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着手机,顾小殊和对面的谢连埝面面相觑。

  她手机的声音有点大,再加上林梨霖说话声音不小,谢连埝也听清了电话里的内容!

  “你想去?”谢连埝眯着眼睛,没有看顾小殊,像是在权衡什么,然后眉头松开:“那就去吧!”

  顾小殊闻言,整个人呆住了!

  她没想去啊!林梨霖害得她那么惨,她根本就不想同情那样的林梨霖!

  再说了,林梨霖能打电话过来,要的无非是要挟她!只要她不去,林梨霖就不会从楼顶跳下去!

  反而,如果她去了,又不能满足林梨霖的要求,万一林梨霖骑虎难下,真的跳楼了怎么办?那好歹是一条人命不是?

  可是,对面的谢连埝已经站起来,朝顾小殊招手,然后一面还掏出手机打电话,交代了一系列的事情。弄得顾小殊一头雾水!

  谢连埝不是很讨厌林梨霖吗?为什么这次反而上赶着去见她?

  “走啊!”谢连埝见顾小殊还坐在椅子上,后退了两步,拉着顾小殊出了门。

  上车朝林梨霖的公寓开去,顾小殊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谢连埝的车开得一会儿快一会热慢的,她担忧的问:“学长,你没事吧?”

  她实在搞不懂,他车速这么诡异,究竟是想去呢还是不想去呢?

  “没事!”谢连埝掏出手机,又打了个电话:“喂!你现在马上联系人到……”他说了林梨霖家的位置,然后补了一句:“能闹出多大的动静就要多大的动静!出事儿了我担着!”

  打完这个电话,谢连埝的脸上突然显出一抹痛快,他无意识的哼起歌来,听得顾小殊心中的疑惑更多了!

  二十分钟后,路虎抵达林梨霖的公寓楼下。

  顾小殊正要开车门下车,谢连埝突然喊住她:“等下!等人来齐了再上去!”

  人来齐了?

  闻言,顾小殊看向外面,车外已经聚集了许多记者,公寓楼的周围开始有人组织着,顾小殊看不清他们在做什么,只看见米白色的一大片。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又一队记者到访,这一队记者与那些零散的小记者不一样,一看就知道,训练有素,专业水平很高!

  顾小殊瞠目结舌的看着那些记者,回头问谢连埝:“这些是你找来的?”

  闹得这么声势浩大的,万一一会儿她劝不下来林梨霖,林梨霖被这么浩大的场面逼得下不了台,真跳楼了咋办?

  “你放心,我都布置好了!”谢连埝微微一笑,从车厢里取了一把巴掌大小的军刀给顾小殊:“带着这个,一会儿看着林梨霖不对劲的话,就动手!”

  “还拿刀?”顾小殊不敢接刀,从她怀孕之后,就连水果刀菜刀都没有碰过,更别提这军刀了!那么锋利的刀锋,万一不小心伤了自己怎么办?

  见顾小殊胆怯了,谢连埝也不强求,他把军刀别在后腰,然后带着顾小殊下车:“我跟你一起上去。”

  这时,顾小殊手里的手机又响了!

  她低头一看,连忙把手机丢给谢连埝:“怎么办?顾时钧的电话!我不想接!”

  顾时钧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她都已经够紧张的了,被这催命的铃声一闹,她都要没勇气进公寓楼了!

  顾小殊烦躁的挠了挠头,抬头望着天,就看见公寓的栋楼,一双穿着红色高跟鞋的腿在那里晃啊晃的!

  见顾小殊的注意力被楼顶上的东西吸引住,谢连埝接通电话,就听见话筒里传来顾时钧显得急促的声音:“小殊?你在哪里?不许去林梨霖那边,听见没有?”

  “顾时钧,你也有这么着急的时候?”谢连埝往后面退了两步,低着声音嘲讽:“当初,你在我手上把她截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还有今天?”

  话筒里一静,谢连埝低声笑起来:“她就在我身边,这一次,是你输了!”

  “她在你身边,你就给我保护好她!”顾时钧的声音很冷,隔着话筒,都能感受得到顾时钧的怒火!那种要焚尽一切的怒火!

