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顾小殊还没开口呢,那个年轻女人就站起来,指着顾小殊:“时钧哥哥,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的声音很尖锐,就像金属在地上划出的那种声音一样,顾时钧当即就皱了眉:“顾小株,你给我安分点!”

  顾小株不乐意,赌气了小嘴,蹦过去,抱住顾时钧的胳膊:“我都这样了,你还忍心凶我?我要告诉伯母听!”

  听顾小株这么说,顾小殊心里突然塌了一个角落,一下子就空了!

  难道,不止谢连埝有女朋友,就连顾时钧也是这样?她竟然已经不知不觉的失去了顾时钧了吗?可是,顾时钧别有所爱的话,她不是应该开心才对吗?他终于不会继续缠着她了,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心里一下子就那么疼了呢?明明早上的时候,他还为她出头为她大闹M公司,现在就……

  “给我安分点!”顾时钧把她从身边拉开,站起来,把顾小殊拉过来,介绍:“这是我叔叔的女儿,顾小株,你可以叫她小猪!”

  闻言,顾小殊愣了一下,心里的难过一下子就变成了惊喜!她忍不住笑起来,朝顾小株伸出手:“你好小猪,我是顾小殊!”

  “滚开啦!”顾小猪抬了抬下巴,回到沙发上坐着,冷峭的睨着顾小殊:“你以为你是谁?也好意思来我面前拿乔?搞笑了!多少名媛排着队想见我一面,你还以为你有资格——”

  还没说完,顾时钧已经踢了一脚茶几,整个茶几翻了!

  顿时,顾小猪也被吓住,战战兢兢的看着顾时钧,“时钧哥哥……”

  “你要是再乱说话,我就把你送到非洲去度过余生!”顾时钧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小猪,吓得顾小猪连话都不敢说了,垂头丧气:“我错了,别把我送走……”

  顾时钧冷哼一声,转身看顾小殊,语气柔下来:“你怎么了?这么兴高采烈的?”

  被他这么一提醒,顾小殊才想起来,从包里把体检单找出来,展开在顾时钧的面前,大笑:“你知道吗?我原来没有得癌症诶!我今天才知道,应该是我之前那份体检单弄错了!”

  她的心情飞扬起来,踮着脚尖扑在顾时钧的胳膊上,抱着他的胳膊不放:“我今天一定要请你吃大餐!不过我没钱,所以我就想给你做一顿大餐!”

  “好。”顾时钧点点头,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不过午餐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等晚上再做晚餐吧?”

  顾小殊乐颠颠的点头,忍不住又笑:“不知道那份体检单的原主人是谁,真可怜,小小年纪的!”

  她想起之前自己的心情,叹了口气:“虽然很庆幸不是我,但是那个人好可怜啊……”她说完,自己也感觉有点不对劲!

  为什么客厅里的空气一下子就冷下来了?

  “原来你就是那个顾小殊!”顾小猪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扑过来要打顾小殊:“就是你!就是因为我的体检单被你拿走了,我才耽误了治疗!”

  顾小猪被顾时钧拦着,歇斯底里的咆哮:“都是你!我现在快要死了!你是不是很得意!可怜我?你竟然还敢可怜我!”

  她从小到大都是生活在大家羡慕的目光中,这是第一次有人胆敢在她面前说着这种话!她顾小猪竟然有一天被可怜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耻大辱!

  见顾小猪这么扑过来要打自己,顾小殊登时懵了!

  她努力回忆那份体检单上的名字,想起来,顾小殊和顾小株,她们应该就是因为殊和株两个字长得太像了,才会把体检单给弄混了!

  可是,这算是她的错吗?她以为自己得了癌症这么久,人生从那一刻开始天翻地覆,她也是吃尽了苦头!可是现在想想,真的不算她的错吗?

  如果她早点发现体检单的问题,顾小猪能及时的得到治疗吗?以顾家的权势财力,至少能够延缓病情的发展吧?

  想到这里,顾小殊开始愧疚起来,她朝又哭又闹的顾小猪道了声:“抱歉。”

  她想不到除了抱歉,她还能说什么!

  “道歉?”顾小猪比泼妇还要泼辣:“要是道歉有用,那还要警察干嘛?我给你一刀子弄死你,然后给你道歉,行吗!”

  可是,她的咆哮什么也换不回来。顾小殊歉意的看着她,顾时钧的脸上已经不耐烦,他把顾小猪往沙发上一丢:“再撒泼,你连最后的化疗的钱都没了!”

