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时钧!我要这个孩子,你不能打掉它!”顾小殊坐起来,伸手去拉顾时钧的手,却被他躲开。

  他语气冷淡:“你不在意你的谢连埝了?”

  提到谢连埝,顾小殊的脸上又黯淡了,她一想到那个摔下八层楼的男人,心里就忍不住难受。

  要是她不去见林梨霖,那他也不会到公寓楼顶上去,也就不会被踹下八层楼!她甚至想象不出来,谢连埝的死状会是怎样的悲凉!

  八层楼啊……

  见顾小殊又开始想别的男人,顾时钧语气更冷淡了,“自己的孩子都要没了,还有心情想谢连埝!看来,你是真的爱他!”

  说完,顾时钧一甩袖子,转身就走出了病房。

  #:酷匠f网#永:t久Y免-◇费看小说

  顾时钧一走,林徐作势也要走!顾小殊一看,连忙哀求:“我不想了!不想了!你救救我的孩子!这也是你的孩子啊!”

  “我的孩子?”顾时钧闻言,从门口露出半张脸,嘲讽的看着顾小殊:“你不是一直想要从我身边逃开么?现在开始想要留下我的孩子了?你有把它当做我的孩子过么?现在想起来了?早干嘛去了?”

  劈头盖脸的控诉把顾小殊听得小脸通红,她咬唇,抱歉的看着顾时钧的侧脸:“我错了!只要能保住孩子,你说什么就什么,好不好?”

  “本来就该!”林徐上前一步,挡住顾时钧的身影,然后侧着脸,睨着顾小殊:“那我们现在,得签下一个协议,一旦你不配合,我马上就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

  话刚说完,林徐就被顾时钧拉了一下,他尴尬笑了笑,然后反手扯了下顾时钧:“听我的,没错!”

  顾小殊注意到他们俩的互动,以为顾时钧一心想要打掉她的孩子,连忙答应林徐的条件:“好!我们签协议!只要你能救我的孩子!”

  她生怕顾时钧反悔,还从床上爬下来:“我们堂前三击掌!以后绝不后悔!”

  说完,林徐还真一本正经的拿了几张纸,和顾小殊坐在桌子边开始讨论起来。

  顾时钧看了会儿,转身走了出去。

  “顾总,他们都送到市中心医院去了。”林三放下手机,朝顾时钧报告:“虽然都没死,但是,陈琼摔断了手,林梨霖脑震荡,还有……”

  林三偷瞄了眼顾时钧,然后放低了声音:“还有谢连埝,他也被气垫给救下了,而且,他只是大腿骨折,没什么事儿!现在,他正在找少夫人呢!”

  “那个姿势摔下去,竟然还只是骨折?”顾时钧眯了眯眼,看了眼林三:“你去安排,我要他在病床上住一个月!”

  小小的骨折而已,要在病床上住上一个月?

  林三抽了抽嘴角,为谢连埝得罪了他家总裁而默哀,然后点点头退下去。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交代完所有琐事,打发张翥退下之后,顾时钧回到病房,看见林徐和顾小殊讨论着什么。

  “这么伟大的协议,当然要取一个好听的名字!”林徐正督促着顾小殊签名画押,看着协议的标题:“要么,叫初为人母的规则?”

  “规则个屁!”顾小殊把名字签完,把笔丢在林徐面前:“难听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潜规则呢!”

  看他们讨论得激烈,顾时钧走进去:“就叫宝贝计划好了!”为了小宝贝而制定的计划。

  “好!就这个了!”林徐大笔一挥,在标题的位置上写下这四个字!

  林徐把协议收起来,然后开始拿之前护士推进来的推车上的东西,看着顾小殊:“现在,开始吧!”

  开始?

  顾小殊瞪着那东西:“我们不是说好了,你帮我保胎的吗?这,这不是用来打孩子的吗?”

  “当然不是啦!”

  戏谑的睨着顾小殊,林徐笑眯眯:“没见识了吧?这是保胎的!不是打胎的!”

  他用手肘戳了戳顾时钧:“瞧!你看上的女人,智商也太低了吧?这么不禁吓!真没意思!”

