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顾小殊没有被闹钟吵醒,却被敲门声惊醒!

  她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摸到门边,开门,就看见一身西装革履的谢连埝。谢连埝看她那米糊的样子,顿时失笑:“小殊,你昨晚是不是很晚才睡?”

  “啊?”顾小殊揉了揉眼睛,忽然惊醒:“啊啊啊!今天要去上班啦!”

  飞快的冲进房间,顾小殊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学长,你等等我!我马上就好!”

  她怎么就忘记了呢?现在她可是个要上班的人!竟然还敢睡懒觉!

  真是一孕傻三年吗?

  换好衣服,顾小殊踩着一双小白鞋奔出来,见谢连埝正兴趣满满的看着她客厅里的装修,顿时讪笑一声:“让学长见笑了……”

  “这房子的装修很不错!”谢连埝点评道,见顾小殊整理好了,便点点头:“那我们走吧?”

  “好!”顾小殊拎着包,从冰箱里带了一包面包放在包里,谢连埝见状,没好气的问她:“你这是要和男朋友一起出门,带着冷面包,你是觉得我会亏待你吗?”

  闻言,顾小殊尴尬的看了眼包里的面包,又把面包放了回去,然后跟在谢连埝的身后,出门。

  有谢连埝开车,两人很快就到了M公司。

  这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

  顾小殊被谢连埝领着,到了总经理办公室,谢连埝把一些文件交给她:“这是公司要注意的事项,你先熟悉一下!”

  “哦,好。”顾小殊抱着文件,出了总经理办公室,坐在办公室外面的秘书办公室里。

  这间秘书办公室一共有四个隔间,已经坐了三个打扮得体的女人。顾小殊一进门,身上就像被六道X光扫描过一遍一样,最后,这六道X光竟然化作友好的视线:“你好啊?新同事?”

  三个女人面面相觑,确定顾小殊对她们来说实在没什么威胁!

  一个长得清汤寡水还不花妆,打扮还土不拉几的女人,能对总经理有诱惑力么?总经理又不是瞎的!

  “你们好。”顾小殊笑眯眯的打招呼,在没有人的座位上坐下。

  不过转眼功夫,就有一个留着金色长发的秘书凑过来:“我叫艾米,你叫什么?”

  “顾小殊。”顾小殊如实道来,艾米见顾小殊一脸老实,顿时开始八卦:“你和总经理是什么关系?竟然能空降到总经理的秘书室!”

  还不等顾小殊回答,另一个穿着火红色修身长裙的秘书就接话了:“你是不是总经理家里的亲戚?真是太好命了!能和总经理当亲戚!”

  “是啊!这样就少一个和我们抢总经理的人了!”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的秘书笑眯眯的走过来,自我介绍:“我叫罗莉安。”

  三个女人一台戏,顾小殊听着听着,就听见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起来!

  她尴尬的看着围在自己周围的三个秘书:“嘿嘿,我饿了……”

  “我这里有蛋糕!”艾米转身从自己的桌子上拿过来一个蛋糕,放在顾小殊面前:“不嫌弃的话,就吃吧?”

  那蛋糕一看包装就知道,精致美味!

  “我这里有三明治!”

  “我有沙拉!”

  三个女人同时献殷勤,顾小殊顿时觉得自己的压力好大啊!三份早餐,她该吃哪一份呢?还有,吃了她们的早餐,她还是谢连埝的女朋友!

  }=更hi新|*最快上O(酷}%匠}网

  以后见面,不被她们恨死才怪呢!

  “小殊,出来!”谢连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秘书室门口,找顾小殊招了招手,顾小殊连忙从三个秘书堆里钻出来,然后就听见谢连埝道:“走!我带你去吃早餐!”

  闻言,顾小殊的眼睛发光:“好啊!”

  她都要以为他忘记了这件事了呢!还想着,以后得早点起床,吃完早餐才能来上班!免得饿肚子!

  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

  谢连埝看她两眼发光的样子,宠溺的笑笑,伸手就要拉她,却被顾小殊躲开!