  闻言,谢连埝的声音变得戏谑:“她在我身边,该怎么做,由我决定!”

  .最新☆章*^节A、上酷匠G网I

  手机关机,谢连埝上前几步,把手机还给正在看着楼顶的顾小殊:“顾时钧那边我解决了,我们进去吧?”

  “学长,我有点怕……”顾小殊的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擦掉手心的汗水,她胆怯的看着谢连埝:“万一,林梨霖恼羞成怒怎么办?我,我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

  她倒是不害怕自己受伤,但是,她之前就曾经动过胎气,如果再出点什么事儿,她真的害怕孩子出点意外啊!

  谢连埝拉着她的手,低声安慰她:“没事儿的,我陪在你身边,不会让你有事儿的!”

  听谢连埝这么说,顾小殊才终于鼓起勇气。

  她点点头,跟在谢连埝的身后进了公寓。

  公寓楼其实只有八层楼高,但是这套公寓是没有电梯的。顾小殊被谢连埝拉着爬上去,到八楼平台的时候,她已经累得浑身是汗了!

  “没事儿吧?”谢连埝半抱着她,手底下感觉得到顾小殊身上的汗水,他心里抖了抖:“要不,你还是别过去了!”

  顾小殊喘了口气,摆摆手:“都到这里了,我要是躲在里面不出去,倒显得我心虚!”

  闻言,谢连埝点了点头,把顾小殊推出两步,然后自己侧着身子,隐在后面:“有事就喊我!”

  平台上只能看见林梨霖坐在边缘,她脚上穿着一双红色高跟鞋,身上是一条米白色的长裙,整个人就像风中的蝴蝶一样,摇摇欲坠。

  “小殊,你来啦?”林梨霖见到顾小殊,脸上还噙着笑,完全不像电话里那样的歇斯底里。她伸出手,指着远方:“你还记得吗?以前,我们就是坐在这个位置,看着远方,憧憬未来……”

  听着林梨霖的话,顾小殊也被那段回忆吸引。

  那时候的她们,哪里像现在这样?那时候,她们的话题最多的,就是诗和远方!

  代表爱情的诗句,代表未来的远方。

  可惜,单纯的岁月已经远去,她们的现在和未来,都已经不可能回到当初。

  想到这里,顾小殊眼底黯淡,她有多珍惜这段友情,现在她的心底就有多难过。都说,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可为什么,她珍惜了还是失去?

  看着陷入回忆的顾小殊,林梨霖伸出手:“小殊,过来,我们坐在这里,像从前那样一起聊聊,好不好?”

  “梨霖,你到底想做什么?”顾小殊当然不上当,林梨霖在电话里的话还历历在耳,那种发自内心的怨毒,让她哪里敢过去?

  “我没有想做什么啊!”林梨霖摆出一张无辜脸,垂头用长裙的裙摆打一个蝴蝶结:“你看,好不好看?”

  她的表现,就好像两人还是亲密无间的闺蜜,这样的林梨霖看得顾小殊毛骨悚然!

  究竟是怎样的心理素质,才能演得出这样的戏?她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这么多年来,她们之间的友情也只是一出话剧。

  而入戏的只有她一人?

  忽然,林梨霖身边有手机铃声想起,她接起来:“喂?你决定了么?要不要放过我们家?”

  不知道话筒里的人说了些什么,林梨霖的情绪开始失控!

  她的声音从温和到尖利,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狰狞,顾小殊听她尖锐的嗓音朝手机话筒咆哮:“你不肯?让我跳?那我就拉着她一起去死!你们不让我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听到这里,顾小殊再不明白也不行了!

  林梨霖这是要利用她要挟电话对面的那个人,而那个人现在不肯妥协!她要是再不撤,只怕林梨霖真的要拖着她跳楼了!

  她趁着林梨霖情绪失控,悄悄的往后退,想要退回楼道里。可是,身后突然蹿出来一个消瘦的男人,他扑向顾小殊,就要把她捉住!

  难怪林梨霖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把意图说出来,原来,这里还有伏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