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顾时钧这么一凶,两个女孩都是脖子一缩,乖乖的坐下来吃饭。

  “时钧哥哥?”顾小猪胆怯的看着顾时钧,试探的问道:“这些,真的是你做的吗?”

  “不然是你做的?”顾时钧冷哼一声,半点不假辞色!

  A酷A匠j网正版首.发

  顾小猪闻言,脖子又是一缩,讪笑一声,眼底却多了几分落寞。

  在她的记忆里,顾时钧一直是个高傲的男人,从小到大,她只能仰望他的后脑勺!可是现在,这个高傲的男人竟然洗手做羹汤?

  这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是为了顾小殊这个破女人下厨,更可气的是,他做的饭菜还不是一般的好吃!

  顾小殊含着米饭,有点不是滋味。

  从前,她讨厌顾时钧,把顾时钧当做恶人来对待,因此顾时钧哪怕是对她再怎么关心,在她看来也是别有用心!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好像已经喜欢上顾时钧了,看到顾时钧看着顾小猪的眼神,顾小殊承认,她有点嫉妒了。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危机感吧?

  “光吃米饭,你想饿死我孩子?”顾时钧瞥了眼顾小殊,语气森冷。

  闻言,顾小殊一惊,连忙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在嘴里,眼底已经委屈的泛起水光。她不明白,为什么从刚刚她和顾小猪吵了一架之后,顾时钧就对她那么冷漠?

  难道她做得还不够?应该再忍让顾小猪一点?

  顾小殊想着想着,眼泪就蓄满了眼眶。大概真的像很多人说的那样,孕妇的心情简直比四月的天更善变!不过短短几秒钟,她已经自动切换成伤春悲秋的情感模式了!

  见状,顾时钧不动声色的夹了一筷子的排骨肉,放在顾小殊的碗里:“多吃点肉!”

  看着自己碗里的肉,顾小殊还没表现出感动,顾时钧下一句话就把她打击得吐血:“省得浪费了我的劳力!”

  换句话说,他根本不是关心她吃不吃,而是可惜那肉会不会被浪费?

  想到这里,顾小殊气鼓鼓的把排骨丢开,自己又夹了菜过来,顾小猪见状,更是得意,处处与顾小殊过不起!

  顾小殊要夹什么菜,她就抢!

  一顿饭下来,一半多的饭菜都撒在桌子上了!顾小殊不服输的看着顾小猪,顾小猪也还以白眼!两人就像宿敌一样,见桌子上没有任何可以吃的饭菜了,就开始转战客厅……

  顾时钧坐在椅子上,看着两个女孩子斗智斗勇,黑了脸:“你们两个,一个收拾桌子一个打扫地面!”说完,一甩袖子竟然走出餐厅了!

  顾小殊和顾小猪面面相觑,各自冷哼一声!

  两人以锤子剪刀布选出,顾小猪收拾桌子,顾小殊则打扫地板!顾小殊只好去走廊那边的储物间那扫帚和拖把,谁知,刚走出客厅,就被某高冷总裁拎走,进了花园子!

  “喂喂喂!你干嘛呀!”顾小殊不乐意的睨着他:“我这不是按照你说的,要去打扫卫生了么?还有什么事儿么!”

  打一棒子再给一颗糖?她可不买账!

  “傻孩子!”顾时钧弹了她额头一下,牵着她的手腕花园子里走,边走边解释:“别不开心了,我明天就把小猪送走!”

  如果是平时,顾小猪这么放肆的话,顾时钧一定不会容忍。但是现在,诚如顾小猪自己说的,她已经只剩下半年的命了,顾家诚然是有权有势,却无法在死神手中抢回这个大小姐的命!

  所以,顾时钧道:“小殊,尽量忍忍她吧!”

  “知道了!”顾小殊闷闷不乐的朝小道儿走去,顾时钧却拉住她:“现在太阳刚刚下去,趁着地面的温度不低,我们光脚走一会儿!”

  闻言,顾小殊愣了一下,恼怒:“这小路都是鹅卵石铺的,要是光着脚走,还不给疼死!”

