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高兴?你还要去见他不成?”顾时钧瞥了她一眼:“忘记了刚刚签的协议了?”

  闻言,顾小殊虽然泄气,却还是掩不住笑意:“他们还好吗?没有受伤吧?”

  “死不了!”顾时钧冷哼一声,他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放下,站起,出门:“你自己好好休息吧!”

  出了门,顾时钧就开始给林三打电话:“谢连埝腿伤的手术做好了?”

  “还没有,正在做!”林三站在市医院手术室的门口,看了眼紧闭的门。然后就听见顾时钧冷哼的声音:“很好!我马上过去!”

  顾时钧下楼,开车往市医院飞驰。

  而与此同时,顾小殊的病房里也迎来了一个久违的客人。

  看着站在门口的高挑美人,顾小殊有点笑不出来,只能看着楚娇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顾小殊,你答应过我,你会好好对时钧的!”

  面对楚娇的质问,顾小殊脖子一缩,把自己藏在被窝里,闷声闷气:“你怎么来啦?”

  “我要是再不来,不知道顾时钧那个傻子是不是会被你玩儿死了!”楚娇冷哼一声,扭着腰走过来,半坐在床边,拍了拍被子:“出来吧!我也不会吃了你!”

  顾小殊犹豫了一会儿,慢慢的把被子放下来,看着近在身边的楚娇:“我,我也是有道理的人!他,他之前真的很过分的!要不然,我也不会……”

  她想起这段时间对顾时钧做的事情,拳打脚踢外加用牙齿咬!顾时钧身上的伤口,好像确实不少!

  “他怎么你了?”楚娇突然笑起来,伸手摸了摸顾小殊的肚子:“你以为我是来做什么的?为顾时钧出头?”

  看着楚娇说变就变的脸,顾小殊有点懵,看着她摸摸自己的小肚子,然后笑眯眯:“小殊,我就只是来瞧瞧我小侄子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

  看小侄子?

  顾小殊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楚娇说的,正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小侄子几个月了?”楚娇开始和顾小殊聊天,聊了好久,聊到今天的事情的时候,楚娇皱眉:“话说回来,你今天怎么能听那个女人的话去楼顶呢?我要是顾时钧,我也被你气疯了!”

  “那,怎么着也是一条命啊!”顾小殊叹了口气:“我是真没想到,林梨霖竟然会这么狠!”

  “更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会被自己喜欢的男人亲手推下去!”楚娇大笑起来:“这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莫过于心爱的人要杀自己!这贱人活该!”

  听楚娇这么说,顾小殊回想起来,也笑起来。

  她现在对林梨霖是完全没有感情了,过去的友谊在林梨霖把她推到阳台边沿的时候,就已经死掉了!

  现在,她更多的是痛快!

  林梨霖也算是自己做局把自己给作死了!

  两人笑着笑着,楚娇突然严肃了脸:“等等!你说,那个谢连埝是被顾时钧一脚踹下去的?”

  “应该是吧。”提起这个,顾小殊又有点不开心了:“学长那么护着我,可是,那个时候竟然被顾时钧暗算,踹下八层楼呢!顾时钧真是太过分了!”

  闻言,楚娇翻了个白眼,戳了戳顾小殊的脑门:“你带了脑子没有啊?难道你看不出来么?那个谢连埝根本就是故意的,他就是要你也从八层楼摔下去!还傻乎乎的为他抱不平?我才要为顾时钧抱不平呢!”

  L酷9匠5V网唯.一正/版,》其/他3都k是盗¤#版

  听楚娇这么说,顾小殊马上反驳:“怎么可能?我和学长现在可是男女朋友!他怎么会害我呢?”

  “你躲上去点!我也要裹在被窝里!”楚娇推了顾小殊一下,脱了高跟鞋,爬上床,和顾小殊一起窝在被子里,然后开始给她分析。

  最终结论:“你的学长不想留下你肚子里的孩子,他早早在楼下布置了防护措施,然后,借林梨霖的手让你摔下去!八层楼的高度,你性命无忧,但是,孩子却是怎么也保不住的!”

  楚娇的话让顾小殊有种浑身发冷的感觉。

  她难以想象,如果谢连埝想要滑掉她的孩子,那她是有多惊险?

  “真的是这样啊?”顾小殊把自己蜷缩起来,她想起在餐厅吃早点的时候,谢连埝点的那些早点都是孕妇禁食的!

  原本以为,那只是他不懂得这些知识,可是如果他就是故意的呢?如果她没有想起来上网查一查呢?是不是,那个时候她的孩子就会被杀死?

  一切都想通了之后,顾小殊就陷入了无穷的后怕!

  而另一边,顾时钧到达市医院的时候,谢连埝刚刚动完手术,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

  顾时钧看着病床上的谢连埝,眼底泛起森冷的光芒。

  “就凭你,也敢动我的女人我的孩子?”顾时钧摊手,林三就递上一只不锈钢的棒球棒!

  有点不忍心的看了眼谢连埝,林三小声问:“顾总,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他,他还昏迷着呢!”

  闻言,顾时钧哼了一声,走近谢连埝,然后扬起手中的不锈钢棒球棒,狠狠的砸下去!

  “砰”的一声,昏迷中的谢连埝疼得眉头一皱,挣扎着想要醒过来!

  “给他打药!”顾时钧见谢连埝要醒了,朝林三说了声,林三点点头,过去给谢连埝打了一针!

  不过转眼工夫,谢连埝就已经完全清醒,他看着站在身边的顾时钧,记忆慢慢清晰起来,他皱眉:“是你?是你把我……”

  “对!是我把你踹下去的!”顾时钧直认不讳,他又举起了手中的棒球棒,视线在谢连埝的身上扫来扫去,似乎在打量着,下一棍子要打在哪里!

  谢连埝被他的目光看得浑身冷汗,他顺着顾时钧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自己的一只腿竟然被打折了!

  “你!你竟然!”

  “你的命都是我救的,要你一双腿算什么?”顾时钧笑起来,看着谢连埝的右手:“就是这只手,把顾小殊推下去的!”

  被顾时钧森冷的目光看着,谢连埝有种自己的右手已经断了的错觉!

  这种像被恶兽盯上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谢连埝刚要说话,就看见顾时钧手起棒落……

  “啊!”

  凄厉的声音震动了整座住院部,谢连埝浑身发冷汗,他没想到顾时钧真的会对他的右手动手!还是这么重的手!

  “让我想想,下一棒打碎你哪里的骨头?”顾时钧就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一样,目光胶着在谢连埝的身上。

  如果不知道的人看见了,还以为他有多深情呢!

  可是,只有谢连埝知道,这就是个恶魔!

  “肋骨?还是背脊呢?”顾时钧俯视着谢连埝,他的脸上还挂着愉快的笑,在他那肆意的笑意下,谢连埝就连后背都出了一身冷汗!

  雪白的病床染上血色,谢连埝垂着眼,挣扎不了也不喊叫,就像一个木偶人一样!

  既然叫喊也没有用,不如闭嘴,保有自己的尊严!

  看着这么骨头死硬的谢连埝,顾时钧的眼底反倒是露出了几分赞赏:“不错,很有骨气!就是不知道,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球棒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