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殊鬼鬼祟祟的溜到医药区,朝导购员小声问:“你好,我想买一个那个……”她有点说不出口,这种东西怎么都有点难以启齿!

  “什么?”导购员被她鬼头鬼脑的模样唬得也缩头缩脑的,两个人躲在角落,窃窃私语。

  纠结了好久,顾小殊才终于说出口,导购员愣了一下,登时也是闹了个大脸红!

  “早,早说啊!”导购员是个小女孩,燥红着脸取了一件塞给顾小殊:“你记得明天早上测!我听说早上测比较准!当然,我是没经验的,都是听说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哦哦!”顾小殊连连点头,把东西放进口袋,问她:“这个是要到柜台那边结账吗?和我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孩,我怕尴尬!”

  “在我这里结账的!”导购员捂着嘴笑,调侃的看着她,伸出手:“给钱吧!”

  顾小殊交了钱,忽然,导购员低下声音问:“你说的那个一起的女孩儿,是不是长得特别高大,戴着口罩和毡帽?”

  “对啊!”顾小殊点头,把验孕棒往口袋里赛了塞,不明就里:“你怎么知道?”

  “她就站在你背后啊!一直……”

  一直到回到家,顾小殊都没法面对顾时钧。

  两个人都是一路的沉默,顾小殊一进门就飞快的躲回房间,贼头贼脑的通过门缝观察顾时钧,发现他并没有任何异样,她稍稍松了口气。

  跡着拖着走到床边,顾小殊一股脑趴在床上,然后把口袋里的验孕棒摸出来,紧张得满手心都是汗水!

  “没办法!尴尬都尴尬了,明天早上见分晓!”

  而门外,顾时钧看着顾小殊房间紧闭,眼底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烦躁的把口罩和帽子抓下来,丢在地上!

  明天,她就要知道那个孩子的存在了,她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在客厅里走来走去,顾时钧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期待更多还是胆怯更多。她不知道他们之间的牵连羁绊,只当他是个暴君!而且,她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活不了多久的人,对生活的态度本就不积极!

  这样的时候,她会不会对他们的孩子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他第一次后悔,后悔在第一次看到那份体检单的时候没有告诉她真相!但如果,不是那份体检单对她的影响,她会甘心留在他这个暴君身边这么久么?

  给林徐去了个电话,顾时钧低着声音:“你告诉我一个能有效防止流产的方子!”

  “什么事儿啊?”林徐烦躁的咆哮:“顾时钧!我他么是造了多少辈子的孽?才会有你这样的兄弟!我上次说什么?这种时候打断,我万一以后不举了怎么办!”

  “小殊明天就要用验孕棒了!”顾时钧眼底闪过一丝内疚,却还是问:“你得告诉我!否则,明天要是她出了什么事,就算你以后还举,我也给你整成不举!”

  闻言,林徐差点吐血!

  他深呼吸了好久,才低声告诉顾时钧一个方子,然后毫不客气的挂了电话!

  被挂了电话,顾时钧也不生气,他飞快的准备好一切,然后去卫生间把脸上的装扮卸去,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2最新~!章K节上酷匠51网X%

  第一天一早,顾小殊早早就醒了,她胆战心惊的抱着验孕棒,贼头贼脑的打开门,飞快溜进卫生间!

  “上帝啊如来佛祖啊!观音菩萨!你们一定要保佑我不能怀孕啊!”

  嘀嘀咕咕的蹲在马桶边,顾小殊闭着眼把东西测了,好久都不敢看!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一看,顾小殊差点没晕过去!

  两条横杆!

  她真的怀孕了?顾时钧竟然胆敢骗她!

  顾小殊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喜多还是悲多。自从顾爸顾妈抛弃她,她就觉得自己简直一无所有!

  这下可好,上天送了个孩子给她,可是,她是个得了癌症的女人,也要有命生下这个孩子才行啊!

  真是祸害了有一条生命!

  她坐在地上,喉咙里像堵了一团棉花一样,说不出的难过,却怎么也哭不出来!为什么上天就喜欢这么戏弄她?耍她很好玩吗?

  好不容易从顾时钧手里逃出来,还想着去找找父母,把钱要回来,还给顾时钧!她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这辈子不愿意欠了别人!