  她笑眯眯的转身,朝三个秘书道:“还是谢谢三位的好意。”

  然后,顾小殊跟在谢连埝的身后,亦步亦趋的出了M集团。一路上,顾小殊都欲言又止的,谢连埝见她憋屈得很,提醒她:“有话就说,我们之间没必要客气!”

  “是你说的哦!”顾小殊舒了口气,和他保持一米的安全距离,然后低声道:“你知道吗?刚刚在那个秘书室里……”

  “她们欺负你了?”谢连埝的眉头皱起来,眼底闪过冷芒!

  顾小殊见他的脸色森冷,连忙摇头:“不是不是!她们还没欺负我呢!”她贼头贼脑的凑近:“你知道吗?她们都把你当做狩猎对象了哦!”

  “狩猎对象?”谢连埝的脸色很诡异,顾小殊见状,连忙补上一句:“以后,在公司里,可不能公布我们的男女朋友关系!不然,我会成为女人公敌的!”

  闻言,谢连埝的脸上露出一抹失笑。

  他可是第一次听说,还有人想要在公共场合撇清和他的关系!

  从前,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一个个都恨不得在自己的身上贴上“谢连埝的女人”这个标签!顾小殊的这个要求,倒是新鲜!

  他笑了笑,低下脑袋,凑近她:“那我们这个,叫不叫‘隐婚’?”

  隐婚?

  听到这个词,顾小殊的脸一下子就红起来!

  但凡和婚字有关的,她能想到的只有顾时钧!那个混蛋!

  想起顾时钧,顾小殊脸上的笑意僵住,不知为何,这个混蛋总是时不时的出现在她脑海里,简直冤魂不散!

  “到了,就是这里!”谢连埝见她没有反应,折身回来,推着她进门,顾小殊一抬眼,就看见一家港式早点!

  谢连埝带着顾小殊进了包厢,给她介绍这家餐厅的特色菜:“这个,蟹绒膏,味道很不错哦!”

  闻言,顾小殊点了点头,视线却落在另一边的茉莉花膏上,看着谢连埝点了几样糕点,顾小殊突然掏出手机查了几个网页。

  “学长,孕妇好像不能吃这些!”顾小殊查完,看着满桌子的糕点茶水,发现几乎每一道都是孕妇的禁忌!

  “啊?”谢连埝吃惊的看着她,然后满眼抱歉:“对不起啊!我没有注意到这点,只顾着点这家餐厅的招牌菜了!”

  谢连埝把菜单又拿过来,看了几眼,索性交给顾小殊:“我对照顾孕妇没有经验,要不,你来点?”

  “好。”顾小殊大方的接过来,点了几样点心。

  过了没多久,顾小殊点的菜式就被端上来了,顾小殊吃了几口,就听见手机响起来了。

  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顿时无语:“她怎么又来电话了?”

  见顾小殊不开心的样子,谢连埝放下手里的菜点,问了句:“谁呀?”

  “林梨霖。”顾小殊挂掉电话,继续吃早点,见谢连埝皱着眉看过来,补了句:“她昨晚就一直打电话给我,要我去帮她给顾时钧求情,我做不到,所以,还是不接电话的好!”

  闻言,谢连埝的眉头松开,也点点头:“是不该接!”

  他对林梨霖的印象,来自于顾小殊出事之后。那时候,林梨霖主动联系他,说是有关于顾小殊那件事情的内幕,他去了林梨霖的宿舍楼下,和林梨霖谈了好久。

  可惜,林梨霖却从始至终没有说到他想要知道的东西!

  因此,他对林梨霖并没有什么好感!如果有机会,他不介意再在林父的事情上踩上一脚!

  可惜,林梨霖的毅力总是让人难以消受!

  顾小殊的手机一直在响,她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接通电话:“喂?”

  几乎同时,林梨霖歇斯底里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顾小殊!你现在马上到我家顶楼来!马上!”

  “不去!”顾小殊下意识拒绝!

  可林梨霖的声音支离破碎的传来:“我给你半个小时,你不来,我就从这三十六层楼上跳下去!你不是那么善良吗?路边的小猫小狗都要可怜?那你能看着我跳楼死在你面前吗?一辈子都背负着我的这条命!你还能活得舒坦?”

  顾小殊刚要答话,电话就被挂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