  这下,顾小殊才知道自己刚刚上当了!

  她看着顾时钧,见他脸上也露出笑意,顿时恼羞成怒:“你们俩和起伙儿来骗我的?我的孩子孩子也没事儿?你们耍我玩的?”

  说着,就要哭出来了,顾时钧转身倒了杯水递给她:“先喝点水!”

  看着顾小殊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林徐才徐徐道来:“你以为你的孩子真的没事儿了?自己去卫生间看看,下面是不是又见红了?”

  林徐的表情很严肃,听得顾小殊也是一愣一愣的,见顾小殊还是将信将疑的样子,林徐朝卫生间努了努嘴:“你自己去看看!”

  闻言,顾小殊还真下床了,她朝卫生间走去,却见顾时钧也跟了上来,不由红了脸:“你干嘛?你要是想去卫生间,等我去完再去啊!”

  “我跟你一起进去!”顾时钧看着她,戏谑道:“你两腿跟打摆子一样,你确定一会儿能自己出来?”

  见他拆穿了自己,顾小殊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进了卫生间,顾小殊就更别扭了!她红着脸看顾时钧:“你先别过脸去啊!”他一直看着她,这要她怎么脱裤子啊!

  “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看过?”顾时钧戏谑的睨着顾小殊,见她实在害羞,只得错开脸:“你快点!我数五下,你要是没好,我可就回头了!”

  还没等顾小殊反对,他就开始:“五!”

  无奈之下,顾小殊飞快脱下裤子,一看,还真是见红了!整条内在美都被染红,都看不出来它原来的颜色了!

  顾小殊看着那颜色,心一酸,就要换内在美,然后就发现最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她的内在美呢?

  “这里!”顾时钧突然从口袋里取出来一个粉紫色的内在美,递给顾小殊。

  看着他手上的内在美,顾小殊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她简直伸不出手去拿那条内在美!

  “不用?还是要我帮忙?”顾时钧拿着内在美,朝她伸了伸。闻言,顾小殊飞快的额接过那条内在美,就听见他说了声:“四!”

  顾小殊愣了一下,才想起他说的数五个数就要转过来了!

  她飞快的换了内在美,然后就看见顾时钧的头正转过来,看着她:“还好吗?”

  “不太好。”顾小殊红着脸,把换下来的内在美给他瞧了眼:“真的流了好多血。我害怕,孩子会不会保不住啊?”

  “不会!”顾时钧摇摇头,把那条脏了的内在美放在水盆里,见她的两腿发软,连忙抱起她,“我带你出去!”

  两人出了卫生间,就看见林徐正靠在墙壁上,戏谑的看着两人:“真是浓情蜜意!以前真是没看出来,你竟然是这么贴心的人!”

  明明她说的是顾时钧,红了脸的却是顾小殊!

  她红着脸,被顾时钧抱到床上,然后接受林徐的检查。每一项检查都结束之后,林徐也松了口气:“以后按照我说的做,没事的!”

  确定了顾小殊没事,顾时钧就开始送客,林徐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真是用完就丢!没见过这么当兄弟的!”

  送走了林徐,顾时钧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看着顾小殊,“谢连埝没死!”

  “没死?”顾小殊闻言,又惊又喜又是怀疑:“怎么可能?我亲眼看着他摔下去的!八层楼啊!”

  “是啊!八层楼都摔不死他!”顾时钧不无遗憾,“林梨霖和那个陈什么的也没死,所以,你不用有心理压力,不用有负疚感!”

  都没死?

  顾小殊惊喜之外,又是惊讶:“难道是你救了他们?”

  “你说呢?”顾时钧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之前谢连埝其实就已经坐了安全防护,但是谢连埝的安全防护实在太粗糙了!

  所以,他到的时候,特意找了安全气垫,在公寓楼下宽宽的铺了一圈!要不是这些安全气垫,光凭谢连埝准备的那些,只怕那三个从楼上摔下来的人不半身不遂都难!

  见顾时钧这么说,顾小殊开心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那他们现在在哪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