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顾小殊的房间里出来,顾时钧直接拐上三楼,敲响了顾小猪的房门。

  “什么事啊?”顾小猪的心情不错,很快就开门了。她手上抱着一只粉红色的宠物小猪,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顾时钧睨着那只小猪,他记得,父亲过世之前就买了这只小猪送给顾小猪,那时候顾小殊显得特别喜欢,就连睡觉也要这只小猪睡在旁边。

  七年多了,这只小猪竟然还活着么?

  他露出三分诧异的神情,很快就注意到顾小猪身后的床上,铺了好几套宠物猪的衣服,她是真的把宠物猪当做孩子来养了!

  见顾时钧没有说话,顾小猪抬了抬自己手里的小猪:“如果没事的话,我要给它洗澡了!”

  闻言,顾时钧的脸上露出几分冷然:“温泉那里的蛇是你的杰作吧?”

  顾小猪从小喜欢倒腾些稀奇古怪的宠物。

  他记得,三年前她就收藏了一条黑皮蛇。这种蛇没有毒性,也很温和,比较适合当宠物蛇养着。他当时听说了,却没有在意,毕竟,一般的宠物蛇也就巴掌大小,谁会想到她竟然养了那么大那么长的一条蛇!

  今天温泉出现黑皮蛇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顾小猪!这个顾家的小怪物!

  “你是说我们家小黑吗?”顾小猪露出天真的笑:“它是不是去温泉游泳啦?今天晚餐过后,我就让它去花园子里逛一逛,没想到那个小东西还挺懂得享受的!还会去温泉泡泡了?这么聪明,我要把它记录到我的史册里去!”

  她越说越开心,最后放下宠物猪,就要去记录她的史册。

  可是,还没走出一步呢,顾小猪就被顾时钧给拎起来了!

  他拎着她的衣服,把她从三楼直接拎到一楼,丢在客厅里!此时,客厅里多了一只大箱子,林三正站在箱子旁边,朝顾时钧点了点头。

  “打开吧!”顾时钧踢了那箱子一脚,林三连忙上前打开箱子,箱子一打开,顾小猪就被那箱子里倒出来的东西吓得不敢动弹了!

  箱子里,一条长长的黑皮蛇已经被杀了,开膛破肚,血流了一地!而且,蛇头和蛇尾已经被剁下来,整张黑蛇的蛇皮被剥下来!

  鲜血淋漓!

  “呕”的一声,顾小猪已经趴在沙发上呕吐起来,本来就被病痛折磨得苍白的脸更是惨白,整个人就像抽搐了一样的难受!

  此时,门外传来脚步声,顾时钧朝走廊那边看过去,就看见林徐匆匆而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背医药箱的小颜!

  “怎么了?这么着急!”林徐看见趴在沙发上呕吐的顾小猪,也是一愣,看向顾时钧:“小猪小姐怎么不在医院待着?”

  癌症晚期的病人,随时都有可能断气!就算有他这个医生一直陪在身边,也不比医院好!毕竟,急救的工具还是医院比较齐备!

  闻言,顾时钧摇摇头,朝楼梯上看了眼,道:“你去二楼给小殊看看,她今天受了严重的惊吓,我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见状,林徐愣了一下,他还以为把他叫过来是为了顾小猪,原来不是啊!他看了眼正在呕吐的顾小猪,见她像是要把胃给吐出来一样,顿时怜悯的叹了口气,朝身后的小颜招手:“走!上楼!”

  小颜看着顾小猪难受的样子,毕竟是个女孩子,心里难受得紧,轻声问林徐:“不用给这个女孩看吗?”

  “不用。”林徐拉着她就往楼梯上面走,顾家的事情太复杂了,他这个外人实在不适合插手。既然顾时钧叫他来时为顾小殊看病的,那他当然得以顾小殊为重!

  两人顺着楼梯往上走,还没走几步,就听见沙发上的顾小猪突然“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血!

