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边所有的人都退开,林梨霖交代了顾小殊一句:“我在楼上等你。”然后就走进公寓。

  谢连埝站在阳光里,低着声音,慢慢的说在校期间他的所见所闻。

  听完他的叙述,顾小殊愣了,眨眨眼确认的问:“所以,你根本没有听那些传闻?你是直接收到关于我前一天晚上行为的视频?”

  她想起那天早上,她拎着两箱子现金出门的时候,可不正是撞上谢连埝了么?

  仔细的把前后一联想,顾小殊恍然大悟!

  zn更#新/最…快A。上%j酷H匠网$R

  那天,谢连埝在酒店碰见她,她心虚逃避,再加上后来沈静曝光的那两箱子的钞票,还有那些视频,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他误以为她真的……

  后来,学校又掀起了那样的传言,更是坐实了他的猜测!

  顾小殊想到这里,脑袋大起来,“那个视频是谁发给你的?林梨霖吗?”

  “匿名的。”谢连埝低叹一声,侧着眼看她:“后来,我一直在追查这些,直到毕业典礼前两天,我才终于查到了。”

  “是谁?”

  可谢连埝却突然不说话了,只是朝公寓楼上看了眼,顾小殊顿时觉得手脚发冷。

  原来,真的是林梨霖啊!

  顾时钧给出了那么多的证据,她还苦苦挣扎,想着也许真的不是林梨霖做的呢?要是真的像林梨霖说的那样,是顾时钧构陷的呢?

  “你现在是要和林梨霖一起?”谢连埝见顾小殊的表情奇怪,碰了碰她的肩膀:“还是说,你不相信我的话?”

  谁知,他的手刚碰到顾小殊,不远处站着的保镖突然飞快的过来,挡在顾小殊的面前:“先生,请保持距离!”

  “你们是她的谁!”谢连埝冷叱一声,眼看着就要和保镖发生肢体冲突,顾小殊突然拍了拍保镖的手臂:“我和他是朋友,你们先退开。”

  保镖们看着顾小殊,见她很坚持的样子,无声的退开了。

  等保镖离开,顾小殊才抹了抹眼角,强颜欢笑:“谢谢你,让我知道了这些。林梨霖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了,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

  “你要去哪里?”谢连埝皱眉:“你的父母都已经离家了,你还能去哪里?”

  顾小殊垂着脑袋想了想,脚尖在地上碾来碾去,然后抬头,谄媚的看着谢连埝:“学长,你也知道哦,我之前因为艾滋病的谣言,在你公司的工作被辞退了……你能帮我看看,能不能挽回一下?”

  她现在身上只有两万块钱不到,现在有了孩子,就需要做长久打算!坐吃山空肯定是不行的,她急需一份工作!

  闻言,谢连埝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

  他沉吟片刻,嘴角弯了起来:“当然可以,这样,我们留个号码。你后天来公司上班,如果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好么?”

  “那敢情好啊!”顾小殊惊喜之下,脸上的谄媚更深了,差点跳起来去抱谢连埝的胳膊!

  好在,她现在满心都是肚子里的小宝宝,倒是比以前沉稳了不少,只是乐颠颠的傻笑了一会儿,然后抱着手机,把各自的联系方式互换。

  “小殊,既然误会都已经解释清楚了,那我现在可以追求你吗?”谢连埝收起手机,脸上露出阳光一样的笑容,然后做出很委屈的样子:“如果你原谅我了,就请接受我这个小可怜吧?”

  从没见过这样的谢连埝,顾小殊目瞪口呆的同时,也是忍俊不禁!

  “学长,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顾小殊笑起来,然后就听见谢连埝调侃的声音:“这么说,你很早以前就在关注我了?那你说说,我在你眼中是什么样的?我们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是同校,你又知不知道,我等你朝我走一步,等了五年?”

  闻言,顾小殊彻底恍惚了。

  五年,这是多漫长又多短暂的时间?

