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埋在顾时钧的胸口,顾小殊竟然真的觉得好多了,原本胸口汹涌的恶心突然就不见了!

  鼻尖都是他清新的味道,很熟悉,也很安心。

  “动手!”顾时钧朝林三说了句,林三立刻动手,在苏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卸了苏三的胳膊!

  i更新H最快O-上;酷('匠网E

  他的动作很快,苏三刚要反击,就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卸了,刚要张口嘶喊,却发现下巴也被林三卸了!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你都卸了他下巴了,他怎么说话!”苏桀看苏三被打得那么惨,一边庆幸自己没有动手,一边又担忧苏三。

  他没想到林三一上来就动手,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给苏三!

  “该他说话的时候,自然会给他接回去!”顾时钧沉着声音道,他拥着顾小殊坐在沙发上,把顾小殊的脸埋在自己的胸口,生怕接下来血腥的场面吓到她!

  顾小殊又是害怕又是好奇,只好扒在他手肘上,悄悄的看。

  只见苏三被林三压着打,每一拳头都发出沉闷的声音,苏三被打得直哼哼,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脸!”顾时钧突然开口,林三闻言点了点头,把苏三拎起来,狠狠的朝苏三的脸上轰了两拳,顿时,苏三吐出一口血水,中间还混着三颗牙!

  “啊!”顾小殊被这场景吓得躲回顾时钧的胸口,她突然庆幸自己从未把顾时钧惹得这么生气过!不然,他也让林三来揍她两拳,只怕她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害怕就不要看!”顾时钧拍了拍她的背,见苏桀看过来,他凌厉的瞥了苏桀一眼,吓得苏桀缩了缩脖子,本来要质问的话都不敢说出来了!

  桌子前的空地上,林三还在痛揍苏三,打得苏三眼冒金星,疼得晕过去,晕过去之后又被疼醒过来,翻来覆去好多遍,苦不堪言!

  一直打了一个小时左右,苏三趴在地上,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林三听了,却停了手,看向顾时钧:“顾总,他说他要招了!”

  “嗯,那就说吧!”顾时钧点点头,终于让林三把苏三脱臼的下巴接回去。

  一接上下巴,苏三就开始哭。

  他也是专业的特工学校出身的,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审问不问他问题直接开揍的?他就算想招供都没机会!硬生生挨了一个小时的揍!

  “还哭?继续打!”林三举了举拳头,苏三顿时停了哭,深呼吸了几次,才开口:“你们要问什么?我都招!”

  顾时钧站起来,走过去,看着趴在自己脚下的苏三,眼底不屑:“是你往我女人的饭菜里放打胎药的?”

  “你女人是谁?”苏三懵了一下,可一抬头就看见顾时钧眼底的杀意,顿时供认不讳:“是!是我往顾小殊的饭菜里放打胎药的!”

  这话一说出来,苏桀的脸色就变了!

  顾时钧脸色阴沉,瞥了眼苏桀,然后继续问:“是谁只是你这么做的?”

  这句话问出来,苏三又是一静。他胆怯的看了眼苏桀,闭上嘴!这模样,俨然不敢出卖苏桀的样子!

  见状,顾小殊也跟着苏三看向苏桀,不敢置信:“真的是你啊!”

  她原来一直觉得,苏桀这个人虽然讨人厌,却不是个会耍心眼的人!说不定,苏桀也是被陷害的呢?

  可是,现在苏三招供,幕后指使的人真的是苏桀!

  “不是我!”苏桀站起来,绕过桌子,踢了苏三一脚:“你说!不是我!我没有只是你放药!”

  被狠狠地踢了一脚,苏三的脸扭曲了,他身上的肋骨早就被林三打断,这一脚刚好踢到他的肋骨!

  “少爷,对不起……”苏三含着泪,又朝顾时钧解释:“确实不是少爷,指使我的另有其人!”

  可惜,如此一来哪里还有人信他的话?

  顾小殊看向苏桀:“苏桀,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就算你不承认,也无法改变事实!”

  “真的不是我!”苏桀终于明白有口难辩是什么意思了!他除了否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反驳!

  他着急之下,看向顾时钧:“你信不信我?”

  然而,顾时钧只是嘲讽的睨着他,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样!苏桀也不知道顾时钧究竟是在笑他什么,只知道在这里的人都不信他!

  他自嘲的看了眼地上的苏三,突然就笑了起来:“真是好笑!我苏桀竟然也有被诬陷的时候!真是,笑死我了!”

  那种表情,难过得像是把骨髓抽出来一样的痛!

  “我信你。”顾小殊突然站出来,看着苏桀,低声道:“我信你!我信你没有让他给我下药!”

  闻言,苏桀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不敢置信的看向顾小殊。

  “你不是说,你不信我吗?”他想起那天,顾小殊腹痛不止,他竟然还为了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不送她去医院!

  可是今天,唯一信任他的人,竟然就是受害者?

  真是讽刺!

  顾小殊看向顾时钧,突然笑起来:“我不是白痴!我是真的信他!那天他让苏三给我去买饭的时候,就当着我的面!如果他说了要下药,我肯定会听见啊!可是,没有。”

  她走近顾时钧,看着他有点发冷的脸:“你知道吗?就像当初我被诬陷一样,他应该也是被诬陷了。如果真的是他做的,我一定不会原谅他!一定要让林三把他打得他妈妈都认不出来!可是,真的不是呢?”

  一番话,让苏桀的脸红起来。

  他愧疚的看着顾小殊:“对不起,当初我没有马上送你去医院……”

  “算了。”顾小殊笑了笑,摸着肚子:“就算是为我的孩子积德,我就不惩罚你了!”

  “你们一唱一和的,够了?”顾时钧突然冷笑起来:“你原谅他,我说过我原谅他了?”

  感情他送她来,就是为了看她和苏桀在这里你侬我侬?

  闻言,顾小殊笑眯眯的凑过去,抱住他的胳膊:“所以,你可以揍他!”她眼底闪过一丝狡黠:“我说我原谅他了,可是没说你也原谅啊!你可以替我揍他!”

  “你……”苏桀突然语塞了,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顾时钧却是笑了,他满意的摸了摸顾小殊的头:“不错!以后都这样吧!你宽宏大量,我帮你报复!”

  顾小殊的话很明显的取悦了他,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让他很是受用。这是第一次,顾小殊没有把他们俩当做两个个体来看待,第一次这么依赖他!

  这种感觉很好!

  顾时钧笑:以后,好事都让她来做,坏事儿就由他来完成吧?

  “你!别打脸啊!”苏桀步步倒退,看着顾时钧步步紧逼,最后后背贴在墙上,他也没能逃出顾时钧的拳头!

  一顿拳头下来,苏桀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他蹲在角落,双眼包着眼泪,控诉的看着顾小殊:“说好不打脸的!”

  可顾小殊根本不理他,她正关注着地上半死不活的苏三,问顾时钧:“我们可以把他带回去吗?”她的笑脸一点也不善良,简直像小恶魔一样!

  闻言,苏三背后一僵,浑身已经被冷汗浸透。

  他看向顾时钧,狠狠地打了个寒战,刚要求饶,就听见顾时钧应允:“好。”

  就这样,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M公司,留下鼻青脸肿的苏桀蹲在某个角落,幽怨着小眼神:“说好不打脸的!”

  顾小殊站在M公司门口,抬着头看着巍峨的高楼,长叹了口气,像是对这个“过去”告别一样。

  然后,她转向顾时钧:“顾时钧,现在时间还早,我去市医院体检一下,你也回去上班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