  鲜血溅在雪白的沙发上,触目惊心!

  小颜见状,顿时吓得脸色都白了!她一直是照顾一般病人的,哪里见过这阵仗?顿时吓得拉住林徐:“我们要是不管,这个女孩子会不会死掉?”

  “该死的总会死的!”林徐叹了口气,道:“你要是想留下来照顾她,就留下来吧!我一个人上去看看顾小殊!”

  癌症晚期的人,尤其顾小猪得的是胃癌,没事吐几口血都是正常的!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但是楼上那位就不一样了,顾小殊虽然只是受惊,但是她之前三番五次的差点流产!

  要是耽搁了,只怕顾小殊肚子里的孩子可就保不住了!

  闻言,小颜犹豫了一下,道:“我留下来吧!你上去帮小殊!”

  两人就这么分头行动,小颜下楼,找了急救药给顾小猪:“快吃药吧!”

  “不吃!”顾小猪倔强的别过脸,委屈道:“我哥都乐意这么糟践我了,我还吃什么药啊?早点病发早点死了倒是干净!”

  她万分委屈的样子,眼睛哪儿也不看,只盯着自己的脚:“医生说,我也就只剩下半年的时间了,可是我看时钧哥哥的样子,怕是恨不得马上就要我死!大概以后也不会给我提供医疗费用了,那还不如现在就让我死了的好!”

  每一个字都在控诉顾时钧,小颜看向顾时钧,却发现顾时钧的心思早就不在这里了,顿时对林三道:“病人都这样了,你们何必折腾?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的说吗?”

  小颜看了眼满地的蛇尸,也觉得毛骨悚然,顿时觉得是顾时钧对顾小猪施行暴行,她安慰顾小猪:“不管怎么说,命都是自己的!先吃药吧!”

  “不吃不吃就不吃!”顾小猪索性发脾气,打掉了小颜手上的药和热水,顿时把小颜的手烫得红彤彤的!

  “嘶……”小颜吃疼,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她委屈的看向顾小猪:“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

  “够了!”一直在出神的顾时钧看见小颜被烫伤,皱了皱眉,道:“顾小猪,一会儿小殊好了,你就上去给她道歉,明天一早就给我滚回顾家!让顾家那群老家伙安分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他睨着顾小猪:“至于你,要是再闹出事情来!我也给你像你的小黑一样处理了送给你爸妈!”

  此话一出,整个客厅都是一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地上,被开膛破肚斩首割尾剥皮的小黑!要是一个人被这么对待,可想而知,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顾小猪已经连哭都不敢哭了!

  如果说她原本是借了七分病态撒泼,那么现在就是被吓得连撒泼都不敢了!她想起伯母交代的话,只觉得自己现在就在一个火坑里,恨不得顾时钧马上送她回顾家!

  hw酷b匠网@首cw发w

  至少,在顾家她还是被人捧在手心上的小公主!

  顾时钧说完,转身就往楼梯走,顾小猪有几斤几两他很清楚,凭她这个没头脑的家伙,没有人挑唆,绝对不敢在他的底盘放蛇!

  至于那个背后的人,顾时钧眯了眯眼,冷峭的笑起来:那就等着慢慢清算吧!

  来到顾小殊的房间,顾时钧站在门口,看着床上窝在陈嫂怀里的顾小殊。她的脸色还是惨白,却比之前好多了,看得出来,陈嫂的安慰很有效果!

  林徐正在给顾小殊把脉,他一边开导,一边皱眉看向陈嫂:“陈嫂,麻烦你帮小殊看看,下面是不是又出血了?”

  出血?

  陈嫂的脸色一白,她刚刚只把顾小殊从被窝里哄出来,却没有注意顾小殊有没有流血!顾小殊怀着孩子,却一直不顺,隔三差五的差点流产!

  现在林徐这么问,岂不是暗示着顾小殊的孩子很可能保不住了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