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顾小殊被顾时钧从被窝里拎起来,换上他准备好的衣裙,吃完早餐,开始雄州州气昂昂的朝M公司进发!

  “为什么这次我要穿得这么淑女?”顾小殊看着自己身上的米白色小裙子,疑惑。顾时钧笑了笑,“我的女人,总不能可怜兮兮的出现在那些人的面前吧?”

  她身上的这条礼服,是丁澜最新出的,全球限量三条。穿在她的身上,清新淡雅,把她身上的稚气化去,变身成为一个淑女!

  有眼力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条裙子的价格是苏桀的年薪都买不起的!他就是要她这样出现在那些人的面前,让那些人看明白,自己曾经看轻的是什么样的人!

  兰博基尼很快就开进市区,在M公司楼下停住,然后顾时钧护着顾小殊下车,朝M公司走进去。

  “你们是谁?不是公司职员的不能进去!”守门的没认出顾小殊来,拦在一行人的面前。

  顾小殊从包里拿出来一份员工凭证:“我是M公司的员工。”

  “那他呢?”守卫看了眼顾时钧,正好看见顾时钧也朝他看过来,顿时吓得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这谁啊?气场这么强!”

  顾时钧没有理会守卫,他朝林三看了一眼,林三就上前一步,把那个守卫给处理掉。

  一行人继续朝十六楼进发。

  乘着电梯到十六楼,顾小殊注意到,平时目不斜视的那些员工开始注意他们。以前骄矜的女员工有意无意的在他们面前走过,逮着机会就搔首弄姿,恨不得把自己扒光了送到顾时钧的面前!

  见状,顾时钧冷峭的笑了笑,他朝林三看了眼林三再次出手,把围绕在周围的那些员工驱散。从始至终,那些员工都没有注意到,这个被她们垂涎的男人护着的女人,竟然就是她们的同事,顾小殊!

  一行人直接进了苏桀的办公室,苏桀正坐在桌子前忙得不可开交,听见开门的声音,他头也不抬一下:“苏三,让那些人去会议室等着!我这边这点事情处理完马上过去!”

  他看起来有点狼狈,看得出来,最近M公司遭逢大难,公司状况不太好!

  “只怕,你去不了了!”顾时钧拉着顾小殊的手,两人并肩站在苏桀的桌子前,顾时钧居高临下的睨着苏桀,就像在看待一只蝼蚁一样!

  苏桀被这种目光看得很不舒服,他皱着眉打量着顾时钧,过了好久,才吐出一句:“你看起来,很眼熟!”

  顾时钧可没心情和他唠家常,他直接甩出一份医疗检测报告,差点摔在苏桀的脸上!

  “你自己看看!”

  “你!”苏桀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顿时就要发飙!可是,当他的目光看到顾时钧身后的一行人的时候,发飙的话在嘴里转了转,又吞了回去。

  他是桀骜不逊,却不是看不懂形势!顾时钧这架势,就算苏三他们都在,他也占不到上风!还不如忍一时风平浪静的好!

  他垂眼去看那份检测报告,看完了也是一脸懵:“这是什么?”

  “顾小殊的检测报告。”林三提醒他:“就是五天之前,在你这里用过一次午餐就腹痛进医院的那个顾小殊!”

  闻言,苏桀更疑惑了:“那你来找我干嘛?这跟我什么关系?”

  “难道打胎药不是你叫苏三放的吗?”顾小殊忍不住提醒,这时候苏桀才注意到顾小殊的存在。

  他的目光在顾小殊的身上打量了许久,才不可思议:“你是顾小殊?”他怎么记得,顾小殊就是个学生打扮的小萝莉?眼前这个根本就是个大家小姐啊!

  “是我!”顾小殊抬了抬下巴,其实她心里对顾时钧给她的打扮并不满意,可是现在看到苏桀的反应,也隐隐知道这款裙子很漂亮了!

  对苏桀的反应,她心中不无开心!

