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剥了谁的皮?”门外,顾时钧的声音悠然传进来,吓得楚娇一哆嗦,看着顾时钧慢悠悠的走进来。

  她瞥了眼坐在床上看热闹的顾小殊,朝顾时钧抬了抬下巴:“你的!”

  “哦!这样啊!”顾时钧走到顾小殊的床边,像变魔术一样从兜里掏出来一根东西,递给顾小殊,顾小殊没看清,就听见楚娇矫情的声音:“哎呀!顾时钧你耍流氓真是也不看看场所!我们可都看着呢!”

  听楚娇这么一说,顾小殊刚刚伸过去的手一顿,脸色涨红,瞪着顾时钧:“这是不是,是不是那个……”

  “还能不是?”楚娇语气别扭:“看这尺寸,不小啊!”

  闻言,顾小殊拎起枕头就要砸顾时钧,却被他捉住,顾时钧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个女人,把塑料袋子打开,露出一条金黄色,玉米!

  酷m@匠_网f^永;N久-免X费看/小w说W

  “是玉米啊?”顾小殊看见玉米,顿时眼睛亮晶晶的,飞快的从顾时钧手里抢玉米,却扑了个空!顾时钧拿着玉米,调侃的看着顾小殊:“你刚刚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什么?

  顾小殊的脸红起来,别扭的推了下顾时钧:“没什么!把玉米给我!”她最喜欢的一样食物就是玉米了!这样新鲜出炉的甜玉米又脆又甜,最好吃了!

  一想到玉米的美味,顾小殊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口水,伸手:“快给我!”

  “你告诉我,你想到了什么?不然,今天别想吃玉米!”顾时钧把玉米藏在身后,引得顾小殊扑过去一下子就抱住了他!顾小殊伸着手要去够玉米,奈何人矮手短,怎么也碰不到他手上的玉米!

  “哎呦喂!我们都还在这儿呢!就这么秀恩爱?”楚娇靠在桌子边,笑起来:“小殊,看起来你也没有你说的那么讨厌时钧嘛!”

  说着,楚娇还朝两人挤眉弄眼,顾小殊被她这么一说,这才注意到,她竟然不知不觉间已经抱住了顾时钧的腰!

  他正垂着脸看她,呼吸正好喷在她脸颊上,痒痒的,又暖暖的。

  “放开我!”顾小殊冷哼一声,也不要玉米了!朝顾时钧抱着自己的右手瞥了眼,她没好气:“我还没原谅你!”

  闻言,顾时钧笑眯眯:“我有没什么需要你原谅的?再说了,现在可是你扑上来抱住我的!我只是正当防卫!”

  “那你还不赶紧的放开我?省得我祸害你啊!”顾小殊挣扎了一下,就从他怀里挣脱,坐在床头生闷气,顾时钧见状,凑过去:“真生气了?”

  话音还没落呢!

  他手一痛,玉米已经被顾小殊抢过去,手背上还被她顺便咬了一口!

  “这恩爱秀得,一手的血!”楚娇看顾时钧的手背出血了,不由皱眉,朝顾时钧道:“你们平时就是这么相处的?”

  她可是记得,他说过他们俩的关系已经好了很多了!已经改善之后是一手的血,那斗争时期得是什么样啊!

  顾时钧故意把手背上的血蹭在顾小殊的衣服上,见她闪躲,更变本加厉,惹得顾小殊张口又要咬他!

  听见楚娇的话,他没说话,站起来朝张翥招了招手,张翥就把楚娇带出去了。

  “小殊,你现在怀着孩子,很多东西不能吃,很多事情不能做,你知道的?”顾时钧就近坐在沙发上,做出不经意的样子,“我也不打算继续留着你了,等这两天观察期过后,你就回去吧!”

  “你,你不管我了?”顾小殊不敢置信,她都忘记了啃玉米,眨巴眨巴眼,又问:“你不是一直想把我抓回顾家别墅吗?”

  顾时钧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伤感:“我原来想,我能给你好生活。可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也许,让你过你自己喜欢的生活更好!”

  他就像终于对收养的野生动物死心了,决定放生了一样,也不看她,自顾自道:“再说了,我顾时钧从来不缺女人!你走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女人想要爬上我的床,你走了也好!”

