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顾小殊露出害怕的神色,小颜挑眉:“小殊,你不会是不敢吧?”

  “谁不敢了!”顾小殊鼓了鼓腮帮子,心里却纠结:我不就是恐高症严重了点么?不敢坐缆车么?爬山的人,谁怕谁啊!

  “那就走呗!”

  顾小殊苦哈哈的跟在小颜和林徐身后,听着小颜时不时的调侃,又不好意思说自己恐高,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了!

  到了坐缆车的站点,小颜兴奋的跳来跳去的,爬上楼看着缆车,尖叫:“好棒啊!谁能想到有人会在家里弄个缆车呢!”她好久没坐缆车了,这时候都有点跃跃欲试了呢!

  “小殊,你没事吧?”林徐注意到,顾小殊从爬上这座缆车楼开始,脸色就已经开始发白,那种苍白很明显是从心底里害怕!

  闻言,顾小殊的脸都皱起来了,她瞥了眼三层楼高的铁索,手心都被汗水浸湿了,她看向林徐:“没事儿!我不怕!”

  站在这里,俯瞰大地,她胆战心惊又豪情万丈:“我是最勇敢的人!”

  “那就走呗?”小颜乐颠颠的按下按钮,顾小殊就看见缆车慢慢的从半山腰滑过来。

  缆车就在眼前的时候,小颜拉着顾小殊就往上面走,可顾小殊抱着身后的阑干,脸色惨白:“那个,我想上厕所!”

  “上厕所?”小颜鄙视的看着她:“你不会是不敢坐缆车,所以找借口吧?”

  闻言,顾小殊立刻反驳:“才不是!”

  她心虚的看了眼缆车,然后朝林徐道:“你们先去吧!我上个厕所再来!”

  “好!”林徐是个有经验的医生,他拉住小颜,道:“孕妇不能憋尿,我们先走就是了!”

  看着两人上了缆车,缆车启动,摇摇晃晃的朝半山腰滑过去,小颜的笑声荡漾开:“好漂亮啊!林徐!你看下面,这些……”

  顾小殊看着,连忙转身进了缆车楼的卫生间,蹲在里面不敢出门。

  “诶!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嘴贱!”顾小殊拍了拍自己的嘴,纠结:“一会儿我要怎么坐缆车啊?啊啊啊!面子有那么重要啊?”

  她的脑袋在墙上磕得砰砰作响,过了许久,她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小颜的尖叫声,那声音不近,却尖锐得可怕!

  顾小殊连忙出去,一看之下也是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见半山腰的那座房子已经着火了,火势凶猛,倒是那边的缆车楼受牵连,缆车停在半空中动不了!

  更可怕的是,一旦缆车的绳索被烧断,林徐和小颜所在的缆车就会坠毁,到时候……

  顾小殊不敢想象!

  “林徐!小颜!你们还好吗?”顾小殊大声喊,就听见林徐的回应:“你马上去通知陈嫂他们!派人来救我们!”

  他们三个出来散步,没有一个人带了手机!不然,也不会这么狼狈了!

  闻言,顾小殊连忙朝楼下跑去。

  她回到别墅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顾小殊拉住陈嫂:“陈嫂!山上着火了!快去救林徐和小颜!他们在缆车上!”

  “他们?林医生和小颜小姐吗?”陈嫂想起了什么,让顾小殊先会自己的房间:“一会儿这人来人往的,要是冲撞了可就不好了!”

  “好!”顾小殊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山上着火了会怎么样不知道,但是救火的人一定很多,她怀着孩子,在这里碍手碍脚的也不好!

  顾小殊回自己的房间,从窗户眺望那半山腰的房子。那间房子已经有一半都被火焰包裹,让人胆战心惊!

  好在,已经有人开车上去救火了,虽然山路难走,保镖们还是用山地车把工具运上去了!

  火势很快就控制住了,有很多保镖抬着担架下来,顾小殊看着那些人把担架抬进别墅,顿时忍不住了!

  难道是林徐和小颜被烧伤了?

  顾小殊飞快的跑下楼,就看见保镖们把担架放在客厅里,一股焦臭味顿时散开!顾小殊忍不住捂住嘴,差点被这味道熏得吐出来!

  “这是谁?”顾小殊看着那担架上面目全非的人,不敢相信这个面目全非的人就是林徐或者小颜,顿时问跟在保镖身边的林三:“林徐呢?小颜呢?”

  “放心!他们俩没事的!”林三安慰她,指着跟在保镖最后面走的两人:“他们在那里!”

  见状,顾小殊连忙朝后面看过去,就看见小颜扶着林徐,她的裙子被烧了一个角落,身上正披着林徐的外套,而林徐看起来倒是没什么事!

  “怎么样了?”顾小殊追过去问,小颜眼底有泪,却倔强的不肯流下来,她哽咽道:“他受伤了!”

