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两天,顾时钧除了给她带饭菜,其他时候都不在,俨然一副不想再管她的样子。

  顾小殊每次想和他说说话,他都是放下东西就走!

  被这样冷淡了三天,顾小殊都有点生无可恋了。这里不是翰林医院,她认识的人一个也没有,想说话都只能对着床头的应急呼机说话,还不敢把电源接通,生怕被人发现这么奇葩的行为!

  傍晚的时候,护士来通知她:“你可以出院了,现在病房紧缺,不能让你长久的住下去!”

  “那我是现在马上出院吗?”

  “不然还等着我们举办一个欢送派对吗?这是缴费单,出门左转直走就是交费处,你快点吧!”

  护士说完就走,顾小殊眨巴着眼,不敢相信顾时钧真的再也不管她了,这次,连医药费都没有帮她交!

  她翻找了背包,才找到钱,比对那个缴费单,她发现自己的钱竟然刚好够!只是,交完钱,她就只剩下一块钱坐公交车回家了!

  “真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啊!”顾小殊换了自己的衣服,背着背包按照护士说的路走,到交费处把钱交了,然后就捏着仅剩下的一块钱出医院。

  刚走出医院,她就想拿手机看看时间,谁知,这一找才发现,手机落在病房里了!

  顾小殊连忙往回跑,这部手机可是她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要是连手机都没了,那她可真的一无所有了!

  所幸的是,回到病房的时候,还真找到了手机!它就安安静静的躺在床头柜上,竟然也没人偷!

  拿回了手机,顾小殊又开始往医院外面赶!

  她现在只有一块钱,得赶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家,不然,她连打车的钱都没有!

  走过住院楼的走廊的时候,她突然看见一个眼熟的身影。

  那个人站在一间病房外面,正往里面看,有护士围在他身边,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话:“你站在这儿做什么?你的伤还没好,不要出来走动!”

  “我就站在外面看看。”谢连埝的表情很柔软,就连和护士说话的语气都很温柔。

  护士又问:“你认识这病房里的人?”

  “这是我女朋友。”

  这是我女朋友。

  顾小殊挖了挖耳朵,自嘲:“这几天没人和我说话,连听话都听不清了吗?”

  可是,那边的对话还在继续,谢连埝的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护士说话,而双眼从未离开病房里面。

  哪怕那里面的人正带着氧气罩,根本看不清病人的模样,可他坚持在门口站着。

  顾小殊从来都不知道,除了她之外,谢连埝竟然还有一个女朋友?

  而且,他是有多爱这个女朋友,才会伤着腿还坚持站在门口看着?光是看着就够了?

  酷$匠网kJ唯B一正:版,Xm其?他rx都v是盗)~版ZY

  那她呢?那她顾小殊算什么呢?为什么明明有了女朋友,还要来招惹她?

  这一刻,她好想冲上去问个清楚,可是,问清楚又如何?不过是更难堪而已。

  顾小殊回头,就看着拎着饭盒站在身后的顾时钧。

  他就这么云淡风轻的站在她身后,目光很干净,像是在看她,又像是透过她的身影看向远方。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跟我回顾家别墅,从今往后一切听我的,我保你一辈子无忧;二,你自己回那个出租屋去,我再也不会插手你的事情,你吃打胎药也好,什么都好,与我无关!自己选吧!”

  顾时钧饭盒放在她手中,转身就走出了走廊,朝楼下走去。

  饭菜的温度透过饭盒,暖暖的触在手上,顾小殊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被眼泪朦胧了双眼,她抱着饭盒,慢慢蹲下。

  是不是,再也不会有人关心她了?

  一个小时之后,顾时钧的车在顾家别墅门口停下,他下车之后直接进了门,见身后好久没有人跟进来,侧着身问:“还不进来?”

  “来了!”顾小殊抱着背包,拍了拍胸口,忍住恶心的感觉,慢慢的从车上下来,胆怯的看着他:“顾时钧,别那么凶嘛!”

  “还嫌弃我?”顾时钧挑眉,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别墅。

  顾小殊站在别墅的门口,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别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曾经拼尽全力,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可是现在,唯一收容她的也是这个地方!

  现在看这个别墅,心底竟然有了些亲切感,虽然不明白亲切感在哪里。

  走进别墅,这里还是和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就像她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一样。

  很奇怪,以前她到底是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个地方呢?竟然那么想要离开?

  “还不快点?”

  顾时钧的声音从餐厅里传出来,顾小殊应了一声,快步走进去,进餐厅的时候,脚在地毯上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后面有鬼在追你么?”顾时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面前不远处,冷眼看着她,顾小殊无语,这是在怪她走得太快?

  刚刚到底是谁催她走快点的?

  见她一副心虚的样子,顾时钧冷哼一声,转身又进了厨房。

  顾小殊连忙跟上去,站在他旁边:“我需要做什么?洗菜?切菜?还是?”她总不能就杵在这里碍眼吧?

  “出去等着!”顾时钧瞥了她一眼,朝旁边的架子上努了努嘴:“那边有青梅,你先吃点!”

  闻言,顾小殊朝架子上看过去,就看见几罐青梅摆在上面,她回头看了眼一副不在意的顾时钧,拿着青梅出了厨房。

  坐在餐厅的桌子上,顾小殊的眼眶莫名的湿润了。

  大概,这就是感动吧?

  好像,看着这样的顾时钧,顾小殊忍不住内疚起来。他虽然脸上很冷,可是还是像以前那样关心她!这种关心,一下子就把她冷得僵硬的四肢百骸温暖起来!

  这种温暖,让谢连埝的背叛都变得不那么让人难受了。

  含一枚青梅在口中,顾小殊感觉刚刚晕车的难受感觉终于被压下去了,顿时开心起来,又吃了几个。

  青梅还是以前的味道,顾小殊吃起东西来就忘记了现在顾时钧正在生她的气,叠声问:“顾时钧!这个青梅到底是哪里买的?味道也太棒了吧!”

  “我做的。”顾时钧把饭菜端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居高临下的睨着她:“别吃太多!根据劳动力价值,你吃的每一枚青梅大概一百块钱,你自己算算现在已经欠了我多少钱了?”

  一枚青梅一百块钱?

  顾小殊睁大双眼:“顾时钧,你真应该卖青梅去!肯定比你现在的工作赚钱!”她眼珠子转啊转,最后挺直腰板理直气壮:“这些青梅是你让我吃的!那时候你可没说这是付费的!”

  “天下有白吃的午餐?”

  “那!”顾小殊面对他的反问有点语塞,想了好久,才说:“我怀着你的孩子,还是你家保姆!吃你几颗青梅怎么啦?小气鬼!”

  闻言,顾时钧已经彻底不想和她说话了。他转身回去,把厨房里做好的饭菜端出来,“吃饭!”

  顾小殊吃了几口,突然道:“顾时钧!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说完,她就像什么话都没有说过一样,低头专心吃饭。顾时钧闻言,眯了眯眼,嘴角一点点的弯起来,他装了一小碗排骨汤推过去给她:“喝汤!”

  两人相安无事的吃了饭,顾小殊就被他抓出去散步,一边散步,她一边和他说这几天在医院的憋屈:“都没有人和我说话!”

  “所以呢?”顾时钧反问,目光投向远方,像是在憧憬着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