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在装什么深沉?”身后的顾小殊看他半天不动,等得不耐烦了,叠声道:“顾时钧顾时钧!我饿啦!”

  经过这一番闹腾,她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乱叫了!

  吃晚餐的时候,因为顾小猪的存在,她忙着斗嘴了,都没吃多少!现在想起来,顾小殊还有点小遗憾呢!

  顾时钧晃过神来,笑了笑:“我准备了鸡汤,马上就能喝了!”

  “嗯!”顾小殊伸手,娇声道:“顾时钧,我要抱抱!”

  见状,顾时钧当然不会拒绝,他看得出来,从这次顾小殊跟他回来之后,是真的收心了!她应该也注意到,她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喜欢谢连埝!

  慢慢的,她的心在朝他靠近!

  两人很快就到了一楼,谁知,一眼就看见坐在餐厅桌边喝鸡汤的林徐和小颜,见两人下楼,林徐还热情的招手:“来来来!快来喝鸡汤!这鸡汤是真不错!”

  说着,他还砸吧嘴,特意从砂锅里捡了一只鸡腿出来,咬一口,美滋滋的:“是真好吃啊!足料!”

  见状,顾时钧的脸黑了!

  他把顾小殊放在椅子上,拎过砂锅一看,一锅炖鸡汤只剩下半锅了!

  “谁让你吃的!”顾时钧瞪了林徐一眼,林徐不敢置信:“天哪!我大半夜的赶来你家,救了你媳妇儿!你连一碗鸡汤都不给我喝?这还有没有天理啦!”

  “没有!”顾时钧冷哼一声,给顾小殊盛了汤,挑了她喜欢吃的鸡腿放在碗里:“多吃点!”

  林徐见状,双手作捧心状:“我的心都碎了!喜新厌旧的坏男人!你都不记得当年你是怎样允诺我的了吗?说好的,我们一生一世一双人……”

  话还没说完,小颜已经被雷得喷水!

  “林徐!别丢脸好嘛!”小颜遮着脸,一副生怕被人发现自己和林徐竟然认识的样子,那模样把顾小殊都逗笑了!

  “还嫌我丢人?”林徐捶胸顿足,而后又掩嘴偷笑:“还好,货既售出概不退换!媳妇儿,现在嫌弃我已经来不及啦!”

  闻言,顾时钧阴森森的补了句:“小颜别怕,就算不能在结婚证上给你改成‘离婚’但是,改成‘丧偶’还是很容易的!”

  顾小殊和小颜看着林徐,哈哈大笑起来!顾小殊一开心起来,就开始嘚瑟:“小颜,不如,你舍了这个偶,跟了我吧?”

  “我要是跟了你,那顾总怎么办呀?”小颜笑眯眯的问,嘴里还叼着一只鸡中翅!这是从林徐嘴里抢过来的,吃着特别爽!

  “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衣服穿久了就丑了!丢了!”顾小殊一时嘴快,得罪了在场的两个男人!林徐黑着脸:“顾大小姐!刚刚救了你的可是我这个臭男人诶!”

  顾时钧也是一头黑线,感情他是个可以随手丢掉的东西?

  见状,顾小殊自知说错了话,看见顾时钧一副要发飙的样子,顾小殊连忙补了句:“别人要想抢我衣服,我就断她手足!”

  看顾小殊谄媚的样子,顾时钧不由失笑,又听她说:“再说了,我总不能每天裸奔嘛!对不对?”

  第二天,顾家别墅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顾时林这次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脸上还挂着温和的笑,站在客厅里,朝顾时钧问道:“顾大总裁,今儿个把我找来,有事?”

  顾时钧并没有说话,他坐在沙发上,睨着顾时林。那眼神就像菜市场卖猪肉一样,看得顾时林头皮发麻了,才曼声道:“坐!”

  在沙发上坐下,顾时林就开始打量顾时钧。

  “前段时间,你送了一只獒犬来?”顾时钧眯着眼,他昨晚就交代张翥下去查了,差不多一个月之前,顾时林就从国外买了一只獒犬回来,但是那只是一只獒犬幼崽!完全不是顾小殊遇见的那么大!

  而那只幼崽被送给了顾小猪,通过顾小猪在宠物协会的关系,顺利的和国内的一个獒犬爱好者换了一只成年獒犬回来!

  而这只成年獒犬,就是顾小殊之前遇到的那只!

  顾时林倾身,在茶几上倒了一杯茶,握在手上,然后看着顾时钧,轻笑:“当然没有了,我把獒犬送给小猪了,难道你不知道?前段时间不是小猪过生日吗?那是生日礼物!”

  “哦?”顾时钧从沙发旁边的柜子里拿出来一叠资料,“啪”的一声摔在茶几上:“那这些是什么?”

  见状,顾时林还想保持脸上的平静,却已经明显的保持不住了!

  “顾时钧,这事就算是我做的,又怎样?”顾时林冷哼一声,他从来没有想过那只獒犬能真正起什么作用,他毫不在意道:“小猪说,想找个地方放养獒犬一段时间,看看它能成什么样子!难道,你看到了?”

  闻言,顾时钧脸上的笑突然荡漾开,他飞快的站起来,拎起顾时林,一拳就砸在顾时林的脸上!

  “砰”的一声,顾时林整个人都被打得摔出去,头撞在墙上,发出轰的一声,可是,顾时林却笑起来,“看来,也不是没什么用啊……”

  那只獒犬本来就只是想给顾时钧添堵,现在目标完成了,他自然开心!

  话音未落,顾时林又被拎起来,就像沙袋一样砸在墙上,他的背砸在墙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可是,身上虽然疼,顾时林却分外高兴:“顾时钧!你终于忍不住啦?要对我下手了吗?可惜,你下得了手吗?面对着这张脸?”

  这张和顾时钧的父亲几乎一模一样的脸,顾时钧真的下得去手吗?

  这么多年以来,他多少次踩到顾时钧的底线,可是,顾时钧从来不对他下手!就是因为他这张和顾城一样的脸!

  因为这张脸,他成为了尤琳的男人,成了顾时钧的“继父”!就算顾时钧恨他恨得牙痒痒的,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得忍着他?

  酷5;匠B=网m唯√一'a正{版#G,0其r他W都◇是=盗oc版,c

  顾时林笑得很得意,却没想到,顾时钧也跟着笑起来。

  顾时钧的笑让顾时林愣了一下,正要挣脱他的束缚,顾时林就发现不对劲儿了!这一次,顾时钧非但没有像往常一样对他容忍,反而手抓得死紧,他就像沙袋一样被拎起来!

  拎着顾时林进了花园,顾时钧看着已经等在那里的林三:“把他带到后山的那间房子里去!”

  “是!”林三接过顾时林,顾时林想要挣扎,却发现林三的力气出奇的大!林三是个练家子,见顾时林还想逃,冷笑一声:“不自量力!”

  “你不能伤我!”顾时林叫起来:“你别忘了!尤琳,就是你妈妈!她现在可是不能没有我!”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顾时钧冷笑,拍了拍顾时林的脸,突然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一柄瑞士军刀:“看你这张脸就不舒服!”

  仗着长了一张和他父亲一样的脸,竟然就像吞没顾家的家财?

  顾时钧冷峭的睨着那张脸,手上用力划了几下,顾时林的脸就裂开了!鲜血淋漓,顾时林想叫,嘴却被林三用不知道哪里拿来的布堵住!

  “唔唔!”顾时林惊恐的看着顾时钧,他不要去那个房子!不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