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顾小殊吃完饭,天色就已经暗沉下来了,顾时钧从住院部走到急诊部,看手术室外等着消息的林三,“还没出来?”

  林三叹了口气:“还没,应该快了!”

  林三从椅子上站起来,垂着脑袋:“顾总,今天的事情算是我的失误!你罚我吧!”今天的这场大火,给顾家造成的损失不是三两句话能够说得清的!

  现在,顾时林还在手术室里,毁容是肯定的了!顾时林的背后,还有一群顾家的老腐朽!要是他们闹起来,那就是顾家的一个大灾难!再加上顾时林对顾母的影响……林三顿时想哭的心都有了!

  他怎么就让顾时林得逞了呢!

  “没事!”顾时钧眯着眼,看着手术室的门,讥诮道:“顾时林自作聪明!自以为那座老房子真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却没想到,到头来把自己给赔进去了!他要作死,谁能拦得住?”

  话音落下没多久,手术室的门就打开了。

  顾时林的病床被推出来的时候,已经被包扎成木乃伊了,医生看见顾时钧的时候叹了口气:“顾总,抱歉!我们尽力了,病人只能恢复三成!”

  顾时钧居高临下的睨着顾时钧,嘴角弯弯:“没事,反正是个男人,也不是靠脸生活的小白脸!外貌嘛,算得了什么!”

  可怜顾时林此时竟然醒过来了!他看着顾时钧,挣扎着想说话,可是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他的眼珠子到处乱看,却失望的发现,想象中会出现的那个人竟然没有出现!

  “再找谁?”顾时钧轻笑,手指在周围绕了一圈,问:“尤琳吗?你以为她会来?可惜,她一听说你毁容了,连顾家都不肯让你回去了!”

  一个依靠脸蛋获得金钱势力的男人,失去外貌,就等于失去了他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工具!这比死更让顾时林恐惧!

  他挣扎着要往旁边看,希望在某个角落看到顾母的存在,可惜,哪怕他把眼珠子都给瞪出来,手术室外还是只有顾时钧和林三两个人!

  顾时林眼睛里的光芒一点点暗下去,最后心如死灰!

  他的嘴唇动了动,做出口型:“你要把我怎么样?”

  “当然是好好的养起来了!”顾时钧看他的口型,应道:“不过,尤琳说,只能把你放在翰林养着!我想,也许你更希望去别的医院,对不对?”

  翰林是顾时钧的底盘,顾时林要是留在翰林,那等同于把生命交到顾时钧的手中,将来顾时钧要虐待他,就像虐待笼子里的小仓鼠一样!

  换句话说,顾时林要是留在翰林,将来就只能随时等顾时钧来虐他了!对他来说,这简直就是全天下最大的嘲笑!

  他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想要把顾时钧从顾氏总裁的位置上挤下去,可现在,却落到了这样生不如死的地步!

  可是,他还不想死!

  顾时林垂着眼,不肯张口求饶,却也不愿意激怒顾时钧,他已经逃不掉留在翰林医院的命运了……

  “林三!”顾时钧睨着顾时林,突然笑起来:“既然他想去别的医院,那你就送他去吧!别让人以为我这么刻薄!”

  说完,在顾时林和林三震惊的目光中,顾时钧转身走出长廊,回到顾小殊的病房。

  他可没功夫陪一个废人玩!时间还长着呢!总有顾时林忍不住的时候!

  回到病房,顾时钧就看见顾小殊坐在桌子边翻书看,不由好奇:“你在看什么?”她平时可是不怎么看书的!

  “我在想将来小宝宝的名字!”顾小殊想起了什么,看向顾时钧:“说起来,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夫妻吗?可是我们是假结婚呢!”

  她面色不善的看着他,朝门外努了努嘴:“顾大总裁,为了本大小姐的清誉,你还是避嫌一下吧?”

  “避嫌?”顾时钧咯咯的笑起来,他展臂环住她,凑近她的耳朵:“我怎么记得,前几天某大小姐一直都睡在我的怀里呢?清誉这种东西,会不会想起得太晚了?”

  闻言,顾小殊红了脸,她娇嗔一声,问:“那我们现在算什么?假戏真做吗?”

  今天傍晚,小颜来看她的时候,两人说了很多。小颜说,今天他们在缆车上的时候她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能把林徐拉去民政局办了!要是真死了,在阴曹地府的两人还只能算是男女朋友,而不是夫妻!这得是多大的遗憾啊!

  看小颜那捶胸顿足的样子,顾小殊突然想起,他们俩只是假结婚,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算是私生子呢还是私生子呢?

  一想到以后自己的孩子要被冠上私生子的名头,顾小殊就有了浓烈的危机感!这段时间她自己也感觉出来了,顾时钧对她来说已经不像从前那样讨厌,她有时候甚至会有想要霸占他的冲动!

  她不是傻瓜,当然知道,这意味着她已经爱上他了!爱上这个又霸道又温柔的男人!所以,她要争取,争取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女人!

  u√酷L匠Y网正^v版首发6?

  可是,怎么争取呢?

  她想了一整个晚上,决定先探探顾时钧的口风!要是他不乐意,她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实在不行,撒泼耍无赖也行啊!如果他承认她的身份,那……

  顾小殊眨巴眼,看着顾时钧,小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谄媚的笑:“我给你捏捏!舒服吗?我是不是很贤惠?是不是很适合当你的老婆?”

  见状,顾时钧为难的皱起眉头:“这可怎么办呢?当初是你不肯答应我的,非要弄个假结婚!”

  “那,我当时矫情嘛!”顾小殊跺了跺脚,凑近他:“难道你不知道,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是矫情的嘛!那时候你一不小心,就遇上我矫情的时间啦!”

  她笑眯眯的把脸贴在他的脸颊上,蹭来蹭去:“反正你也没有喜欢的人,就凑合凑合,把我收了吧?”

  “凑合凑合?”顾时钧挑眉看她,眼珠子转了转,笑起来:“可是我从来不将就!”

  “昂!”顾小殊从他怀里跳出来,指着他的鼻子:“你丫的都是老头子一个了!本大小姐大发善心收了你,你还不乐意?你说!你是看上谁了?”

  那架势,活脱脱的要拎一把菜刀去剁人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