  苏桀反应过来,急躁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那你来找我干嘛?你上次生病了管我什么事啊?就算你误吃了打胎药,那……”

  话说到这里,他突然恍然大悟:“你们是怀疑那个打胎药是我下的?”

  …A酷x;匠网唯gZ一正g版,◇\其y他都}是盗b_版

  “不是你是谁?”林三添了一句,却气得苏桀暴跳如雷:“我干嘛下药啊?她肚子里怀的是我兄弟的孩子,我闲着没事干想得罪兄弟玩玩嘛!”

  他气急败坏,看起来就像个被冤枉砸了邻居家玻璃的孩子一样。顾小殊被他这么一说,也是疑惑:“不是你的话,还能是谁?”

  “我怎么知道啊!”苏桀简直要喷火了!他看向顾时钧:“你要是没有证据,就别来烦我!我现在很忙!”

  闻言,顾时钧只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你是在急股权融资失败的事情吧?”

  虽然是问句,却是肯定句的语气,苏桀一听,就觉出了点不对劲儿:“是你干的?”

  他的脑袋开始飞速运转起来,最后吐出来一句话:“你是,顾时钧!”

  “是我。”顾时钧直言不讳,他一手按住苏桀举起的拳头,一手压住桌子上的文件:“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配合我找出那个给我老婆下药的人,然后把他交出来!”

  “如果我不呢?”苏桀气得眼睛通红,他算是想通了!M公司的问题正是顾小殊出事那天晚上开始的,算起来,应该就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手笔!

  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一怒不知道耗费多少个亿了!

  “如果你不,我想,你是解决不了M公司的这次危机的!”顾时钧松开苏桀的手,胸有成足的睨着他。

  这一刻,顾小殊突然想大喊一声:“好帅!”

  虽然顾时钧只是站在那里,云淡风轻得像朋友之间随便聊聊。可是,他身上就像聚焦了整个办公室的光芒一样,闪瞎顾小殊的双眼!

  苏桀愤愤的看着顾时钧,再看一脸兴奋的顾小殊,心里突然像缺了一个角落一样,空落落的。

  他泄气的坐在椅子上,打开公司内线电话:“苏三,你进来一下!”

  没过多久,苏三就进来了,他环顾一圈,然后看向苏桀:“少爷,有什么事吗?”

  “苏三,他们有事问你,你一定要照实说!”苏桀摆摆手,垂着脑袋。

  他这一辈子第一次遇到这样强劲的对手,让他想起了前段时间在街上遭遇的那件事情。

  托着下巴,苏桀开始眯着眼,不甘心的偷瞄顾小殊。

  他都还没和这个女人算账呢,竟然就被反算账了!真是不甘心!

  这边,顾时钧眯着眼看着面前的苏三,苏三不卑不亢的样子让他另眼相看,但是想到苏三对顾小殊做的事情,他眼底开始泛寒!

  “就是你在她的午餐里放了打胎药的?”顾时钧开门见山,手掌包裹着顾小殊的手掌,能够感觉到顾小殊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手指缩了一下。

  顾时钧把她的手抓得更紧了,像是要通过这手掌的温度,给她安全感。

  “什么打胎药?”苏三一副不明就里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谎。顾时钧见状,却微微笑起来,他看了眼林三。

  林三立刻会意了,他挥挥手,把手下带出去,守在门外,吩咐了不许别人进来。而自己则是进了门,走向苏三。

  “苏三现在,真是巧了!”林三笑眯眯的,从后腰摸出来一把做工精致的军刀:“在下也是排行老三,今儿个,就让林三好好伺候伺候你吧?”

  看林三的目光就知道他要动粗了,顾小殊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想起了那只被林三打死的獒犬!好像那只死去的獒犬的恶臭再次回到鼻尖,让她忍不住想要呕吐!

  “没事儿吧?”顾时钧见她脸色不好,半拥住她的腰,把她的脑袋按进自己的胸膛:“不看就不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