  这一句话彻底粉碎了顾小猪的理智,她就像个被后爹后妈欺负的灰姑娘一样,蹲在沙发上,呜呜咽咽的哭起来。

  整个客厅里只剩下呜呜的哭声,顾小殊尴尬的站在那里,直到顾时钧道:“该吃午餐了,走!”

  “你们竟然要丢下我去吃饭?”顾小猪顿时止了哭泣声,控诉的看着顾时钧:“你还是不是我哥哥了?”

  顾时钧摊手:“我说了,你自己不过来吃饭,怪我咯?”他倒是能跟着她一起熬着饿,但是顾小殊还怀着孩子,总不能也跟着挨饿吧?

  闻言,顾小猪从沙发上爬起来,她现在哪里有小公主的样子,就像个街角的乞丐一样,蓬头垢面的,一边爬还一边骂:“都没良心!讨厌鬼!”

  顾时钧和顾小殊一起,把做好的午餐端出来放在桌子上。虽然被顾小猪一闹,惊喜的心情也淡了很多,可顾小殊还是忍不住微笑!

  以后每年的今天,她都要庆祝今天,简直就是复活节一样的日子啊!她一个人的复活节!

  “你能不能别笑了!”顾小猪坐在椅子上,见顾小殊的嘴角一直弯弯的,顿时不乐意:“你是在嘲笑我短命嘛!”

  “没有没有!”顾小殊连连摇头,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只是很开心,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可以陪着我的孩子一起生活,看着它慢慢长大……”

  这种岁月静好的美,没有经历过生与死的变故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贱人!”顾小猪突然尖叫起来,抡起面前的盘子就朝顾小殊砸过去!

  顾小殊冷不防的吓得懵了,眼睁睁的看着那盘子砸过来,忽然,她被拉了一下,顾时钧就从后面的厨房出来,伸手挡住那盘子!

  盘子一下子就砸在地上,“砰”的一声!

  顾时钧的脸色很不好,他朝外面喊了一声:“林三!”

  闻声而来的林三嘴上还叼着一只鸡腿,唔唔的问:“顾总,怎么啦?”什么事一定要在他吃饭的时候叫他?害他的鸡腿都差点砸地上了!

  “把她给我带回顾家!”顾时钧指着桌子那边的顾小猪,语气森冷:“顺便告诉我妈,她要是不想从今往后断了经济来源,就给我安分点!”

  “哦!”林三看见地上的碎盘子,终于也明白了顾时钧的怒火,顿时朝顾小猪道:“小公主?跟我走吧?”

  “我不走!”顾小猪撒泼:“这是顾家的别墅,我是顾家的人!凭什么我要走?我不走!”

  顾时钧冷峭的睨着她:“行啊!你留下,但是停药!”

  停药?顾小猪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要停我的药?医生说我活不过今年了,你竟然还要停我的药?”

  他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竟然还不如一个刚刚认识没多久的女人?顾小殊,她到底有什么好的?

  气氛有点窒息,顾小殊看着已经气得脸色惨白、好像下一秒就会断气的顾小猪,推了推顾时钧的胳膊:“少说一句吧!反正没有伤到我,就原谅她一次吧!”

  √"最{.新M章…节h!上酷m匠a网4

  看着那样的顾小猪,她真的很难说出不原谅的话。

  原本生活得如鱼得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命不久矣,任谁都会难受!所以,顾小殊并不打算揪着顾小猪的错处不放!

  大概是因为即将为人母,开始懂得关心别人了。顾小殊觉得自己的肚量都跟着肚皮的变大而变大了!在她看来,顾小猪只是任性惯了而已!

  “要你说!”没想到顾时钧竟然朝她大声咆哮,他冷哼一声:“真是狗咬吕洞宾!”

  说完,他已经转身回到厨房里,顾小殊被他吼得愣住,呆呆的看着桌子对面的顾小猪,两个女孩子都是傻愣的样子。

  “看来这里没我什么事儿了!”林三见状,笑嘻嘻的又咬了一口鸡腿:“好久没有吃陈嫂做的饭菜了,还是这么好吃!”

  他笑眯眯的啃着鸡腿出去,留下顾小殊和顾小猪面面相觑,厨房里顾时钧把饭菜全都端出来,见两个女孩子还在发呆,顿时冷着声音:“怎么?还要我把饭菜喂到你们的嘴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