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要我滚出去?”顾时钧朝她挑了挑眉,把脑袋枕在她的枕头上,语气慵懒:“谢连埝现在在医院里昏迷着,一旦断了药……”

  这是拿谢连埝的身体健康威胁她?

  顾小殊气得横眉竖目的,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两口泄愤!

  难道他以为这个事情能威胁她?她像是那种会向强权势力妥协的人吗?像吗!

  然而,下一秒钟,她的神情又变了!

  对!她不像那种会妥协的人,她根本就是!

  “您睡!随便睡,横着竖着倒立着睡都可以!”顾小殊立刻放开他的手,眼睛就像两束镭射灯一样钉在他身上,活脱脱的要把他的皮给剥下来!

  偏偏,她的脸上还笑眯眯的,甚至谄媚的帮他掖了掖被角:“您随意,我出去给你做饭!”

  顾时钧顺手拉住她,自己朝床里面挪了挪:“你也上来睡一会儿?今天你还没午睡呢!”

  I酷匠网}¤唯i一3正版…。,&m其他…:都…,是盗}版6#

  “不用了。”顾小殊拉开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回被子里,然后拍了拍被子:“总裁宝宝快点睡,睡醒就能吃午餐了哦!”

  说完,她转身出了房门,走到客厅里的时候,她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明明是他理亏,为什么我要这么谄媚啊?资本家就是万恶!”

  顾时钧请来的搬运工已经走了,客厅里多了许多东西。都是顾时钧习惯用的,光是西装就足够装一个房间的!

  “真是奢侈!浪费!”顾小殊不屑的撇了撇嘴,对他的东西表示不感兴趣!

  她去厨房洗了一锅米,用砂锅熬着,然后趴在餐桌前开始打盹儿。

  从翰林医院出来之后,她一直在等车坐车,舟车劳顿的,累得不得了!再加上顾时钧这么一闹,她累得上眼皮都要砸中下眼皮了!

  睡着睡着,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阵烧焦的味道,烧焦味越来越浓烈,最后她就被熏醒了,迷迷糊糊的循着味道,就回到厨房!

  厨房里,原本一锅香米粥已经糊了!

  “啊啊啊!我的晚餐!”顾小殊吓得一急,身后去抓砂锅的锅盖!

  手上一烫,她就飞快的丢开锅盖,滚烫的锅盖摔在脚背上,脚背也被烫得红了!

  “疼疼疼疼疼!”顾小殊顿时抱着自己的脚,呜呼哀哉的原地直跳!

  为什么她今天这么衰?

  顾大混蛋要来挤她的小公寓,住她的房睡她的床,还敢放话出来威胁她!现在,煮个粥而已,手脚还都被烫出水泡来!

  这简直就是人间悲剧啊!

  她抱着脚单脚乱跳,跳着跳着不小心撞到身后的椅子,整个人就往后一仰,朝桌椅上摔过去!

  我了天!

  这一摔下去,她的孩子咋办啊!

  顾小殊呜呼哀哉,嘴里乱叫:“救命啊!”

  话刚说出口,就感觉腰上一紧,整个人被牢牢地捞住,双脚离地,被横抱起来!

  她惊慌的抬头,就看着黑着脸的顾时钧!

  他的表情就像她欠了他几百万一仰,顾小殊愣了一下,对了!说起来,她还真欠了他一百万!

  “不会做就不要做!”顾时钧抱着她走到客厅,放在沙发上,仔细的打量她被烫伤的手和脚,眉头皱得很紧!

  小心的吹了吹她的伤口,顾时钧低声安慰:“不疼了哦!”那模样,好像他吹的这一口是仙气一样!

  奇怪的是,他吹过之后,顾小殊感觉好像伤口真的没有那么疼了?

  “医药箱在哪里?”顾时钧小心翼翼的把她的脚放下,问她,顾小殊看着他,一时间连回答都忘记了!

