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林梨霖冷笑一声,嘲讽的看向顾时钧,然后把视线落在顾小殊的脸上,挑眉:“这不就是你要的么?让我连一点尊严都没有的生活在你脚下!碾压我的尊严!顾小殊,你还在装什么圣母?贱人!”

  “你再说一遍?”顾时钧听见她最后的“贱人”两个字,挑眉看向林梨霖,眼底的杀气让林梨霖打了个冷战!

  她是真的被顾时钧给整治怕了,可是,她的尊严不允许她低头!林梨霖冷嗤一声,抬眼看向顾小殊:“顾小殊,你现在就是这样么?明明就是你让顾时钧下通缉令,导致S市里没有人敢收留我!现在,敢做不敢担了?”

  “我没有!”顾小殊否认,她看着林梨霖身上已经被揉得皱巴巴的礼服,叹了口气:“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报复你!哪怕,你做的事情值得我去报复!”

  闻言,林梨霖更是气从心头来!

  她半点不遮挡被撕破的礼服,上前一步就要去拉顾小殊,可惜顾时钧挡在顾小殊的面前,她没能拉到顾小殊的衣角!

  失败了林梨霖也不气馁,她索性把身上的狼狈都展示在顾小殊的面前,还一点点的介绍,这些狼狈都是谁施加的!有林家大少、吴家当家的、柳氏少爷……

  林梨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本着什么样的心态,明明是在控诉自己因为顾小殊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可她竟然有种奇怪的快感!好像这不仅仅是一种控诉,更是一种炫耀!

  这种感觉很复杂,就连林梨霖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屈辱更多还是报复更多!

  她越说越起劲儿,好像这样做,不仅仅是在控诉顾小殊的狠心,更是在唤醒顾小殊的罪恶感!

  顾小殊从来是个心软的人,她看着林梨霖狼狈的样子,听着林梨霖悲惨的遭遇,心里竟然真的有点不忍心!

  此时,宴会已经正式开始了。

  清新淡雅的音乐从会场里传出来,顾小殊立刻拉了拉顾时钧:“我们走吧!”她不想落井下石了!林梨霖过得怎么样,对她来说没有半点关系!

  对于林梨霖这个差点害她流产的人,她不愿意落井下石,也不想伸出援手!

  “你就这样走了?”林梨霖尖叫起来,她上前要去撞顾小殊,却被顾时钧一下子推倒在地上!

  顾时钧居高临下的睨着她,就像在看路边肮脏的垃圾一样:“识相的,滚远点!”

  六个字而已,却让林梨霖再也没有了撒泼的勇气!

  她敢打骂顾小殊,却不敢再顾时钧的面前放肆,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顾时钧拥着顾小殊,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会所门口,林梨霖坐在地上,低声哭起来。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所有好男人都喜欢顾小殊!

  她到底哪里比顾小殊差了?她林梨霖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就连家世背景,在父亲落马之前,她比顾小殊胜了不知多少!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别哭了!”突然,一张干净的手绢递过来,林梨霖抬头,看见刚刚还十分看不起自己的陈总正拿着一方手绢,脸上的戏谑轻蔑淡去,陈总看起来还有几分慈眉善目的样子!

  “谢谢!”林梨霖接过手绢,轻轻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谁知,一阵香气拂面,她只觉眼前一花,有种奇怪的感觉顿时传遍全身!

  那种感觉,就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血管里爬!

  “你……”林梨霖看向陈总,却感觉自己的眼前像是被蒙了一层白烟,雾蒙蒙的。她想要站起来,可是两腿发软,就像两条腿都是橡皮泥做的一样!

  她隐隐感觉到不安,却逃不过被人抓起来的下场!

  陈总笑眯眯的声音传来:“真可怜,得罪了顾总!我想好好儿的和顾总认识一番,只能拿你做跳板了!”

  他这是要借着折磨她,讨好顾时钧和顾小殊!林梨霖苦笑,她堂堂市长千金,曾经多少人排着队来巴结她?可是现在,竟然沦落到大家争相折磨她,借此来讨好巴结别人!

  真是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

  “放开我!放开我!”林梨霖想叫喊,却发现张口喊出来的声音比猫崽子大不了多少!她整个人软软的摊在陈总手下的手中,任人鱼肉!

  陈总可惜可叹的唏嘘道:“确实是个美女!可惜了!陈齐,把她带下去,找人轮了!记得拍录像!完事儿了发给我!”

  “是!”陈齐点头,把林梨霖带下去了。

  可怜林梨霖本来是打算来这个名流盛会掐尖儿的,却硬生生被一群禽兽糟蹋,最后还沦落到这样成为别人跳板的下场!

  她唔唔的挣扎,却怎么也逃不过魔鬼的手掌!

  而这边,顾时钧带着顾小殊进了会场,顾小殊瞬间就被这精致绝伦的装饰给吸引住了!这才是真正的土豪,每一寸土地都是用鎏金瓷砖砌成的!灯光照在上面,金光闪闪!

  整个会场被分成三个分场,最外面的是层次最低的会场,像陈总那种十几亿身价的就只能在最外面的会场活动!第二层是商场精英的会场,身价没有上百亿的不能进去!第三层才是顾时钧这样的名流会场!

  顾小殊挽着顾时钧的手臂,慢慢的从第一层会场走过,她看见许多看起来很沧桑的生意人,他们虽然意气风发,却遮掩不住岁月在他们身上留下的痕迹!

  第一层会场的人显然精细了许多,一个个就像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王子一样,带着一股贵族的气质。这是土豪怎么装扮也无法拥有的气质!

  被顾时钧带着,顾小殊直接进入第三层会场。与之前那两个会场不一样,第三层会场有种返璞归真的美感,柜子上架子上摆放的也都是真材实料的古董!

  可以说,这一层的摆设品,哪怕只是一件,也足以让第一层的土豪们倾尽半生的资产了!

  刚一进去,顾小殊就看到了坐在贵妇圈中心的顾母!

  顾母穿了一条宝石蓝绣着凤凰的旗袍,随意的靠在椅背上,身边拥簇着诸多贵妇,那架势还真像古时候的太后老佛爷!

  酷}匠网永久cq免qM费{N看小说¤

  “顾时钧,我想上厕所!”顾小殊倒退了一步,不愿意朝顾母靠近!她可不认为顾母会在这种场合下给她面子!要是顾母一个不开心,直接撕了她都有可能!

  闻言,顾时钧也不揭穿她,带着她转身朝旁边的走廊走去:“好,那就不过去了!”

  “真的不过去了吗?”顾小殊闻言,眼睛瞬间亮晶晶的,还有点雀跃的样子!她拉着顾时钧的胳膊,差点跳起来了!

  “真的。”顾时钧笑了笑,带着她顺着走廊,“还去不去上卫生间了?”

  “不去了!”顾小殊吐了吐舌头,却发现顾时钧还是带着她往走廊深处走,顿时疑惑:“难道会场不是在刚刚那边吗?”怎么她们竟然还在往上走的样子?

  顾时钧带着她一直走出了走廊,顾小殊才发现,顺着这条走廊,豁然开朗的,竟然是个巨大的楼中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