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

  谢连埝终于忍不住出声,他抬眼看着顾时钧:“你的目的是什么?”

  闻言,顾时钧手里的棒球棍果然停住了,然后目光森森的睨着他:“你猜?”

  p酷K匠f网首-s发28

  见谢连埝的脸上露出猜测的神情,就要开口说话的时候,顾时钧又截断了他的话:“猜中了也不告诉你!”

  谢连埝:“……”

  接下来,整个病房里只剩下棍子落下的沉闷声音,还有谢连埝的闷哼声。

  林三守在门外,光是听着这声音都觉得肉疼!

  过了十几分钟,病房的门打开,顾时钧脚步轻快的走出来,瞥了眼病床上已经不成人形的谢连埝,朝林三道:“给他找最好的医生,一个月之后,我要看到他完好无伤的样子,至少,看起来完好无伤!”

  “是!”林三点头,开始着手寻找国内外最出名的骨科医生,好在,顾家在医学界的地位崇高,这点事情还是不成问题的!

  目送顾时钧离开,林三转进病房,就看见病床上只剩一口气的谢连埝,不由调侃:“要是有点眼力见儿,何至于这么惨呢?”

  “虎落平阳被犬欺!”谢连埝的嘴唇苍白,双眼却讥诮的睨着林三,让林三有种错觉。

  好像这个男人并非伤痕累累的躺在病床上,而是高高在上,睥睨这他!

  这种感觉很奇怪,倒是让林三没有进一步折辱谢连埝。他走到床边,看着谢连埝身上的伤,惋惜的叹了一声:“这伤哪怕是好了,只怕也回不到从前了。”

  而这边,顾时钧从市医院出来,脸上已经没有来时的阴冷了,他看见街边有摆摊买玉米的人。

  人来人往中,那个老板笑眯眯的推销着自己的玉米,哪怕没有人购买,可是看那老板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吆喝着。

  顾时钧看着这一幕,心里一动,走过去:“老板,两只玉米!”

  “好嘞!”老板笑眯眯的包了两根玉米,递给顾时钧:“十块钱。”

  “嗯!”顾时钧点点头,从钱包里拿出来一张红色的钞票,递给老板:“不用找了!”

  闻言,卖玉米的老板脸上的笑却收了!他突然一本正经:“先生,这玉米是十块钱,找您九十块,你收好!”

  “不用了,”顾时钧拿着手上的玉米,漫不经心道:“要不,你以后要是看到从医院里出来的哭泣女孩,就送她一只玉米好了!”

  拎着玉米,顾时钧上了车,朝城郊的翰林医院开去。

  而另一边,楚娇和顾小殊正窝在一张床上,楚娇翻着带来字典,拉着顾小殊:“这个字怎么样?逸字,省得小侄子和顾时钧一样劳碌命!”

  “不要!”顾小殊摇头,困乏的靠在楚娇肩膀上:“我困了,睡会儿!”

  “不行!”楚娇把她摇醒:“我可是推了几百万的活动来看你,难道你不打算好好招待我这个客人?做人基本的礼貌呢?”

  闻言,顾小殊苦笑一声,这煞星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消受的!

  楚娇见她实在困得很,不乐意的哼了一声,“你睡吧睡吧!等我找一堆出来,任君挑选!”

  话音刚落,就听见房门“咔”的一声,张翥推开门走进来了。

  “你果然在这里祸害夫人!”张翥一看见楚娇,脸色就变了!他半开玩笑的走过去,看着正在讪笑的楚娇:“一会儿让顾总看到你这样祸害夫人,楚氏的事情……”

  话还只说到一半,楚娇已经从床上跳下来,没好气的白了眼张翥:“不就是多唠嗑了一会儿么?要这么威胁我?真是!老板重色轻友,当下属的就重财轻友!这个世界真是没爱了!”

  唠唠叨叨的把高跟鞋穿上,楚娇朝床上快要睡着的顾小殊冷哼道:“真是没良心!我可是帮你儿子选名字诶!这样赶我走?”

  “你又知道一定是儿子?”顾小殊揉了揉眼,哀求的看着楚娇:“我真的困得不行了!要不,让张翥先陪你一会儿,等顾时钧来了,让他陪你?”

  闻言,楚娇更不乐意了!

  她踩着恨天高,居高临下的而看着顾小殊:“顾时钧那日理万机的,谁知道一会儿会不会来?我们刚刚不是说好了是好姐妹么?你就这样坑你姐?”

  “我哪有……”顾小殊心虚,她掀开被子:“要不,你也上来睡一会儿?睡醒了,说不定顾时钧就来了呢?”

  “你就祈祷着吧!”楚娇傲娇的抬着下巴,然后一甩高跟鞋,又躲进顾小殊的床上,让顾小殊枕在她胳膊上:“别说姐不照顾你!睡吧!”

  张翥看顾小殊也是乐呵呵的样子,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身出门。

  谁知,一出门就看见顾时钧正站在门外,他条件反射的回头要说话,却被顾时钧拦住:“让她们睡一会儿也好!”

  这段时间,顾时钧整天在烦恼税务问题,感情问题,因此,楚氏集团的事务一直是楚娇亲自操控!

  虽然说楚家老头子早就帮她布置好一切,但是操控起来还是有点难度的。尤其,楚氏那群员工对总裁是个女人,还是个女明星这个事情一直耿耿于怀!阳奉阴违的人实在太多,楚娇应付这些人就够呛了!

  从病房退出来,顾时钧又开始安排:“你安排人去M公司,给小殊请个假!”

  “还让夫人去M公司上班啊?”张翥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时钧,他还以为,顾时钧会直截了当的把顾小殊给带回顾家别墅!毕竟,顾小殊的肚子里怀着顾家的孩子,放在外面养着总归不好!

  顾时钧叹了口气,他何尝不想把她带回去?

  可如果,带她回去让她压抑让她过得不舒坦,还不如让她留在外面,至少她的心情会好点!

  “住院也不是长久之计,三天后顾小殊出院,到时候,就让她回那个出租屋吧!”

  病房里,顾小殊和楚娇已经陷入深度睡眠,两人就像连体婴一样亲密。

  时间在睡眠中流逝得尤其快,顾小殊只觉得自己的眼睛才闭上一会儿,再睁开眼,就已经是傍晚七点多了!

  肚子咕噜噜的叫,她嘤咛一声,把手臂从楚娇的怀里拿出来,慢慢的爬起来,就听见身边也传来肚子叫的声音,顿时失笑:“醒了就起来吧?一起去找东西吃!”

  “你就不能保持沉默吗?”楚娇跟着爬起来,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我可是宅男女神!宅男女神会肚子饿得咕咕叫吗?”

  天色已经暗沉下来,两人说说笑笑,一回头,就看见张翥拿着一只保温盒进来,把饭菜摆在桌子上。

  楚娇踩着恨天高过去,看了看菜色,嫌弃:“有没有搞错?我在这里等了一个下午,你就给我吃这个?”

  “当然不是!”张翥笑起来:“这些是少夫人的饭菜,至于楚小姐的么……”他沉吟片刻,见楚娇露出好奇之色,轻笑道:“楚小姐的饭菜,我们可不负责!”

  什么?

  她放着几百万的通告不去赶,在医院里陪了顾时钧的老婆一个下午,顾时钧竟然还不给管饭?这是什么道理?

  楚娇横眉竖眼,叫嚣起来:“顾时钧呢?他人在哪里?老娘不剥他两层皮下来,老娘就不姓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