  说是这么说,她还是乖乖地脱了鞋,跟在他身后,脚下踩着圆润的鹅卵石,顾小殊哼哼唧唧:“有点疼……”

  “这么走走对你的身体好!”顾时钧拉着她,两人并肩走,一低头,就看见一大一小两双脚,顾小殊笑起来:“顾时钧,你的脚好白啊!”

  他的脚很瘦很秀气,还很白,尤其阳光照射下,就像能反光出阳光一样!看得顾小殊一阵羡慕嫉妒恨:“这哪里像男人的脚啊!简直比女人的脚还要好看!”

  “那你喜欢吗?”顾时钧轻笑起来,拉着她往前走,脚底是鹅卵石按摩穴道的痛快感觉,把一整天的恶劣心情给痛没了!

  顾小殊听他那么说,顿时嘲笑:“说你比女人还要好看,你还嘚瑟上了?”

  “只要你喜欢就好!”顾时钧眉眼温柔,完全不像刚刚在餐厅里的样子,顾小殊冷哼一声:“翻脸比翻书更快!”

  见状,顾时钧不说话了,他把顾小殊背起来,顺着林荫小道走,阳光透过树叶,在他的脸上细碎的撒上光芒。

  顾小殊看着他的侧脸就愣了神!

  为什么会有这么精致的人呢?他的眉毛很浓,形状很漂亮,就像两抹远山的影子一样;他的丹凤眼很深邃,眼瞳就像星空一样;他的鼻子挺拔鼻头饱满,一看就是很有福气的样子!最好的看,是他的嘴唇,算不上太薄,恰到好处的厚度,看起来很性感,让人想要咬上一口!

  咬一口?

  顾小殊的脸红起来,她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忍不住笑起来。

  “笑什么?”顾时钧侧目看她,顾小殊立马变脸:“我哪里有笑?明明是你笑了!我都被欺负了还怎么笑!”

  闻言,顾时钧也笑起来,他带着她顺着台阶登上山,顾小殊见状,摇晃着脚丫子问他:“你这是去哪里?登山吗?”

  顾时钧故作神秘,托着顾小殊小屁屁的手不安分的捏了她一下,在她咆哮之前笑:“惊喜!现在不能说!”

  惊喜?顾小殊眯着眼,右手一下子就揪住了他的耳朵:“什么惊喜一定要捏我小屁屁啊!”

  两人打打闹闹,终于到了半山腰,此时,太阳已经彻底沉入地平线,两人都是出了一身的汗。顾小殊左右环顾,不解:“怎么就一间房子?你不会是打算今晚我们俩就住在这里了吧?”

  “放心!”顾时钧拉着她,进了那件矮房。

  一进门,顾小殊就被迎面而来的热气吓了一跳,跳起来:“顾时钧!你不会是有吃人的习惯吧?”所以把她骗到这里来,煮了吃掉?

  闻言,顾时钧的脸黑了!

  她的脑袋里装的到底是稻草还是豆腐脑?哪里看出他会吃人了?

  “睁开眼看看!”顾时钧把她从背后拉出来,顾小殊睁眼一看,就看见小小的矮房里竟然躺着一眼温泉!

  徐徐的热气升上来,顾小殊瞪大了双眼,惊喜的拉着顾时钧,团团的转:“真的是温泉诶!这么大的温泉!”她看着温泉中间的木质屏风,好奇的问他:“这个屏风是用来做什么的?”

  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

  温泉这种地方,很多时候都会发生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这屏风当然就是阻隔这种事情发生的工具啦!这种事情心里知道也就是了,问出来就尴尬了!

  顾时钧就像没有听到她的问题一样,从温泉旁边的柜子里拿了毛巾,递给她:“出了一身的汗,洗个温泉,晚上也好睡!”

  闻言,顾小殊本来对他在餐厅的态度的不满暂时隐去,换了衣服,慢慢的淌水下去。温润的泉水一下子就拥住了她,顾小殊有种自己身在娘胎羊水里的错觉。

  特别安心舒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