  说到这里,顾时钧笑了笑:“所以,你走吧!以后,你自己定期去医院检查,我也就帮你到这里了!”

  说完,他站起来往门外走。

  闻言,顾小殊突然不知所措起来,她张了张嘴,也没有勇气喊住他!

  一直以来,她抗拒他,不愿意留在他的身边,他一靠近她就咬他!

  可是现在,突然被放过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种失落感!她也说不清是怎么难受,但就是难受得她眼睛涩涩的。

  以后,真的再也不会有人再这么执着的挽留她了吗?

  顾小殊狠狠地咬了口玉米,自言自语:“没关系!我也是个有男朋友的人,我有学长,我才不在乎顾时钧那个混蛋呢!”

  “骗子!还说什么要保护我,这样就放弃了……”

  “混蛋!骗子!”

  她啃了满嘴的玉米,可是这次,她吃不出甜玉米的甜味了,只觉得满嘴的苦涩,比黑咖啡还要苦……

  病房外,楚娇听着病房里传来的低泣声,朝顾时钧白了一眼:“心疼就别说得这么狠!”

  “楚娇,看来你很喜欢楚氏啊!”顾时钧瞥了她一眼,朝张翥吩咐:“从现在开始,把楚氏那边我们的人撤回来!”

  “别啊!”楚娇顿时谄媚:“张翥,你可别听他的!我都要被那群老头子烦死了!你要是再撤了,那我真的要撒手人寰啦!”

  闻言,张翥的嘴角抽了抽:“楚小姐,撒手人寰不是这么用的!”

  “一样一样!”楚娇没所谓,又开始缠着顾时钧:“反正我不管,楚氏的事情你要是不管,我就天天来缠着你老婆!”

  顾时钧瞥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能帮你的,张翥会帮你处理好,其他的还要你自己处理!”

  说完,他转身从走廊走了出去。

  三天后,顾小殊出院,她看着空荡荡的病房,连个送别的人都没有。

  叹了口气,顾小殊背着自己的小背包,一步一步的出了翰林医院。

  坐公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顾小殊被这天气热出一身的汗水!她一边用手当扇子扇风,一边爬楼梯,到家门口的时候,她揉了揉眼睛:“我是走错楼了吗?”

  为什么她家门大开,还有进进出出的搬运工在忙碌?

  突然,家门口走出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顾小殊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张助理,你在这里做什么?”她看着指挥人搬东西的张翥,张翥看见她,咧嘴一笑:“我们总裁刚刚搬家,要住在这里了!”

  “哦!”顾小殊点点头,还是一脸的懵:“不对啊!这不是我家吗?”为什么顾时钧那个混蛋要住在这里?那她住在哪里?

  张翥闻言,不说话,却笑了!

  他朝房门拱了拱手:“少夫人可以进去看看!”

  进去看看?顾小殊莫名其妙的往里走,就看见房子里还保留着她家里的家具,只是客厅里添置了许多顾时钧用惯的东西。

  搞什么鬼!

  顾小殊有了种不好的预感,她的领土主权好像要被侵犯了!

  “你回来啦?”卫生间里走出来一个人,朝顾小殊点了点头,好像招待客人一样:“随便坐啊,不用客气!”

  “顾时钧!这里是我家好吧?”顾小殊感觉好像有颗炸弹在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开了!他不是说再也不管她了吗?为什么还要出现在她面前!

  顾时钧无辜的看着她:“我知道是你家啊!”

  “那你还住进来?”

  “那你之前不也住在我家吗?”顾时钧理直气壮,还挑剔的看着周围的装修:“我不嫌弃你家简陋,放心吧!”

  还嫌弃她家简陋?

  顾小殊的头顶上都要冒青烟了!她拎起旁边的扫帚,威胁:“滚出去!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

  “滚不出去。”顾时钧绕过她,朝房间里走去:“困了,我先睡会儿,你做完饭叫我!”说完,一头栽倒在她床上!

  什么?他要住她的房睡她的床,还敢要她做饭给他吃?真是反了天了!

  顾小殊冲进去,抱住他的手往外拖:“我家太小,住不下你这尊大佛!滚滚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