  可是,钱还没要回来,这边又闹出人命了!

  也不知道在地上做了多久,顾小殊突然想起来,前天她突然大出血,根本不是什么大姨妈!那是她差点失去了这个孩子!

  她机械的爬起来,坐在马桶盖上,心里就像有把刀子在绞。

  她想要这个孩子,可是,她没有资本要这个孩子。

  好不容易整理好心情,顾小殊就听到门外传来开门声,是顾时钧敲门的声音,她深呼吸:“君矢,等会儿哦!”

  顾小殊打开门,一抬头就看见站在门外的人,猝不及防间她的眼睛都不知道该怎么眨了!

  “小殊,你没事吧?”顾时钧紧张的上下打量她,见她没有出什么事的样子,才舒了口气。

  他昨晚太晚才睡,没想到今早顾小殊这么早就醒了!

  谁知,就在他松一口气的时候,顾小殊却突然发难了!

  一条还湿漉漉的验孕棒一下子摔在他脸上,把他脸上的轻松打散!

  顾时钧愣住了,那东西从他脸上滑落下来,他竟然神经质的还接住了,垂眼,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验孕棒。

  虽然早就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可是看到这支验孕棒,他心里还是有种不一样的喜悦。

  “顾时钧!你这个骗子!”顾小殊刚刚收拾好的情绪一下子就失控了!她的视线落在他的手上,他的手中抓着验孕棒,还有一套假眉毛假鼻子!

  看到这些,她要是还猜不到那个君矢到底是谁,那她就是个傻子啦!

  原来,她一直费尽心思出逃,却根本就是个笑话!她一直被他捉在手心里,像被猫捉住戏弄的老鼠一样,自以为是,却从头到尾不过是他眼中的笑话!

  “我,”顾时钧语塞,对于她的事情,他确实是个骗子!他讪笑一声,赔笑问:“饿了么?我去给你准备早餐?”

  “早餐?”顾小殊的声音高起来,气鼓鼓的:“你骗我没有怀孕!假扮成管家,把我耍的团团转!你现在竟然还有心思吃早餐?”

  “那,不然呢?”顾时钧一脸无辜:“现在除了吃饭,还应该做什么?孩子还小,你现在也生不出他来呀?”

  闻言,顾小殊只觉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她一怒之下,转身在卫生间里拎了一直扫帚,噼里啪啦的就开始打顾时钧,嘴里大喊骗子!

  顾时钧无奈,只能受着。

  这种结果,早在昨天晚上他就猜到了,也做好了心理建设!好在,她也没有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拎着扫帚打了一会儿,顾小殊喘着气,突然抱着自己的肚子:“疼……”

  “先过来坐!”顾时钧二话不说,从她手中把扫帚丢掉,把她抱起来放在椅子上,却被顾小殊推来:“你干嘛呀?骗了我还敢对我动手动脚的!”

  “好好好!我不动!”顾时钧只好松开手,转身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碗汤:“喝药!”

  闻言,顾小殊的气不打一处来:“喝什么药啊?安胎的还是打胎的?”

  “安胎。”顾时钧把药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身从冰箱里把一罐青梅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这是你很喜欢的青梅。”

  看着淡定的站在那里的顾时钧,顾小殊冷哼一声端起药喝了,然后含了一枚青梅在嘴里,对顾时钧的表现完全不满意:“别以为这点青梅就把我收买了!你以为你是谁呀!”

  她越想越委屈,他们只是假结婚,就算这个孩子被生下来,最后还是要落一个私生子的下场!

  以后,她的孩子可能没有母亲,或者,被当做一个多余的东西不重视!再或者,他以后会娶你一个妻子,而她的孩子就得在后母的光环下生活……

  想到这里,顾小殊难受得受不了!

  她站起来就往外走,她得出去走走,这个房间实在太压抑了!

  谁知,她刚站起来,顾时钧脚步一转,就挡在她面前,“你要去哪里?”

  被他这么一挡,顾小殊刚刚压下来的火气又上来了!她指着他,手指就要戳到他的鼻子了:“我要走!你不许拦着我!你要是敢拦着我,我就!”

  “你就怎样?”顾时钧的眉头一挑,居高临下的睨着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