  “疼傻了?”顾时钧皱眉,揉了揉她的手,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顾小殊反应过来的时候,顾时钧的电话都接通了:“林徐?”

  “又干嘛?”林徐的声音很不耐烦,他现在简直对顾时钧过敏了!这个混蛋,总是能在不该打电话的时候打电话过来!

  林徐看了眼被自己壁咚的小颜,对顾时钧的打扰咬牙切齿:“如果你不能说出一个让我心服口服的理由,我就……我就辞职!”

  顾时钧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威胁,急切的问:“小殊烫伤了,该怎么处理?”

  “烫伤?”林徐皱眉,连忙问:“严重吗?严重的话就送医院!”

  严重吗?

  顾时钧看着顾小殊的手,她的手指都烫得起了血泡,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他朝话筒里道:“起了血泡,算严重了!你再翰林等我,一会儿就到!”

  说完,也不等林徐反应,顾时钧抱起顾小殊就往外走!

  “不是!”顾小殊连忙压住他的手,大声道:“这不算严重啦!只要拿烫伤药膏抹一抹就没事儿了!”

  “都这么严重了,必须去医院!”顾时钧忽视她的话,几步就走出了公寓,一出公寓,迎面就碰上房子的主人,李姨!

  李姨看见顾小殊被抱着,顿时急得一头汗:“这是怎么了?”

  “李姨,我烫伤了手指和脚背……”顾小殊疼得直抽抽,李姨一听,顿时笑起来:“多大点事儿啊?抹点药膏不就好了?这是要去医院?”

  “所以啊!不去医院啦!还要花钱!”顾小殊有了李姨的支持,顿时在顾时钧怀里挣扎了一下:“你也听见李姨的话啦,既然你想送我去医院,不如把钱折现给我吧?”

  闻言,顾时钧朝李姨确认:“真的抹点药膏就没事儿了?”

  “是啊!”李姨笑起来:“小殊刚刚来住,什么也没有。我那边有,要不,我给你拿过来?”

  “好啊好啊!”顾小殊乐颠颠的笑起来,翘着脚丫子催顾时钧:“快!回去!”

  李姨交代顾时钧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然后就转身回去拿药。顾时钧则抱着顾小殊转回去,她一路上还在提醒他:“你别忘了,我这次英明的决定省了多少钱?你可别忘了折现给我哦!”

  她最近缺钱,这点钱对顾时钧来说没什么,可是对她来说,可是很重要的好嘛?他现在还要住在她家,以后买菜买日用品什么不要钱?

  总不能为了这点钱特意找他要?

  那多没面子的事儿啊!她顾小殊可干不出来这事儿!

  “还有啊,翰林医院的药费多贵啊!我可得好好算算,看在你也是老主顾的份儿上,我给你打八折!”

  “哦?谢谢啊!”顾时钧一边走,还有心情和她贫嘴:“能不能再便宜点儿?”

  顾小殊不乐意:“果然是奸商!都八折了还想更便宜?”

  “对啊,奸商嘛!利益至上!”顾时钧进了公寓,把她放在沙发上,又去冰箱里拿了冰块,把冰块裹在毛巾里,给她的伤口冰敷。

  被这个冰一敷,顾小殊打了个寒战,为了转移注意力,又问他:“那你说,要打几折?我先说了,不能比七折更低了!”

  “七折的话,也太没诚意了吧?”顾时钧咧嘴笑,把冰毛巾裹在她的伤口上,“一万折,怎么样?”

  一万折?

  顾小殊愣愣的看着他,他已经站起来进了厨房,她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说不出话来。

  一万折的话,好像越来越贵了吧?

  不愧是土豪!

  顾小殊咧嘴笑起来,感觉伤口已经不疼了,被他碰过的皮肤好像触电了一样,酥酥麻麻的感觉一直顺着皮肤,直达心尖!

  正笑着,门口传来敲门声,顾小殊朝顾时钧喊了声:“顾总裁,快去开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