾时均的钱,可是要她花几亿去买一些没什么用的东西,她还真是难以下手啊!

  忽然,隔壁包厢的窗户打开,顾小殊就看见一个修长的人影站在窗口,那人看起来意气风发,完全不像是曾经摔断了腿的样子!

  “小殊!”谢连埝手里正托着那盏爵杯,爵杯里乘着一杯酒。在灯光下,盈盈闪闪,美酒美,人更美!

  “谢总。”顾小殊想了想,觉得自己也还没从M公司辞职,就喊了声谢总!谁知,这一句话却让谢连埝露出伤感的神色,他眉头紧蹙:“难道,你真的要离开我了?可是为什么?你是爱我的,不是么?”

  闻言,顾小殊回头看了眼顾时均,她紧张的握紧手,只见顾时均脸上并没有不悦的神色,反而朝她跑了个媚眼,好像在说:“瞧瞧!招蜂引蝶被我捉到了吧?”

  那种情人之间的小调侃让顾小殊一下子放松了,她看向谢连埝,笑起来:“学长,虽然这么说真的很没良心的样子,但是,我实话实说吧!”她眯着眼,问他:“你那天是不是故意点那些孕妇禁食的早点?”

  “孕妇禁食的早点?”谢连埝不敢置信的看着顾小殊,眼眶里似乎有种委屈又似乎是倔强的神色。

  他咬牙:“如果我知道那是孕妇禁食的,我一定不会点它们!我只是单纯的想要让你尝一尝那个餐厅的特色美食,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小殊,这件事情我和你道歉,虽然我不是故意的,但是差点让你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是我的错!”

  听到谢连埝的道歉,顾小殊反而有种罪恶感。

  谢连埝对她如何,其实她也搞不懂了!他好像就是忽然之间远在天边的人近在眼前了!可是,那种距离又似乎带着一种模糊的感觉,忽远忽近,这是一种很奇怪让人有点难过的感觉!

  现在,她已经决定跟着顾时均了,反而没有了这种桎梏!

  顾小殊笑起来,道歉,然后道:“不管怎么说,我已经决定和顾时均在一起了,之前的事情很抱歉,真的!“或许她追逐谢连埝的脚步追了五年,可是顾时均出现的那一刻,似乎一切都被撕裂开,清晰的分开两条路。

  要么,守着过去的贪恋;要么,追逐现在的心动!

  她已经回不到过去,只能坚守将来……

  这边顾小殊道歉了,可是顾时均的眉头却皱起来,他竟然不知道谢连埝还给顾小殊吃过这些东西?

  谢连埝真是好样的!

  顾时均轻蔑的扯了扯嘴唇,挑眉看向谢连埝:“谢总这是做什么?当着我的面挖我的墙角?这不太好吧?”

  “怎么算是挖墙脚呢?”谢连埝看向顾时均,嘴角冷硬:“真要算起来,该算是顾总挖我的墙角吧?”他可没有忘记,当初就是顾时均李代桃僵,硬生生把顾小殊给抢走了!现在倒好,顾时均竟然还敢说他挖墙脚?

  两人的目光胶着,目光犹如化作实质,刀光剑影杀气逼人!

  顾小殊闲着没事,坐下来吃了几口糕点。顾时均说得没错,这家酒店的点心做得很不错!简直好吃得让人要把舌头都给吞下去了!她想了想,觉得怀孕的人吃得本来就多,所以她根本不用压抑自己的天性,敞开了肚皮吃就对了!

  边吃她还在观察两个杀气逼人的男人,见两人的目光中饱含深情,顿时忍不住问:“其实我才是你们的第三者吧?你们俩相爱想杀,只有我是多余的,对不咯?”

  闻言,两个男人都是一愣,顿时都是啼笑皆非!

  她那是什么脑袋?怎么什么东西都能乱想得到?他们俩相爱想杀?真敢想!

  被顾小殊破坏了气氛,两人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了。谢连埝把爵杯放下,也不关窗子,坐在椅子上看着台下的拍卖物!

  新的拍卖品已经被搬上台,在女星介绍之后,开始拍卖!

  这一次的拍卖品是一件金缕衣,金缕衣分成三件,最里面的是一件冰蚕丝的雪白中衣,中间是浅黄色绣纹的锦衣,最外面的是一层薄沙。透过灯光,顾小殊能看见金缕衣上涌金线绣出来的栩栩如生的凤凰,这才是真正的薄如蝉翼!

  “这也太美了吧?”顾小殊忍不住惊叹,身为一个女人,她也不能免俗的喜欢漂亮的衣服。而这款金缕衣简直就是华服的巅峰!

  “这是唐朝某位皇后的金缕衣,本来是祭天典礼的时候的锦衣,可惜那位皇后一生也没有机会穿上它!”顾时均你看顾小殊很喜欢这金缕衣的样子,变给她介绍起来。这款金缕衣就是他这次带她来这个拍卖会的原因之一!

  顾小殊听了,眼底更是流露出一种喜爱来。

  这不仅仅是一个女人对漂亮服装的喜爱,更是身为Z国女人对曾经皇后的那种向往。全天下的女人,谁不想像皇后一样的活着?这个象征着女性地位巅峰的东西,对每一个女人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起拍价,八千万!”报出起拍价的同时,在场都安静了,在场的都是商人,没有谁会花那么多钱去讨好一个女人!女人在他们这些成功人士的严重,不过是一个附庸一个玩物而已!谁会为了一个玩物,花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金钱?

  “一个亿!”顾时均摇铃,几乎同一时间,顾小殊就开始反对:“顾时均,你钱太多了吗?”她可没忘记,顾母也在这个拍卖场里!要是被顾母看到他这样一掷千金,估计得以为是她唆使的!

  “你不是喜欢吗?”顾时均挑眉,他懒懒的靠在椅子上,一眼看透了她的想法,顿时笑起来:“你放心,我妈不会误会的!因为……”他故意顿了一下,就看见顾小殊的眼底闪过一丝失望。

  她一定以为他买这件金缕衣是为了给他母亲的吧?

  顾时均笑起来,伸手把她拉到自己的大腿上坐着,然后低声道:“因为,这就是买给你的,她并没有误会!”

  闻言,顾小殊的脸红起来,心也扑通扑通的乱跳!虽然说起来很矫情,可是她该死的就是喜欢这样的顾时钧,霸道得让人牙痒痒的,却又好像要把她给宠到天上去了!

  怎么办?她好像越来越喜欢顾时钧了!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台下的金缕衣吸引过去,这真的是所有女人心中的向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