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连埝沉着脸,转身狠狠地踹了脚车的轮胎!他怎么也没想到,看了这么多年的白菜,现在竟然被猪给拱了!偏偏,这头猪还是他得罪不起的!

  而此时,顾小殊已经慢慢爬上楼,打开门进了自己的新家。

  她对这个新家很满意,虽然这个窝很小,却很温馨。

  洗完澡出来,顾小殊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她打开来电显示,不由皱眉:“林梨霖?”她怎么还有脸打电话来?

  顾小殊看着那么多未接电话,决定忽视!

  她在客厅里转了一圈,突然感觉整个家里空荡荡的,好像少了点什么。她皱着眉,站在窗前,想了好久也没想到究竟是少了什么!

  忽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又响起来了,顾小殊的心突然提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心底有什么特别期待的东西!

  究竟是什么呢?她在期待些什么呢?

  她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顿时心里一阵失落,不由把手机关掉!

  谁知,还没走开,手机又响了,一阵一阵的铃声吵得不行。顾小殊皱着眉,接通电话:“喂!”

  “小殊,你不是说要来我家住的吗?”电话里,林梨霖的声音显得很期待又很失落,就像多年未见的好友又失约了一样。

  顾小殊的眉头皱起来:“林梨霖,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吧!你做的那些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包括你求你的什么李叔叔来害我的事情!今天,谢连埝也证实了这些事实!所以,你还有什么话说!”

  “你,你都知道了?”林梨霖的声音有点颤抖,她像是在忍耐着什么,突然哭起来,哀求:“小殊,你看在我们这么多年闺蜜的份上,原谅我好不好?或者,你不原谅我也没关系,你帮帮我吧?好不好?”

  闻言,顾小殊也不知怎么了,突然烦躁起来,她想起顾时钧对她这段友谊的嗤之以鼻,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一样,被林梨霖耍的团团转!

  可是,她该死的竟然还一直以为林梨霖是被诬陷的!

  “林梨霖,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顾小殊掐了电话,手还没放下来,又一通电话进来,她看也没看,接起来就咆哮:“我说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小殊?谁来找你了?”电话里传来谢连埝莫名其妙的声音,顾小殊听着那声音,愣了一下:“学长?”

  谢连埝的声音很温暖,一下子就让顾小殊紧绷的心情缓和下来,他交代着明天去M公司要注意的事情,顾小殊听着听着,竟然开始犯困!

  自从她怀了孩子,好像每天都睡不够一样!

  也不知道以后上班了,该怎么熬过去呢?顾小殊掐了自己一把,顿时清醒起来,和谢连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小殊,你是不是困了?”谢连埝听出她声音中的困意,体贴的提醒她:“要是困了,那就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八点半,我在楼下等你!”

  闻言,顾小殊困窘的“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低头一看,就看见来电显示上一排都是林梨霖的未接来电!

  “有没有搞错?”顾小殊揉了揉眼,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趴在床上昏昏欲睡,嘴里还在呢喃:“找我有什么用,我也帮不了……”

  看正x版章"_节上?$酷(…匠s网

  奈何,来电提示声就像索命铃一样,闹得她头脑发昏!顾小殊伸着手,摸着摸着终于把电话接通了!

  “小殊,我之前找到的那些关系今天都拒绝我了!”林梨霖带着哭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顾小殊的精神一震,听她继续说:“他们说,是因为我得罪了顾时钧,所以才会这样的!我求求你,能不能帮我求求顾时钧?”

  “不行。”顾小殊第一次这么明确的拒绝林梨霖,她话说出口之后,才发现,原谅拒绝一个人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从前,她一直以为这辈子她都不会拒绝林梨霖的!

  “为什么?因为我害你的那些事情吗?”林梨霖抽抽噎噎的哀求:“我知道错了!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你能帮帮我爸爸!你别忘了,你之前的那些事情,我爸可是出力帮过你的!”

  听着林梨霖的话,顾小殊的瞌睡虫终于跑光了!她的思路一下子清晰起来,从床上爬起来,顾小殊的眼睛看着窗外,窗外的月色很迷蒙,可她的脑子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一切事情的前因后果串联起来,豁然开朗!

  “林梨霖,你摸着良心说!”顾小殊一字一顿:“你爸爸真的有帮过我吗?那件事本来就是你做的,你爸爸还会帮我?林梨霖,我不是个傻子!如果我之前的表现让你误以为我这么蠢,那么我向你道歉!”

  话音落下,好久好久,电话那边的林梨霖都说不出话来!

  她一直以为的倚仗,就是误导顾小殊,让顾小殊以为她爸爸帮助过她!可是现在,顾小殊已经明白了来龙去脉,那她该怎么说服顾小殊,帮助她?

  “你看,你也说不出话来了吧?”顾小殊的声音很淡,这是一种看透了的冷淡,她没有发现这一刻,她的语气有多么像顾时钧:“林梨霖,不要再来找我了!”

  挂了电话,顾小殊倒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她之前有多少次误会了顾时钧?她简直不敢想象,那一次次,顾时钧把证据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竟然那么坚定的说那都是假的!

  那段时间,顾时钧应该被她气得够呛吧?

  想到这里,顾小殊竟然忍俊不禁起来!她只要一想到,她这个小蚂蚁一样渺小的人,竟然能把顾氏集团的顾时钧气得跳脚!简直就是太有成就感了好嘛?

  她在床上笑得打滚,滚着滚着,睡意袭来,她就钻进被窝里,香香的睡去。

  另一边,林梨霖被挂了电话,气得砸了身边所有的东西!

  “顾小殊!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挂我电话!”她抓狂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手机,眼睛都气红了!

  “梨霖,你没事吧?”门外,陈琼听见林梨霖的房间里传来砸东西的声音,吓得使劲儿的敲门,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

  可惜,林梨霖根本没心情管他!

  她再次拨通了电话,这一次,她的声音放得很低,卑微得可怜:“大伯,昨天那些人都答应帮爸爸了,可是今天,顾氏集团的顾时钧一插手,他们又反悔了!怎么办啊?”

  也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林梨霖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她抽抽噎噎的哀求:“大伯,你们不能放弃我们啊!我们是一家人!爸爸是你的亲弟弟啊!”

  血肉亲情在这一刻显得那么单薄,单薄得只要一句话,就能将这血浓于水的亲情给撕碎!

  电话再次被挂断,林梨霖已经连发脾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找关系,不管怎样的人,只要能帮助她爸爸,哪怕是个秃顶大胖子,她也能满足他的要求!

  这样的一圈求下来,却抵不上顾时钧的一句话!

  顾时钧就像猫在戏弄老鼠一样,在她以为一切都有转机的时候,云淡风轻的毁了她的一切!

  最让她心寒的是,身居B市要职的大伯,竟然在听说了顾时钧插手之后,放弃了她父亲!

  本来,大伯的支持就是她父亲活下去最大的可能!可是现在,连这点活着的可能性都被抹杀了!

  为了权利,连骨肉亲情都可以舍弃,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林家亲情?

  “顾时钧!顾小殊!我恨你们!”林梨霖把自己裹在被窝里,恨得牙痒痒的,却只能狠狠地咬住被子,露在外面的双眼通红,眼底迸射出仇恨的光芒!

  “你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