  顾小殊上下打量,却没有发现林徐有哪里受伤了,小颜便指着林徐的背:“为了救人,他的背被木架子砸到了!”

  闻言,顾小殊看过去,就看见林徐的背上被烫伤了一大片!只不过,他的伤比起刚刚担架上的那个人,好上太多了!因此,倒是没有多少人注意!

  “送医院吧!”顾小殊问,小颜连忙点头,可林徐却摇头:“没事的!我先过去看看那个人怎么样了!”

  见林徐坚持,小颜和顾小殊也就不好说什么了,两人扶着他走过去,看着担架上的人。

  说是人,却更像是一具尸体!

  那人的脸已经烧焦了,整个人就像一条烧焦的烤鸡腿一样,看着就瘆人!

  “太可怕了!”顾小殊和小颜别过脸,不忍心看!

  “看来,要恢复是不可能的了!”林徐检查了一番,低声叹道,他把这个人从火场里救出来的时候,这人已经被烧成这样了!

  林三见状,摸了摸鼻子,然后打电话给翰林医院!

  “不要……救我!”那个烧焦的人突然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粗噶,身体都不会动了,却还是坚持开口求救!

  “放心吧!死不了!”林徐低声安慰,给那人做了基本的救护,然后问林三:“他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们会在那间房子里?房子为什么会着火?”

  接连三个问题,问得林三尴尬的笑了笑,却没有回答的意思。

  “林三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顾小殊见林三不回答,也是好奇,林三尴尬的笑了笑:“这是顾总的远方亲戚,顾时林!”

  顾时林?

  u看,#正版$章节上4酷h匠网{

  顾小殊的脑海里顿时浮现顾时钧原来的模样,那个清俊的男人,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不敢继续问了。

  “不管怎么说,先送医就对了!”小颜见林三尴尬,连忙打哈哈:“现在纠结这个也没用啊!等人救回来了,再来追究这个呗!”

  这个说法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顾小殊也点点头。这算是顾家的家务事了,在这里说也不太好!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餐的时间,顾小殊留在她住过的那间病房里,陈嫂陪在她身边,正在整理饭菜:“还是吃我带来的饭菜比较好!医院里能有什么好吃的?要是让少爷知道,少夫人又到医院来了,少爷还不知道……”

  听陈嫂这么唠叨,顾小殊竟然半点没有感觉啰嗦,然后有种幸福感。

  “砰”的一声,病房门被推开,顾时钧匆匆进来,看见桌子边坐着的顾小殊,顿时松了口气,“还好,你没事!”

  “我当然没事了!”顾小殊笑了笑,又问:“你去看看林医生吧?他受伤了!还有那个顾时林!他伤得最重了!”

  “他们没事!”顾时钧看陈嫂在整理饭菜,笑了笑,指着其中三盘菜肴:“这三样菜送过去给林徐吧!他现在估计心里不好受!”

  林徐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可是内心其实是个责任心很重的人!这次,他虽然救回了顾时林,可顾时林却就此毁了!林徐的心里还不知道多难受呢!

  陈嫂应了,把几碟菜放进食盒,端着出门了。

  病房里一下子就只剩下顾小殊和顾时钧。

  “你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顾时钧坐下来,给她布菜。

  今早,顾小殊应该也看到顾时林被林三带走,加上林徐在那套房子里救了顾时林,前后不难联想!

  “没有。”顾小殊啃了一口排骨,装出一副“我不在意”的样子,可惜演技太差,身体也忍不住离他远一点。

  她想起张翥说的那句话,顾时钧是惹不起的!而且,好奇害死猫!电视里经常说的那句话很对:“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她想起这段时间她屡屡气疯顾时钧,要是他清算起来,她会不会也被烧死?

  看她那小心翼翼的模样,顾时钧哪里还想不到她脑子里想的什么?顿时啼笑皆非:“顾小殊,你最好把你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忘掉!”

  她的想象力能稍稍遏制一下么?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敢想!

  他使劲儿揉了揉顾小殊的头发,在她不满的目光中,道:“真的不想知道顾时林的事情?那我就不说了……”

  “你还是说说吧!”顾小殊偷瞄了他一眼,见他神态平静,又补了一句!

  她对这种家族秘史就是该死的好奇,不管好奇会不会害死猫,她先听听段子先!某人纯粹把顾时林的事情当段子来听了!

  事情刚说了个开头,顾时钧就接到来自顾家的电话,确切的说,是顾母的来电,她一开口问的就是顾时林的情况。

  “顾时林毁容了。”顾时钧一边给顾小殊布菜,一边云淡风轻道,而电话那边的顾母一听说顾时林毁容了,顿时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顾时钧就听见顾母疲惫的声音传来:“知道了,把他放在翰林养着吧!”

  这意思,竟然是不肯再见顾时林一面!

  可怜顾时林自以为得了顾母的心,却没想到,顾母从来不爱他,她爱的只是那副皮囊,只是对她丈夫的缅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