  五年的时间,短到,回头一看,五年也不过是记忆中的一个片段,又长到顾小殊觉得五年前的自己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你这是不原谅我?”谢连埝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把顾小殊逗笑了!她摇摇头,一副暴发富难得施舍的模样:“呐!原谅你啦!不用感恩戴德!”

  说着,两人都大笑起来,顾小殊笑着笑着,就觉得这几天一直笼罩在她头顶上的那朵乌云在这笑声中消散了!

  那些在顾时钧面前的憋屈,也变得云淡风轻起来。

  “既然原谅我了,那么现在,我要很郑重的问你一个问题。”谢连埝做出绅士的样子,伸出一只手:“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愿意接受我的追求,成为我的女朋友,让我爱你呵护你吗?”

  这样庄重的谢连埝,顾小殊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呆呆的看着他,就像整个人都傻掉了一样!

  过了好久,谢连埝又重复了一遍,顾小殊才慢慢的摇头:“对不起,学长,我不能接受。”

  “为什么?”谢连埝惊讶的睁大眼,身体收回绅士的姿势,垂眼看着顾小殊:“你是不喜欢我?”

  据他所知,她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和哪个男人走得近,最关注的男人就是他谢连埝!可是,为什么她不愿意和他在一起呢?

  “我没有不喜欢。”顾小殊看着他的眼睛:“你也看了那些东西,应该知道,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我了。我,我已经配不上你了。”

  “胡说!”谢连埝低声呵斥,又笑:“你以为我是那么肤浅的人么?我都听说了,那天你要拉去酒店的人是……”

  “可是现在已经是这样了!”顾小殊一想起当时,刚刚知道自己拉错人的时候那种心情,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豆腐脑!

  谢连埝还是不放弃,他俊秀的脸上露出一丝受伤:“小殊,我不介意的,就算你现在有了那个人的孩子,你还是那个你,我喜欢的你。”

  这句话不说还好,说了就更让顾小殊放不下了!

  她现在可是怀着顾时钧的孩子,难道她要让谢连埝为这个孩子负责?她就算是再自私,也做不到啊!

  “对不起!”顾小殊道歉,转身就走!

  谢连埝见状,刚要追上去,就被一直守在旁边的保镖拉住,追不上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小殊慢慢的走远……

  顾小殊抽了抽鼻子,看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随便找了家酒店住了进去。

  她趴在床上研究租房子的事情,林梨霖那边肯定是不能住了,现在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住宿问题!

  突然,敲门声响起。

  顾小殊愣了一下,爬下床去开门,一开门就看见保镖首领推着一架餐车,“夫人,这些是您的晚餐。”

  “不要!”顾小殊推着门要关上,就听见保镖首领低声道:“夫人,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您还没用餐,就算您受得了,您肚子里的孩子受得了吗?这附近的食物都不过关,如果你吃了外面的东西,出了问题,孩子怎么办?”

  他半个字不提顾小殊自己,只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

  这说辞果然让顾小殊的脸色变了,没错,她可以饿肚子,但是孩子不能啊!它还那么小,那么脆弱,她的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好,如果再任性……

  想到这里,顾小殊的脸色都白了!

  保镖见状,知道有戏!

  他再接再厉:“顾总说了,您以后的饮食他会派人送过来。他不管您的自由,只是,孩子有他的血脉,他必须尽父亲的责任!否则,让孩子缺失父爱,孩子心里一定难过!”

  闻言,顾小殊的态度软了,她点点头,让他把餐车推进来,然后关上门。

  顾时钧很知道她在意什么,从小到大,顾爸就不喜欢她,因为她是个女孩子,不能为顾家传宗接代!所以,她很渴望父爱!

  他交代保镖说的每一句话,都戳中她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她自己得不到父爱,不能连累孩子也得不到!

  看着餐车上的菜肴,顾小殊心里又酸又痛。一看这些菜色就知道,这些都是顾时钧亲手做的!

  那个高高在上的顾氏总裁,为了她,洗手羹汤,成为一个家庭煮夫。

  她是该感动的,可是,她又忍不住怨他恨他,他为什么这么可恶,让她这么放不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